查看完整版本: [-- 从越南当局反华看苏联的战略意图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8月 -> 从越南当局反华看苏联的战略意图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红旗》杂志评论员 1978-08-01 00:00

从越南当局反华看苏联的战略意图

第6版()
专栏:

从越南当局反华看苏联的战略意图
《红旗》杂志评论员
越南当局在反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人们自然要问:这是为什么?
中越两国是山水相连的邻邦。在长期的反帝革命斗争中,两国人民同生死,共患难。彼此互相支持,互相鼓舞,结成了深厚的兄弟情谊。在越南抗法战争和抗美战争的岁月里,全体中国人民作为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作为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我们向越南提供了各方面的援助,不惜承受巨大的民族牺牲。在新中国刚刚建立、我们战争创伤还很严重的时候,在帝国主义长期对我们封锁禁运的时候,在苏修对我们疯狂破坏和逼债的时候,我们都尽力援助越南。越南战争结束后,在我们国内由于“四人帮”捣乱和严重自然灾害遇到很大困难的时候,我们继续援助越南。中国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国家。我国人民宁可自己忍受困难,节衣缩食,保证了越南军民在战争期间吃、穿、用的需要,帮助越南进行基本建设。我们从自己部队里抽调武器弹药,甚至把一些还没有给自己部队的武器装备,首先支援越南部队。我们数以千计的同志的鲜血,在越南战火中同越南战友们的鲜血洒在一起。我们的援助,从来不附带任何条件。那怕对越南一草一木,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在反对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中,我们对越南人民尽到了自己应尽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我们对此问心无愧,也不后悔。
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越南的事情。多年来,越南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恶化两国关系的行动,用各种方式进行反华煽动。我们在长时期里采取尽量克制的态度,在内部向他们进行耐心的劝告和必要的斗争。我们一贯主张通过谈判解决两国之间的争端。只是在他们反华排华愈演愈烈,蓄意制造国际关系史上罕见的大规模迫害和驱赶华侨事件以后,只是在他们严重地破坏了两国友好关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条件和气氛使得我国无法再继续进行经济技术援助以后,我们才被迫不得不采取相应的步骤。只是在他们走了第十一步以后,我们才开始走第一步。
越南当局在世界公众面前这样拚命反华,人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为什么?
人们目光所及,看到的是,在越南当局每一个反华步骤后面,都有着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巨大阴影。苏修叛徒集团从黑手伸进越南起,一直处心积虑,挑拨离间越中关系。多年来,苏联拉拢越南当局紧一步,越南当局反华就升一级。苏联竭力煽风点火,支持越南当局利用各种方式挑起争端反华。苏联大造舆论,为越南当局迫害和驱赶华侨,肆意破坏越中两国关系撑腰打气。苏联称赞越南当局在反华排华上“采取了坚定立场”,叫嚷“坚定不移地支持”越南这样干。苏联日益从幕后站到前台,出谋画策,指手划脚。社会帝国主义惯于使用的那根指挥棒,简直按捺不住,要到光天化日下挥舞了。
苏联为什么要这样唆使和支持越南当局反华呢?这点也更加明朗了。苏联在越中两国之间制造分裂和对立,是要把越南拖进它的霸权主义轨道。勃列日涅夫早就吹嘘越南是所谓“社会主义在东南亚的巩固前哨”,是所谓“东南亚甚至是整个亚洲和平与进步的重要因素”。现在,苏联颇有把握地宣布,“越南如今已成为社会主义在地球的这一地区的可靠堡垒”。越南当局在反华高潮中,正式参加了“经互会”。苏联声称,这为“全面合作开辟了新的阶段”,苏越“友谊”今天“有了新的形式和新的深度”。越南《人民报》也表示,越南当局“决心发挥作为社会主义体系在东南亚前哨的作用”。
大家都知道,当今世界早已不存在社会主义阵营。所谓“社会主义大家庭”,不过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殖民帝国的代名词。那末,莫斯科在东南亚究竟是需要什么样的“前哨”,什么样的“因素”呢?
莫斯科需要的是,通过拼凑“印度支那联邦”控制这个地区的“前哨”。苏修叛徒集团总想把自己打扮成过去一贯支持这个地区抗美民族解放斗争的模样。但是,历史毕竟无法抹杀。赫鲁晓夫当政的时候,他们曾经公然反对和拒绝支持越南人民的抗美战争。勃列日涅夫上台以后,随着越南人民抗美战争不断取得胜利,他们改而采取摘桃子政策,要把这个地区纳入他们的势力范围。他们支持越南当局拼凑“印支联邦”,就是出于这样的目的。他们反对和破坏柬埔寨民族解放战争,表演得更加淋漓尽致。他们同朗诺卖国集团始终勾勾搭搭,保持外交关系,直到朗诺集团彻底垮台之日。随着柬埔寨民族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他们又推行越南当局的“印支联邦”方案,曾经直接出面压诈柬埔寨接受这种丧权辱国的“联邦”。柬埔寨坚决反对这种霸权主义,越南当局就发动武装入侵柬埔寨的侵略战争,并对柬埔寨进行颠覆。苏联公开站在越南当局一边,挑动和扩大越柬冲突。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要通过越南当局搞“印支联邦”来控制这个地区的阴谋,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
莫斯科需要的是,争霸东南亚和亚洲的“前哨”。东南亚扼据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略通道,又是战略物资的富饶产地,早已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同美帝国主义争夺的目标。近年来,苏联大力扩充它的太平洋舰队实力,增强它在印度洋的常驻舰队。它亟需在从它本土太平洋舰队基地到印度洋的漫长航途上,占有得力可靠的基地。这就是它那样垂涎于越南的军事基地,特别是美国修建的现成的金兰湾巨大军港的缘故。苏联需要越南这个“巩固前哨”,就是要进一步加强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印度洋地区同美国的争夺,特别是直接威胁东南亚,攫取这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地区。
从美国在东南亚失败后,苏联就急于钻进来,加紧拼凑“亚洲集体安全体系”,作为建立它在东南亚和亚洲势力范围的一种手段。但是,它四出奔走,到处碰壁,没有能给“亚安体系”找到什么市场。它也亟需有代理人出面,继续推销改头换面的“亚安体系”。越南当局时而鼓吹“东南亚人的东南亚地区”,时而建议由他们领头建立“真正独立”的“新形式的区域合作”,现在又说愿意讨论东南亚和平自由中立区的主张。苏联对于这种迎合它的需要的活动大为满意,宣扬越南当局这种活动对解决东南亚问题作出了“建设性的贡献”。这出双簧戏,在越南当局正式加入“经互会”后,更加引人注目。越南当局出外游说,表白仍然奉行“独立自主”路线,准备与东盟组织合作,同东盟国家会谈。同时,苏联也一反过去公开敌视和攻击东盟的态度,表示要以“善意的态度”对待东盟这个现实。它接着强调,东盟应该扩大范围,把越南等包括进去。这种拚命贩卖“亚安体系”变种的活动,难道不正好揭穿了据说是苏联自己的“善意”,也揭穿了据说是越南当局的“独立自主”吗?
事情很清楚,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东南亚培植的,决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前哨”,决不是什么“和平与进步因素”,而是彻头彻尾霸权主义的“前哨”,是制造战争和动乱、威胁东南亚各国独立和安全的“因素”。我们社会主义中国坚决支持东南亚国家反对霸权主义控制干涉、维护独立主权的正义斗争,支持东盟国家坚持实现东南亚中立化的积极主张。苏联推行超级大国霸权主义,把中国看作是巨大的障碍。苏联总是用恶毒诬蔑中国,来为其扩张开路。越南当局推行地区霸权主义,首先想实现“印支联邦”,进而向东南亚扩展,也把中国看作是巨大的障碍。苏联从中挑拨煽动,越南当局就跟在苏联后面猖狂反华。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把苏联超级大国霸权主义者当作靠山,苏联超级大国霸权主义者利用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充当工具。这就是他们两家“全面合作”的实质。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东南亚的活动,是它全球战略部署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同美帝国主义争夺世界霸权的战略重点在欧洲。为了迂回包抄欧洲,孤立美国,它目前正特别激烈争夺中东和非洲等战略物资产地和战略要地,争夺从太平洋通向印度洋、从印度洋通向地中海和大西洋、从苏联本土直下印度洋这几条战略通道。最近,就是在这些地带,出现了一系列的争夺热点,出现了一连串的局部战争、冲突和颠覆活动。从非洲之角战火到再次武装进犯扎伊尔,从南亚和西亚国家接连发生颠覆动乱事件到阿拉伯半岛血腥暗杀事件,从越南当局侵略柬埔寨战争到它大肆反华,这些都是同一条链条上的环节,都可以找到同一只罪恶的黑手。苏联为什么搞得这样急不可耐,这样穷凶极恶,这样不顾一切?这只能表明,苏联在加紧谋求实现准备新的世界战争的全球战略布局,战争的危险在明显增长。这是需要世界人们密切注视,高度警惕,认真对付的。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侵略扩张中,竭力利用代理人打头阵,也成为国际上异常特出的现象。古巴就是它一手培植的这种代理人。它的黑手伸到那里,往往把古巴雇佣军派到那里,为实现它的战略布局服务。它指使古巴打着“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的旗号,在第三世界国家之间制造分裂和冲突,到第三世界国家内部进行渗透、控制和颠覆。它利用古巴打着“不结盟”的旗号,到第三世界兜售它的黑货,特别是钻在不结盟运动里面分裂和破坏不结盟运动。苏联大概是在古巴身上尝到了甜头,正在东南亚和其他地方培植同样的代理人。但是,苏联这套扩张手法,也已经引起世界人们的警觉。越来越多国家的舆论,揭露和谴责古巴作为苏联的战争代理人和破坏不结盟运动的特洛伊木马的行径。无论是西方的古巴,还是东方的古巴,终究都要落得声名狼藉的下场。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同它的代理人之间,决计没有什么他们宣扬的“国际主义友谊”。象苏联同古巴之间,也是大小霸权主义者之间的结合。归根到底,大霸权主义者是要把小霸权主义者踩在脚底下的。古巴已经从经济、军事、政治各方面,沦为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附庸。古巴雇佣军的出现就是这一附庸地位的主要标志。古巴越仰赖苏联的“援助”,就越得为苏联全球战略卖力;古巴为苏联出的侵略炮灰越多,古巴本身受苏联的控制就越深。古巴用人民鲜血和生命偿还欠苏联债务的民族灾难的道路,是东方的古巴的前车之鉴。
在当今世界上,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是一个极好的反面教员。它不断用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人们,它怎样到处扩张,狂热备战,成为当今最富有进攻性和冒险性、最阴险狡诈的超级大国,成为最危险的新世界战争策源地。这个反面教员跑到非洲和阿拉伯地区横行霸道,正在教育着非洲人民和阿拉伯人民。这个反面教员跑到东南亚兴风作浪,也正在教育着越南人民,教育着东南亚和亚洲人民。
苏联插足东南亚,可能有点自鸣得意。其实,这不过是在它自己脖子上又套上了一条新的绞索,而把绞索的另一端交给了越南人民,交给了东南亚人民,交给了亚洲人民和世界人民。苏联妄想包围中国。可是,中国不怕包围。中国革命从来就是在包围中发展壮大起来的。以第三世界为主力军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正在广泛开展。倒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这个泥足巨人,正日益陷入世界人民包围的汪洋大海之中。
无论如何,中越两国人民传统的战斗友谊,是建筑在休戚与共的根本利益的基础上的,是要世世代代传下去的。过去在争取民族解放的反帝斗争中,中越两国人民并肩战斗过。我们深深懂得,友好团结有利于两国人民,而分裂对立只会有利于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我们将一如既往,努力维护中越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我们深信,这也是越南人民的愿望。长期为民族解放英勇斗争的越南人民,是不会容忍霸权主义的,是不会容忍在越中两国间制造分裂和对立的阴谋的。越南当局倒行逆施,在越南人民中是通不过的,在东南亚和亚洲人民中是通不过的,在世界人民中也是通不过的。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八年第八期)


查看完整版本: [-- 从越南当局反华看苏联的战略意图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