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希望之火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80年09月 -> 希望之火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周林发 1980-09-30 00:00

希望之火

第8版()
专栏:

希望之火
周林发
夏夜,我乘着交通艇在黄浦江上飞驰。远处,灯似星海,高楼如山,江面,月色与灯影交辉,有如万千银鳞浮游。清凉的江风夹着水珠扑面而来,可我觉得胸口还是热烘烘的。片刻之前,在那白天鹅似的远洋救捞船上,我多喝了几杯。酒逢知己千杯少嘛!在庆贺运载火箭发射成功之际,遇到阔别多年的战友,能不干它几杯么?
我的战友茂生,如今是远洋救捞船的事务长。记得他刚入伍的时候,圆头圆脑,稚气十足,身穿三号水兵服还得挽起肥大的裤腿哩!这娃娃兵可喜欢畅想未来啦!那一回,战舰出海待机,大伙汇聚在甲板上,揣测未来的岁月。他顿时忘却晕船的滋味,怯生生地也插进来,描述起祖国的壮丽前景。他越说越起劲,那一双眸珠啊,乌黑晶亮,活象两朵燃烧的火焰,给周围的老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谁料在那人妖颠倒之时,这纯真的战士竟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罪状则是“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早已复员的我,听到这意外的消息,不禁深为忧虑:一棵稚嫩的小树怎经得起暴风雨的侵袭?1975年秋,有位战友出差路过他的家乡,顺路前去探望。当时,被当作内部矛盾处理的茂生,已由乡亲的保荐到打捞局去工作了。他那聪慧的爱人,面对陌生的来客,感到很为难。沉默良久,她取出一幅墨迹,淡淡地说:“这些年,他干完活就练字,我也看不出啥名堂,你看可有点长进?”战友铺开条幅,但见两行笔力雄健的隶书:“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录李白诗祝愿祖国昌盛”。时间标明是1973年国庆。闻知此事,我们不禁都想起他那燃烧着火焰的眼睛,那希望之火,仍在他眼底燃着,在他心中烧着!
“今天,咱们别提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刚端酒杯,他就说道:“滔滔大海已为我洗清了不白之冤。要不,我怎能参加运载火箭发射试验呢?”
于是,他又用广东普通话,饶有兴味地谈起了试验经过。望着他那眉飞色舞的神态,我的眼前出现了南太平洋连天的波涛,火箭凌空的光带,水柱腾空的壮观……
我听着他那滔滔的话语,望着他那纯真的眼睛,又看到了那眼中燃烧的火焰。我想,惨遭迫害的人,心里永远揣着祖国的明天,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其实,在为运载火箭发射尽心竭力的人们中,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这样闪烁着希望之火的心,又何止万千!
此刻,我在交通艇上,回首遥望映现在灯海中的战友,心里正在呼唤:重任在肩呵,希望在前!亲爱的战友呵,让我们鼓满生命的风帆,劈波斩浪,迎接明天!


查看完整版本: [-- 希望之火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