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北京西什库“仁慈堂”帝国主义分子残害中国儿童的罪行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51年11月 -> 北京西什库“仁慈堂”帝国主义分子残害中国儿童的罪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思华 1951-11-30 00:00

北京西什库“仁慈堂”帝国主义分子残害中国儿童的罪行

第3版()
专栏:

北京西什库“仁慈堂”帝国主义分子残害中国儿童的罪行
 思华
北京西什库“仁慈堂”是法国天主教“仁爱会”于一八六二年创办的女孤儿院,从一九四六年起接受美国津贴。正同帝国主义者在中国所创办的其他孤儿院一样,它是一个摧残中国儿童的罪恶机关。据该院前任院长法籍修女雷树芳承认,该院自创办以来,八十九年间,入院儿童共二万五千六百七十名,死亡二万三千四百零三名,死亡率竟达百分之九十一。解放以后,这种现象并未改变。
北京解放以后,该院儿童尚有八百余名。北京大学医院曾对院中的儿童举行了一次检查,证明她们都是营养不良,发育不正常的。在四百十八名受检查的儿童中,体长只有三个合乎正常标准,一般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与正常的七、八岁的孩子一样高。体重合标准的只有十八名。有一百七十八名比正常儿童的体重差十公斤甚至差一半。
儿童们每天五时就得起床,直到夜晚七时以后方得休息。在一天中,她们要“望弥撒”、“做本分”(如擦地板等)、做活计、背诵经文。
所谓“做本分”其实是一种苦役。许多孩子由于这种苦役变成了残废。就以擦地来说,不管冬天多么冷,儿童们依旧跪在门外磁砖上用小布块蘸凉水擦地。孩子们的膝盖都长了一块树皮一样硬的厚茧。儿童王毓琴就是这样累死的。崔大杨、保灵、马玉华、戴淑琴等都因此成了残废。
除了“做本分”外,还有各色各样的生产劳役。儿童们被强迫拿起体力所不能胜任的重镢头去种菜。冬天,她们要到城外收白菜。菜上结了冰,划破她们的手臂,血直往外冒,也没有人管。夏天,她们要到复兴门外去拔草喂鸭子,火样的太阳晒得喘不过气来,饿着肚子从早晨五时一直干到午后四时。大部分儿童都是全日劳动,活计忙时晚上加工。在日伪时期有时加工到夜里一、两点钟。活计有“定额”,孩子们做不完,于是上厕所也拿着做,“散心”时也拿着做;再做不完,夜晚偷偷到厕所里去加工。这样,儿童们劳动的收入,竟占了该院收入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院里膳食非常恶劣,就是在解放以后,儿童们的伙食每日每人也没有超过一斤小米。一周岁以下的婴儿,吃的是抽去油的牛奶水。儿童不论大小,一律按定量分配食物,许多孩子都吃不饱。院里从来不给开水喝,许多孩子由于喝生凉水得了病。
儿童们经常受到各种残酷的虐待。“姑奶奶”(修女)们对没有完成工作或背不出经文的孩子,加以各种体罚:打耳光、拉辫子、拉着两个小孩的头互相碰撞、饿饭、罚跪、禁闭……。被她们认为有“大错”的,便拉到换衣室去,脱光衣服,毒打一顿。有一个叫柯妞的儿童把“姑奶奶”给她补袖口的青布片丢掉了,“姑奶奶”不答应,不给她饭吃,非要她找回来不可,逼得她跳了井。甚至有病的儿童也不能幸免这种虐待。一个名叫顺利的儿童在病中尿了炕,除挨打挨骂之外,还被罚跪在冰冷的地板上顶着尿湿了的褥子,她的病因而加重,终于被折磨死去。这些就是披着宗教外衣的帝国主义分子所给与中国儿童的“仁慈”!儿童们的卫生条件很坏。小孩院院内空气混浊,尿臭味很浓,饭厅与厕所设在一处。孩子们经常坐在便桶上吃饭。多数孩子满头满身都生了虱子,有的头痒得抓烂成疮,修女们也不给治。
在这样苦役与虐待之下,在这样恶劣的生活条件之下,儿童们的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损害。根据北京市公共卫生局的检查,该院儿童有头虱的占百分之七十五·七,营养不良的占百分之五十九·三,有痧眼的占百分之七十四·六,有疥癣的占百分之五十七·五,患淋巴腺肿大的占百分之五十八·三。
在“姑奶奶”们虐待下,儿童们有病也不敢说。等到病重了,往往不治而死。管病房的“姑奶奶”根本不负责任,有的儿童病了,卧在地上无人看管;有的在自己爬向厕所的途中昏迷死去;有的病了渴得不能忍了,自己爬起来找水喝,就摔死在地上。帝国主义分子雷树芳之流,就是这样残害着中国的儿童。甚至她们曾经让狗咬死院中的婴孩。
雷树芳等不但这样摧残着中国儿童的肉体,而且毒害儿童的思想。在她们的教养下,儿童们不知道自己的祖国,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苦,以为一切都是“神主”的意旨。雷树芳等时常对孩子们说:“你们吃的都是天主的,为天主受苦吧。”孩子们死了,雷树芳等就对活着的孩子说:“我们应该为死了的小马利亚们快乐,因为她们现在已经升到天堂去了。”
帝国主义者不仅以“仁慈”的名义掩盖他们残害中国儿童的生命,剥夺中国儿童劳力的罪恶,而且更以“仁慈”的名义干着贩卖人口的勾当。“仁慈堂”过去每卖一人索现洋六十元或玉米五、六石。有时是用欺骗的办法,把孩子骗出去的。李金花十八岁时,被骗嫁给一位六十岁的老头。蔺武才被骗嫁给一个傻子。
帝国主义分子就是这样以“慈善”为名,残害中国儿童的。这里所揭发的,只是他们的罪行的一部分。该院前院长雷树芳害怕正义裁判,为了消灭罪证,竟把全部档案和文件都烧毁了。


查看完整版本: [-- 北京西什库“仁慈堂”帝国主义分子残害中国儿童的罪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