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仁慈堂”的帝国主义分子残酷虐待工人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51年11月 -> “仁慈堂”的帝国主义分子残酷虐待工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宋桂芬 龙美汀 1951-11-28 00:00

“仁慈堂”的帝国主义分子残酷虐待工人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仁慈堂”的帝国主义分子残酷虐待工人
编辑同志:我叫宋桂芬,河北省徐水县人。我来“仁慈堂”已经九年了。我的工作是在大厨房给儿童作饭。我们的生活苦极了。一日三餐,早饭是一碗稀粥,喝完也看不到一粒米。中午是一碗小米饭和两个半生的馒头。晚饭又是稀粥。菜是臭菜汤。每月薪金四千元,只够买一双坏袜子。衣服不够穿,冬天没有棉衣,也不给生火,向她们要棉衣也不给。肚子吃不饱,有时就偷着到外边买回五百元的杂面条吃。她们要我们打扫屋子,扫帚还要我们自己掏钱买。我曾在洗衣房给帝国主义分子洗过衣服。衣服都是白的。每次要分到四、五十件衣服洗。洗这些衣服只给一条(两小块)肥皂,稍洗不净还要挨骂。她们把我们工友看得连狗都不如。她们的狗每天吃面包、烹肉、白米饭。她们自己吃的当然更好。因为我挣不了钱,养不了家,我把孩子也接到这里。孩子在这里可真受了苦。我和孩子病了也没有人问。每天见了她们还要迎笑请安,她们却神气十足,带理不理。过年的时候,还得爬在地上给她们磕头。从前,在国民党统治的时候,对这个帝国主义分子欺侮咱们中国人民的工具——“仁慈堂”,谁也不敢揭它的黑幕。在这里受折磨的工友、儿童,也得不到任何人的保护。
解放后,我们知道了外面事物的变化,知道了祖国的伟大可爱,知道了人民政府和毛主席是如何爱护人民。现在我家里分到了土地。我又参加了工会,并被选为正主席。我又当了这里天主教革新组的正组长。回想到过去,我真痛恨万分,我要求政府严办这些万恶的帝国主义分子,并盼望人民政府赶快接办“仁慈堂”。
仁慈堂孤儿院工人 宋桂芬口述
(龙美汀记)


查看完整版本: [-- “仁慈堂”的帝国主义分子残酷虐待工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