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宝成路见闻片断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检索 - 论坛 -> 1981年04月 -> 宝成路见闻片断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李春雷 刘曼军 1981-04-26 00:00

宝成路见闻片断

第3版()
专栏:调查汇报

宝成路见闻片断
我们到宝成路沿线现场调查,证明王宇明同志反映的问题属实。
五十年代初,勘探、设计和施工技术比较落后,又限于经济条件,宝成铁路所选线路依山傍水,途经一些古塌方和古滑坡地段,地形十分复杂。因此,治理病害就成为保障运输安全的重要问题。二十多年来,国家已投资一亿五千万余元整治病害。
但是,“文化大革命”以来,有关章法被取消,沿线一些社队任意开垦禁止耕种的土地,破坏排水设施,致使一些原已稳定的滑坡、塌方区域又开始活动。陕西境内的西坡是一个古滑坡点。铁路东倚坡脚,西临深窄曲折的嘉陵江,隔江与陡峭的琵琶崖相望。宝成线通车后,在这个点上,国家先后投资一百余万元整山治水,滑坡区已基本稳定。可是近年来,当地社队在几十亩禁耕的坡面上开荒种地,42条排水沟被填埋13条。铁路部门曾屡次找所在县、社和大队负责同志交涉,劝他们退耕,他们始终不理睬。1976年一次暴雨,地表水不能迅速排除,冲坏三条排水沟,泥石堵塞铁路,导致全线停车两个半小时。以后,仅重修这三条沟,就花了九万元。禁耕地遭破坏,是促使地质变化的主要原因。目前,此处防滑坡的高挡墙已裂缝,并向外倾斜,滑坡体上的排水沟已错位两米,坡面下滑使江面渐窄,线路移动,每年都要校正十几毫米。
除王宇明同志提到的西坡等地区禁耕地遭破坏外,位于铁路边的四川广元县朝天公社大桥大队也在禁耕山坡上垒了16层“大寨田”。去年6月15日,一场暴雨冲垮了梯田,四五千方土石俱下,塞死涵洞,造成大型泥石流漫道。经过七小时抢修,才勉强通车。为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病害,国家花费了二万二千多元筑起一条挡墙。
象西坡、朝天的病害在宝成铁路沿线不少。以凤州至略阳段为例,在累计88公里的路基上,有崩坍病害120处,长14公里,滑坡45处,共10公里,崩坍和滑坡地段占路基总长的27.3%。其中相当一部分与禁耕区被破坏有关。宝成线通车后,在此区间治理大型病害,仅可算的就用去五千五百多万元。因病害造成停车断道,影响全线运输的损失就更惊人了。
近年来,国务院、铁道部、农业部、陕西省人民政府和西安铁路局曾多次要求地方政府协同铁路部门解决铁路沿线禁耕地问题,但一些县,尤其是社队,敷衍了事,以致病害仍在发展。
破坏禁耕区,在全国比较普遍。宝(鸡)——天(水)、太(原)——焦(作)、襄(樊)——渝(重庆)、成(都)——昆(明)等线都程度不同地存在。
本报记者 李春雷 刘曼军


查看完整版本: [-- 宝成路见闻片断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