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阳泉市任家峪铁业生产合作社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检索 - 论坛 -> 1952年09月 -> 阳泉市任家峪铁业生产合作社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赵叔翼 1952-09-08 00:00

阳泉市任家峪铁业生产合作社

第2版()
专栏:

阳泉市任家峪铁业生产合作社
赵叔翼
山西阳泉市任家峪(共三百户)铁业生产合作社在去年九月由二十七盘半背半泻式的炼铁炉、二百二十个铁业工人组成。这个生产社对任家峪村人民的经济生活有决定的作用。它把本村的运输、供销等行业都带动起来了。当地群众用“黑行(指铁业)不动,百行无用”这句话来形容它的作用。由于全体社员的努力,铁业生产社日益发展壮大。现该社正在筹备购买煤气机,安装炼铁小高炉,准备变分散落后的生产为集体的半机械化的生产。
从合伙炉到生产社
任家峪铁业生产社的发展过程就是教育农村小手工业者“组织起来”的过程。它是在一条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
该村在一九四七年实行土地改革后,就有八十四个从事铁业生产的手工业者,以十四盘铁炉为中心,组织起来,集体生产。但各炉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责任。他们把这种组织形式叫做合伙炉。两年之内,合伙炉不断发展:铁炉由十四盘增加到二十四盘,人数由八十四人增至一百九十二人。两年当中,合伙炉共生产了二百四十二万斤铁货,销货收入合一百五十四万斤小米,每个成员每日的平均收入是十斤小米。
人们的收入增加了,对于生活资料的需求也增加了。当时他们购买生活资料,必须跑到邻村去,既误工又多花钱,有时还买不上好东西。于是大家组织了一个以供应生活资料为主要任务的铁业联社。铁业联社并兼营推销铁货的业务。一年当中,铁业联社供应额达一百零五万斤小米,盈余一万多斤小米;在推销铁货产品业务中也盈余了一万多斤小米。这时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些盈余,“是分掉呢,还是留在联社?”经过大家讨论,就把这笔盈余分了。不久淡季到来,把旺季的积累分光了,淡季就难以维持再生产了。有五盘合伙炉因发不出工资而停了工,其余没有停工的也发生很大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感到了加强领导的重要性。他们找到了阳泉市供销总社,所有合伙炉的成员都加入了供销社。合伙炉都改为生产小组,附属于供销社的生产部内。
由于有了统一的领导,各生产小组的原料供给和产品推销问题都解决了。生产大有起色,各小组开始有了公共积累。这一年共盈余了九万多斤小米,除劳动分红百分之四十,福利及教育金各用百分之五,上缴百分之十外,还积累了三万六千多斤小米的公积金。社员们从此深刻体会到组织起来的好处。
原料供应和产品推销问题解决以后,大家要求进一步提高生产,改进工具,统一经营。这时阳泉市生产联合社筹委会已经成立,任家峪铁业生产合作社就在这个组织领导下建立起来了。
生产社的优越性
生产社成立以后,很快地显示了它的优越性。例如,在统一管理以前,各生产小组都有一个干部负责购买原料、推销成品、登记账目;二十七个小组就需要二十七个人。现在同样的事,只用十二个人就行了,这样就节省了十五个人力,每年还可节省四千五百万元的管理费用。生产社用社员的股金和过去的公积金定制了二十七套“木风机”,代替原有的“牛斯拜”(一种落后的扇风工具)。过去每炉每日平均出三百三十斤铁货,现在能出四百二十七斤,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九点四。这种技术改进给社员很大的教育,他们真正认识了要改进生产技术,是非走集体化的道路不可的。
生产社的工资制度更加合理了。过去各生产小组都实行平均工资制度,不问产量多少,一律以每工十斤小米计算。技术好的闹情绪,说“这是吃大锅饭”。生产社参照当地甘河硫磺生产合作社的工分包件制,实行了“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以劳计酬”的劳动工分工资制。即在各炉的销货额中,扣出百分之四点五的管理费,扣除生产社供给各炉的原料、燃料以及补助原料的费用,再扣除百分之十三的公共积累,剩下的数目就是工资,按民主评定的
“分”数比例分配。
这种工资制的优点是:工资与产量相结合,产量越多,工资越多;工资与原材料相结合,原材料消耗越少,所得工资越多;这种办法能发挥社员的创造性和积极性。
社员生活的变化
铁业生产社的巩固和发展,大大地改变了社员的生活状况。
社员的工资普遍提高了。生产社刚成立的时候,在一九五一年第四季度社员每个工作日的平均工资就增加到一万八千二百三十六元,一九五二年第一季度更增加到二万二千六百元,其中工资最高者如十六号炉的任忠连,每个工作日的工资是五万三千六百元。社员们谈起以前的工资:“事变以前每天六、七斤,日本鬼子统治的时候,只挣三、四斤,最坏的一天只挣一、二斤,刚解放的初期,每天还挣五、六斤,和现在比起来,真是天比地了。”
老社员任喜贵回忆解放前的穷困情形说:“咱过去给炉主扛了十四年的活,长年借支,天天发愁,生活还是糠上加糠,菜上加菜,一家八口人没一条被子盖,冬天夜里睡在热炕上,烫着半截身子,冷着半截身子,一夜要翻几百回身。”任喜贵这两年新做了三床被子和褥子,又做了新袍子和褂子,还买了两条宁夏毛毯,能够不断吃白面。他在信用社里存着一千斤小米,家里还有一匹洋布,四、五担小米。
这样的人家,在任家峪并不是少数;生产社社员中积存一千斤小米以上者,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生产社社员在信用社的存款共有九万五千七百五十斤小米。全村已经没有“拉饥荒”的了。该村供销合作社九个月来销货额六亿二千六百四十三万元,每人每月在供销社的购买力平均约为六万元,比附近一般农村人民的购买力高出三倍。一九五一年,该村共捐献抗美援朝捐款一千八百万元,其中生产社社员捐献的就占了一千二百万元。
再前进一步
任家峪铁业生产社是在手工业与农业开始分离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社员们已经从农民转化为手工业工人,但一般地还有很大的保守性。任家峪生产社历次改进工具,都经过很复杂的斗争。有赞成的,有反对的,但在正确领导之下,经过教育动员和实践证明之后,一切保守思想都克服了。在最近筹购煤气机,建造工厂的期间,开始时有半数社员不同意。经过酝酿教育,大多数社员才拥护安装煤气机。因此加强对社员的政治思想教育,这是该社需要努力的主要方向。
此外,进一步从多方面满足社员的生活需要,也是很重要的。“粮食加布”显然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他们已经在买座钟、手表、毛毯和皮箱了。因此供销合作社应当加强供应工作,把社员的生产和生活更好地组织起来。此外,还应当鼓励社员进行储蓄。


查看完整版本: [-- 阳泉市任家峪铁业生产合作社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