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甘地墓前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检索 - 论坛 -> 1981年04月 -> 在甘地墓前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高树茂 1981-04-27 00:00

在甘地墓前

第7版()
专栏:

在甘地墓前
高树茂
在德里市的东北近郊,在风景秀丽的朱木纳河畔,有一座幽雅恬静的花园。园中树木繁茂,含青吐翠;绿茵茵的草坪规则地点缀着一簇簇鲜花,象一块嵌花的天鹅绒毯,平展展地铺满了河岸,又盖满了花园。花园右端有一个微微隆起的绿色小丘,环绕着一座规模不大却肃穆庄重的大理石陵墓。在这个陵墓中长眠着印度民族伟大的灵魂——圣雄甘地。
甘地出生在印度高贵种姓的婆罗门家族,却冲破种姓的界限,把一个贱民的女儿收养为义女。他曾向社会高声疾呼:“不可接触的贱民也是人!”甘地是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徒,但他反对教义中的陈规陋习,为地位低下的妇女伸张正义,保护妇女做人的权利。甘地的家庭颇为富有,但他却散尽家财,周济寒士,自己终生过着清贫的生活。在英国殖民主义者统治印度的痛苦岁月里,他首先倡导了“不合作运动”。为了民族的独立,他迁徙奔波,几度入狱,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他号召印度人民抵制英货,依靠自己的力量纺纱织布。甘地数十年如一日,始终以纺车自随,为民众作出了奋斗自强的表率,在今天印度共和国的旗帜上,还飘扬着甘地纺车上那永不停息的纺轮。
圣雄甘地已经成为印度人民的精神领袖。他那感召日月的崇高品德,以及对共和国所作出的不朽功绩,赢得了印度人民的爱戴,赢得了中国人民的尊敬,也赢得了世界人民的赞誉。
正是出于这种钦佩之情,我到德里之后不久,便在一个周末的傍晚,去瞻仰甘地的陵墓。
5月的德里已是烈日炎炎、热浪袭人的酷暑盛夏。幸喜午后下了一阵大雨,把热腾腾的大地洗刷得清爽宜人。我披着落霞的余辉,沿着花间小径,信步向甘地墓走去。
刚刚踏入陵园的旁门,一阵轻轻的祷告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抬头一看,在晚霞夕照的光亮处,一位老人正双手合十伫立在甘地墓前。他那银白色的鬓发,纯白色的装束,在这墨绿色的陵园中显得异常醒目。老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黑色大理石墓前,酷似一尊汉白玉雕成的塑像。晚风习习吹拂,甘地墓后那盏长明灯忽闪忽闪地摇曳,灯火伴随着老人低哑的祷告声,为这陵墓的黄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增添了一种肃穆的气氛。老人沉默了片刻,恭敬地向甘地墓深深鞠了一躬,虔诚地用手在墓基上摸了摸,又在自己的额头点了一下,然后才悄然退出陵墓。
当他走近我的身旁,我忽然发现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有着一副中国人的脸庞。一种好奇心驱使我走上前去,按照印度人的习惯,合起双手,操着刚刚学来的印地语向他问道:“纳玛斯戴(您好)”。可能是我的发音过于笨拙,老人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突然用中文对我说:“您好!看得出您是从祖国来的。”说着,他紧紧地握住了我的双手。从他那双颤抖的手上,我仿佛感到老人的心房在激烈地搏动。是啊!在异国的土地上,见到了自己故乡的亲人,有谁能不感触良多呢!老人还没容我搭话,便自我介绍说:
“我叫圣提,……”
圣提,这是个多么熟悉的名字啊!噢,原来国内一位研究史学的教授曾向我介绍过他。在来印度之前,我也曾拜读过他的大作《在甘地先生左右》。根据我的记忆,圣提先生是在“五四”运动之后,受新文化思想的影响,带着拜伦入希腊的心情,乘海轮来到印度的。开始他在泰戈尔创办的“国际大学”学习,后来随甘地到了当时印度民族运动的圣地——阿须兰。在那里,他一直追随甘地,成了甘地的学生。如今,在甘地墓前,见到了甘地的故人,这真可谓是巧遇了。
圣提先生把我拉到甘地墓旁的一棵树下,向我询问祖国最近的情况,同时也向我讲述着往日他所难忘的一切。圣提先生谈到圣雄甘地对中国人民怀着深厚情谊的一席话,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
“甘地先生有许多外国学生,但他老人家对我却格外厚爱。在阿须兰时,只有我才受到了和先生家人一起生活的荣幸。先生一有空闲,就同我谈起中国和印度的历史、社会和风俗。有一次他对我说:‘中国人是热爱和平的民族,数千年来讲的是礼让。现在我就把和平这个字送给你做名字。和平,梵文读作圣提,以后我就叫你圣提吧。’圣提这个字倾注着甘地先生对人类社会最美好的愿望,也充满着先生对我们中华民族最诚挚的信赖。”
“记得甘地先生曾说过:
‘我期待着中印之间真正的友谊,这种友谊不是建立在经济和政治相互需求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一种无法克制的相互吸引的感情基础上,这种友谊将为我们带来人类真正的兄弟的情谊。’甘地先生始终坚持着这个信念,就是在他进行绝食斗争、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时刻,老人家也仍然惦记着我们中国的事情。”
在老人的眉宇之间凝聚着无限的情思,他象是对我,又象是自言自语地说:“甘地先生千古了。而今,我也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啦。不,我要回到阿须兰。我要从事自己一生中最后的写作,我愿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再为中印友谊尽一份心,献一份微薄的力量。”突然,圣提先生停顿了一下,又用一种近似呜咽的声调说:“先生,圣提向您道别了。”
眼泪流过老人的面颊。我不知道,这是怀念已故师长的伤心泪,还是追思往日教诲的感激之泪。之后,圣提先生含着泪水,迎着晚风,渐渐地消失在树影花丛之中。
我呆呆地站着,仿佛随着圣提先生那瘦削的身影到了阿须兰。是啊!圣提先生所期待的,不正是圣雄甘地生前所留下的遗愿吗?圣提先生所向往的,不也正是中印两国人民所正在期待的吗?
夜色渐渐深了,甘地墓那盏长明灯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好象重诵着圣雄甘地生前的遗言:“我期待着中印之间的真正的友谊……”。(附图片)


查看完整版本: [-- 在甘地墓前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