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人民战士的光荣——记基建工程兵某部战士蒋林川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78年08月 -> 人民战士的光荣——记基建工程兵某部战士蒋林川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黄彪 鲁嗣杰 张春亭 刘志远 1978-08-02 00:00

人民战士的光荣——记基建工程兵某部战士蒋林川

第3版()
专栏:

人民战士的光荣
——记基建工程兵某部战士蒋林川
“八一”建军节前,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新添了一份“珍品”——一位年仅二十四岁的解放军战士在“四害”横行的一九七六年写给毛主席、党中央的一封长信。
这封署着真实姓名和部队代号的十二万字的长信,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许多方面,无情地揭露和批判了“四人帮”的罪恶阴谋及其谬论。粉碎“四人帮”以后,这个被关在监狱中的战士才获得了释放。今年四月部队党委给他荣记一等功。信的原件,由军事博物馆作为社会主义时期人民战士同混进党内的阶级敌人进行英勇斗争的珍贵文物而被征集保存。
这是人民战士的骄傲和光荣!
写信的战士名叫蒋林川,是基建工程兵某部七连的统计员。
人们不会忘记两年前那严峻的岁月,马列主义被“四人帮”践踏得不成样子,真理被篡改、歪曲,谬误却说成了“真理”。谁若表示异议,就会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而横遭迫害。然而,乌云遮不住太阳的光辉,八亿人民的嘴是堵不住的。“中国总归要有人出来说话的”!
早在一九七六年年初,蒋林川从报纸上看到朝农的一篇文章竟把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学校说成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独霸的一统天下”,随即用笔在上面划了个大问号。他想,十七年的社会主义教育事业,明明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怎么成了资产阶级的“一统天下”?远的不说,从我一九六○年上小学开始,毛主席的教育方针就一直是我们的行动指南。在上好文化课的同时,学校还经常请老贫农、老游击队员来给大家忆苦思甜,讲革命传统,并且带领大家到工厂、农村参加劳动。难道资产阶级能这样教育学生吗?想到这里,他愤愤地把报纸一甩,自言自语地说:“谁要是把十七年的教育阵地一概诬蔑为资产阶级的一统天下,谁就是要把‘延安’说成‘西安’,把共产党说成国民党。我就是掉了脑袋,也绝对不能同意!”
“四人帮”利用自己一手把持的舆论工具,抛出“梁效”、“初澜”、“池恒”、“程越”的一篇篇黑文,不仅否定了教育界的十七年,对科技界、文艺界、卫生界的十七年也肆意污蔑,统统否定。密切注视着报纸和社会动向的蒋林川越来越感到,这伙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同林彪完全是一丘之貉。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进行殊死搏斗的紧急关头,他义无反顾,下决心给毛主席、党中央写信,揭露“四人帮”的罪恶行径。
为了写好这封信,蒋林川每天利用工作之余,废寝忘食地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他从几家报纸上找出了一百多篇为“四人帮”篡权复辟制造舆论的文章,加以归纳分类,作上各种标记。这期间,他还通过多种方式进行了大量的社会调查。
一天,连队的一位战友从家乡探亲回来,对蒋林川说:“报纸上整天吹嘘‘形势大好’,可我们家乡的情况却越来越糟,……”。正说着,另一个从家乡回来的战友也插话说:“我这次路过杭州,看到大街上贴了许多恶毒攻击邓小平副主席的大字报。胡说什么抓生产是搞‘唯生产力论’,刮‘经济台风’。当地群众气愤地说:‘再不抓生产,我们只能喝西湖水了!’”
战友的倾诉,人民的呼声,激励着蒋林川奋笔疾书。为了不致被人发觉,他每天作出写读书笔记的样子,把给党中央的信直接写在笔记本上。整整四个月,他写满了三个笔记本。
让我们读一读这封长信中的几段,看看他是怎样深刻揭露“四人帮”的凶恶嘴脸的吧:
“他们是披着马列主义外衣,内里是资本主义骨头的修正主义分子。他们巧舌如簧,口蜜腹剑,凶如豺狼……”
“(根据)今日的野心家、阴谋家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断定,他们同林彪如出一辙”,“是已经出乖露丑的独夫民贼。”
“我要求党领导人民去把他们打倒!夺回被他们窃取的部分党权、军权、宣传权。他们已是血债累累,拉历史倒车的人,这笔损失算一算,枪毙了他们也死有余辜!”
再听听蒋林川对“四人帮”诬陷打击邓副主席所作的回击,又是何等有力!
“邓小平同志重新工作后,……革命事业心确实很强,不论在位工作,还是去国外的途中,都是执行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党的方针政策,而不知疲倦地战斗!这一点是全国(世界)人民耳闻目睹的事实。”
“邓小平同志遵循毛主席的教导,敢于整顿,在一次重要会议上,向来自全国各地的主要领导作了思想整顿的动员令,是多么及时,多么重要,意义又是多么深远。”
“我们搞国民经济,在政治的统帅下,要去抓大量的具体工作。这一点邓小平去年的行动,就说明是我党的好同志,是每个领导干部学习的榜样。把这样的好领导打下去,国民经济还能上去吗?”
“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篡改毛主席的指示,又要强迫人民接受他们的意向,一棒打倒了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好同志邓小平,真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让我们再看一看他针对“四人帮”肆意篡改毛泽东思想,大搞假左真右,所发表的深刻见解吧:
“他们喊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掩盖的是他们抢班夺权为纲。”
“他们有时也拿出部分马列语录,(但)不是为了让人们在实践中去结合,而是用来迷惑人、吓唬人、束缚人……人民去结合实际,他们就跳出来阻挠。”
“他们只要一听到话里有工业、农业、建设、生产、工作、战备、机械化等,就说这不是政治……把马列主义原则修正的一干二净。”
他在信中还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周总理和华国锋同志,肯定了一九七五年的大好形势和对各条战线进行整顿的正确方针;分析了政治与业务、红与专、革命与生产、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等关系方面的问题;还对知识分子问题、限制资产阶级权利问题、战备问题、民兵问题、老中青三结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自力更生与引进外国先进技术问题、实现四个现代化问题、关心群众生活以及计划生育等问题都作了比较正确的阐述,并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如要求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重新召开农业学大寨会议等。
总之,凡是“四人帮”鼓吹的,他就反对;凡是“四人帮”攻击的,他就拥护。他忧国家所忧,恨人民所恨,写出了亿万人民的共同心声!
信写好后,蒋林川特意选择了七月一日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给党中央寄发出去。
也就在这一天,他按照连队党支部事先安排的探家计划,乘火车回到了阔别五年的故乡——浙江省余姚县陆埠镇。他亲眼看到,山清水秀的家乡受到翁森鹤之流的严重破坏,感到十分痛心。街坊邻居听说林川回来了,都来他家坐坐,和他谈谈心里话。
这个说:“邓小平犯了啥罪孽,要遭这么个批法?”
那个说:“邓小平办事,桩桩办在老百姓心里厢。不批不晓得,越批越感到他了不起。”
蒋林川听了这些,心里感到热乎乎的。是啊,老乡们的看法,和他信里写的是多么一致啊!可是,那封写给毛主席党中央的信,毛主席他老人家会不会看到呢?如果落到那帮野心家手里,也许自己回北京后,再也不能重返家乡了。他是多么希望和亲人多团聚几天啊!为了不使亲人增加精神负担,他直到离开家乡时,也没有对任何人谈起他写信的事情。
夏去秋来。一天傍晚,蒋林川刚从工地回到营房,忽听有人喊道:“蒋林川接电话!”蒋林川以为营里催他报告今天的施工进度,便急忙向连部跑去。刚推开门,只听有人大喝一声:“蒋林川,进来!”接着又是一句声色俱厉的质问:“你写过什么没有?”
蒋林川完全明白了。他从容不迫地答道:“写过,给党中央、毛主席写过信。”
“你认为对不对?”
“不对我就不会写了!”
这时,一个陌生人站起来,掏出了“拘留证”;与此同时,几双手一齐向蒋林川伸过来,撕领章,揪帽徽,拧手臂,戴手铐……
蒋林川镇定自若,巍然屹立。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我仍然坚持原来的观点!”
房间里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闷。
“蒋林川犯了什么罪?”“蒋林川怎么会成为反革命!”指战员们愤愤不平地议论着。
蒋林川的同乡战友回想着他入伍前在大兴安岭战斗的情景:那是一九七○年,十八岁的蒋林川就离开家乡,奔赴东北反修前哨,参加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斗争。在林区,他入了团,多次被评为先进职工。一次扑灭烈火,他奋不顾身,连续战斗了十多个昼夜,很少休息。这样的好同志,怎么会是反革命?
连里更多的同志回想他一九七三年入伍以后,仅仅半年多时间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三年多来,他学习刻苦认真,工作勤勤恳恳,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多次受到奖励。这样的好同志,怎么可能是反革命呢?
夜,死一般的寂静。小小的囚室里,空气几乎都凝结了。蒋林川的脑海里却翻滚着波涛:我给党中央写信,只不过是如实地反映了一点社会现实,说了一些真话,履行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就被关进了监牢,这说明那帮家伙是多么害怕真理,害怕群众!别看他们现在这样猖獗,但是历史的规律是不可抗拒的,他们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经过长期革命斗争锻炼的中国人民绝不会饶恕他们!
在监狱里,蒋林川曾三番五次地要求把他的《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和笔记本送来,却遭到无理拒绝。要学习,没书籍;要写字,没纸笔。即使这样,他也丝毫没有松懈斗志。他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每天早晚坚持在牢房里做广播操和俯卧撑。上午放风半小时,他就围着墙脚跑步,锻炼身体,磨练意志,准备斗争。
第一次审讯开始了。蒋林川大义凛然,走进审讯室。他刚坐下,办案人员就问道:
“你为什么要给党中央写信?”
“我认为党内有野心家、阴谋家。他们要篡权复辟。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有权向党中央写信揭露他们!”
“你信中写的‘他们’指的是谁?”
“指的张春桥、姚文元、江青他们。”
“根据是什么?”
“他们全盘否定十七年,狠命地诉十七年社会主义的苦;丧心病狂地攻击敬爱的周总理,要把邓小平同志一棍子打死;他们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妄图搞乱全国,以便乱中夺权。这帮家伙的所作所为,完全证明他们是地地道道的走资派。”
每次审讯,蒋林川都是这样旗帜鲜明地重申着自己信中的主要观点,痛斥“四人帮”的种种倒行逆施。
办案人员听了蒋林川的答辩,阅读了蒋林川的长信,有的感到他说的、写的也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说而不敢说的话。有的认为,蒋林川作为一个党员,越级向党中央写信,是符合党章规定的,根本就不应该定为反革命。
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清晨,广播里传来了振奋人心的特大喜讯: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胜利地粉碎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反党集团……蒋林川霍地从地铺上站起来,一步跨到牢门前,倾听着广播员激昂喜悦的声音。
“我们党胜利了,无产阶级胜利了,人民胜利了!”蒋林川几乎喊了起来。
蒋林川心潮激荡,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他恨不得插上双翅,冲出牢笼,飞向天安门广场,和首都百万军民一起庆祝这一伟大的历史性胜利!
十一月二十三日,蒋林川被释放了!他重新戴上红领章、红帽徽,回到了自己的连队。在揭批“四人帮”的伟大斗争中,他以崭新的战斗姿态,口诛笔伐,冲锋在前。
现在,一个以蒋林川为榜样,深入揭批“四人帮”,为实现新时期总任务而努力奋斗的学习活动,正在基建工程兵各部队广泛开展起来。
新华社通讯员 黄彪 鲁嗣杰
新华社记者 张春亭 刘志远
(本报有删节)


查看完整版本: [-- 人民战士的光荣——记基建工程兵某部战士蒋林川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