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儿童节提出的呼吁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80年05月 -> 在儿童节提出的呼吁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杨树德 1980-05-31 00:00

在儿童节提出的呼吁

第5版()
专栏:读者论坛

在儿童节提出的呼吁
进北京天坛公园往北,有一个儿童游戏场。那里的设备并不特殊,但一直是孩子们的乐园。我的女儿从咿呀学语时起,就在这游戏场荡秋千,坐转椅……;现在已五岁出头了,一说去天坛,还是那样欢呼雀跃。在她心目中,偌大一个公园,不过是这小小的儿童游戏场的同义语。假日,我带女儿到这里,看着孩子们无拘无束地奔跑、玩耍、游戏,听着他们那清脆的、银铃般的欢笑声,总是对为孩子们开辟这游戏场的人们,表示感谢和敬意。
然而,不知是从去年还是前年开始,这个游戏场交了厄运。比如,转椅先是转不动了,做父母的,自然不惜为儿女做“牛马”,气喘嘘嘘地去推。后来,转椅成了“摇椅”。再后来,干脆不见了。孩子问我:“爸爸,转椅呢?”我回答道:“工人叔叔拿去修理了。”可是,一月、两月,甚至半年、一年过去了,仍然不见转椅的踪迹。转椅不过是一个代表,和它命运相同者不乏其例,秋千、滑梯、荡船等等都渐渐消踪匿迹了。
为什么呢?听说天坛北门内又新辟了一个儿童游戏场,而且有小火车、小飞机……。我想:“新陈代谢”是个普遍规律,那边有了新的,无怪乎这个旧的日见衰败了。于是,赶紧领着孩子,奔天坛北门而去。到了那里,果然是另外一番景象。首先是要买票。小火车、小飞机要专人操纵、维修,收点费理所当然。其次,人多,要排队等候。为了孩子,这也不足挂齿。我的女儿对坐小火车,真是兴高采烈。可是等了半天,坐上去转了三圈,就得下来让位于另一批排队等着的孩子。我这女儿在这种场合任起性来是常有的事,但使我感到奇怪的是,她对于坐小火车虽然每次都意犹未足,却总是不要求坐第二次。大约她凭孩子的一点点直觉,也朦朦胧胧地感到买票、排队而坐一次小火车,已是来之不易了吧!
有了上面的经验,我感到自己曾经把“新陈代谢”的规律用于天坛公园内的两个儿童游戏场,这是很不正确的。新辟者优点不少,但原有者也还是有它继续存在的必要。那孩子们清脆的、银铃般的欢笑声不就是这一点的最好证明么?
前些时阅报,知道现在有的影剧院在研究“观众学”,有的出版社在研究“读者学”,而个别同志听觉不好,又把“向前看”听成“向钱看”,于是出现了一些矫枉过正的现象。不过,单以孩子为对象的服务项目也“向钱看”,这是我今天才知道的。同一公园内的两个儿童游戏场,一个收钱,一个“白玩”,厚此而薄彼,不就是这种现象确实存在的证明么?所以,转椅之类得不到修理,其实和“工人叔叔”无干,倒是和某些“权”比工人叔叔多一点的“伯伯们”或“爷爷们”的“听力”有些关系。
此事除了“听力”而外,更重要的还是“视力”。“向前看”,有远近之分。仅仅看到自己的鼻尖,和看到祖国的灿烂的未来,看到“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的明天,这两者是绝不能相提并论的。现在的孩子正是二○○○年“四化”建设的主力军,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鲁迅早就说过:“童年的情形,便是将来的命运。”我们为什么不能为他们的健康成长更好地、更多地创造一些条件呢?这是我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在这八十年代第一个儿童节提出的一点希望和呼吁。
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 杨树德


查看完整版本: [-- 在儿童节提出的呼吁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