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巴加莫约情思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84年02月 -> 巴加莫约情思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周国勇 1984-02-26 00:00

巴加莫约情思

第7版()
专栏:

巴加莫约情思
周国勇
巴加莫约是坦桑尼亚东海岸的一座小城。这城名读起来琅琅上口,却是“心碎”的意思。当奴隶贸易的血雨腥风吹打非洲大陆时,贩奴船在东非的一个重要出海口便是巴加莫约。从内地捕掠来的黑奴,在这里登上通向死亡的茫茫航程,怎能不叫他们悲愤交加、绝望心碎呢?
一个骄阳似火的晴朗日子,我在坦桑朋友瓦齐里陪同下,来到巴加莫约,寻访当年贩运黑奴的遗迹。
椰叶在海风的吹拂下轻舞,刚劲之中带有几分妩媚。矮壮的腰果树,密密丛丛。千百颗腰果,悬挂在繁枝绿叶间,焕发出勃勃生机。远处,印度洋碧波粼粼,一簇簇水花象皎洁的睡莲盛开在波峰浪尖。好一幅恬淡幽美的海滨风光!哪里去寻找当年黑奴的血泪和苦难呢?
瓦齐里是坦桑独立后培养的大学生,专攻东非史。他带着我,向沙滩近处的一棵芒果树走去。
放眼望去,那是一棵普普通通的芒果树,浓荫匝地,象一把绿色的巨伞撑开在骄阳下,别无出众之处。瓦齐里为什么往这儿领我呢?我疑疑惑惑地跟着他,信步来到树前。
“拉菲克,你看——”瓦齐里轻轻的招呼,却象一声响亮的鼓点震荡在我耳际。
啊!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象皮色苍黑的毒蛇,缠绕在碗口粗的树丫上。
“这是当年捆绑黑奴的铁索。这树下……”瓦齐里语调激昂起来,两眼喷射仇恨的光焰。
随着他的解说,我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惊心动魄的画面——
黑夜沉沉,树下篝火噼啪燃烧。一个偷逃未成的黑奴,双脚锁上了铁链,被绑在树丫上。奴隶贩子举起烧红的铁棍,在黑奴前胸烙下火印。撕心裂腑的哀号与鬣狗似的狞笑交织在一起……
风雨潇潇,一队被铁链串连起来的黑奴在树下挤成一团。有的哼着低沉的悲歌,有的呆望茫茫的水天,有的双手捧着稀湿的泥土……
烈日炎炎,奴隶贩子残忍地鞭打黑奴,强迫他们跳土风舞。树下皮鞭飞动,血肉模糊的身躯在剧烈地摇晃……
“殖民主义者在他们的历史书中,长篇大论地宣扬他们给黑暗大陆带来了文明。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文明么?”瓦齐里挥动双臂,愤怒地发问。
我久久地凝视这阴森森的铁链,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地握住瓦齐里的手,我的心中卷起了历史的风涛……
一阵欢歌笑语打断了我的沉思冥想。原来是七八个穿着绿色校服的小学生,跳跳蹦蹦地来到芒果树下。他们唱的是著名歌曲——《坦桑尼亚我热爱你》:
“坦桑尼亚,坦桑尼亚,
我是多么热爱你。
我的祖国坦桑尼亚,
你的名字多么甜蜜……”
他们唱得多么欢畅,神情又是多么真挚。当年黑奴的后代,在饱经风霜的芒果树下纵情赞颂自己的祖国。这不仅是优美动听的歌声,而且是历史前进的跫跫足音。
歌声飘荡,我和瓦齐里并肩在树下盘桓。有位民间艺人,头戴白色的小帽,席地而坐,背靠树干,正在刻制传统工艺品——乌木雕。我轻轻走上前去,站在他的后侧,细细观赏。
他在雕什么呢?一个少女的全身像。虽然面部细节尚未完成,但整个身姿、线条却透着青春的健与美。
他刻一刀,眯着眼睛端详一会儿;雕一下,又低首琢磨一番。阳光透过绿叶洒落在他的胸前,海风轻轻地吹起地上的乌木细屑。他紧握刻刀,力求表现一颗真善美的心灵。
我不由沉吟起来。这位艺人雕刻的仅仅是一个少女像么?
不!他正在用全副智慧塑造着朝气蓬勃的坦桑尼亚形象呵!
海涛拍岸声隐隐传来,在巴加莫约——“心碎城”的芒果树下,我的情感如排排波浪,奔腾起伏,激荡不已……
三个黑奴被铁链串绑在一起。据史书记载,仅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从坦桑内地捕掠来的黑奴每年约有7万人;他们经由巴加莫约转运到桑给巴尔奴隶市场,再从那里被贩卖出口。(附图片)


查看完整版本: [-- 巴加莫约情思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