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淮河岸上的王咀村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检索 - 论坛 -> 1952年09月 -> 淮河岸上的王咀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白原 1952-09-24 00:00

淮河岸上的王咀村

第2版()
专栏:

淮河岸上的王咀村
本报记者 白原
今年八月里的一天,我访问了淮河中游的一个农村。这个村的名字叫王咀村,在安徽省的怀远县境内。按人口来说,这是一个中等村。全村有一百二十三户人家,六百六十二口人,土地二千一百多亩。土地改革后,除了一部分公地,每人大约平均分到二亩多地。
村里下着雨,道路泥泞。我从一家房子的侧边沿着一条小路拐了一个弯,走进村子里去,一眼就看见家家的门口贴着红色的纸条。一片鲜红的色彩在 雨水中吸引着我。走上一个土阶,我在一家门口停了下来。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农民,手里提着捻麻绳的棰子,脚上穿着看来新买不久的发亮的雨靴。看见我,他一边停住手上的活计,一边向我打招呼:“同志,进屋里去吧!雨又下开了。”我看着那一张红色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条条的条文,却没有标上名目。我问他:“你们贴的这个是什么?”“这是家庭计划。保证搞好生产。”他笑眯眯地瞧着我,好像有一时说不完的底细。这个农民的名字叫王保正,全家一共八口人。在他们的家庭计划第一条上写着:“全家共有二十来亩地,有四亩需要上粪的。每亩平均上两车粪。现在已经有了四车,还缺少四车。”他们计划清理屋边沟里的污泥积肥一车,用草木灰沤粪积肥两车,还差一车用拾粪来解决。在这个计划之下,全家大人小孩都分担着
一定的任务。计划书上最后写着:“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抗美援朝。”我看了一遍,觉得有一件事情很奇怪:为什么二十来亩地,只有四亩是需要上肥的呢?王保正告诉我,这些都是过去被水淹了十几年的地,上面积着厚厚的淤泥。据我后来了解,这样的土地,在全村来说也占大部分。
为着想先把自己安顿下来,我离开了王保正家,走向村政府去。村政府办公的地方设在一座祠堂的前屋里。后屋是本村小学校的课堂。村长不在,只有几个青年民兵队员正在屋子里谈着什么事情。见我一来,大家就把谈话停下来,为我去找村长。一会儿,村长来了,民兵队长,互助组长,妇女会主任,青年团支部书记,还有许多青年男女农民也跟着来了。这是因为下雨,地里当时也没有什么要紧的活,所以大家都没有下地,听见有人来了,就跑来瞧瞧。他们每人脚上都穿着一双雨靴。有的人身上穿着西式衬衣。有些女的则穿着鲜花朵朵的新花洋布衣裳。我差一点把他们当成那个城市里来的参观团。想起从前在饥饿、贫困和灾难里生活的衣着破烂的农民,我觉得有许多话想要对他们说,但一时想不出从那儿说起。“你们从前都穿雨靴的吗?”我最后问。一个靠在长桌子旁边的青年农民把一只脚伸出来,用两手把裤腿拔得高高地回答我说:“从前?从前皮鞋拉到膝盖上(打赤脚的意思)。”我问妇女们:“你们穿这样的衣服下地,不怕弄脏了?”“弄脏了洗洗。”站在妇女会主任旁边的一个青年妇女回答。我接着问她:“这样的下雨天,又不能出去,你们怎么都把新衣服穿起来了?”
“怎么不穿新的?没有旧的,不穿新的穿什么?”她这样一说,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个村子的变化,还是最近一年多以内的事情。在没有治理淮河以前,淮河的洪水年年泛滥,年年淹没大批房屋和土地。没有解放的时候,洪水来了,人们就跑到小船上去,在茫茫的洪水里飘荡着,靠撒网打鱼来勉强维持生活。解放以后,虽然有了人民政府的救济,但是战不胜洪水,人们的生活还是好不起来。现在,当你走进这个村的农民家里去时,几乎家家都还保存着一副鱼网、鱼钩和其他打鱼的家具。这些东西现在都用不着了,人们把它收拾起来,挂在家里的屋顶下面。村长王桂均告诉我,那时他们家里的一床破被,补到没法补的时候,就拼起来做被里子,另外用麻包做被面子,算做新被。当他和我谈着的时候,不知是那一家的一个小孩子在旁边插了一句:“乖乖,那时候盖的被子真重呵!”王桂均对我说:“在解放以前,能够打鱼的人家还算是好的呢。那时候,全村有八十户人家打鱼,里面有四十户刚够吃,有四十户连吃也不够。另外有四十多户因为没有小船,置不起鱼网,连鱼也不能打,只有到外面去帮工、讨饭,有的饿死在外面了。”
去年是治理淮河的第一年。幸福的日子,竟来得这样快。生活的变化,几乎是难于使人置信的。现在,在过去年年被洪水淹没的土地上,长起了一人多高的芝麻。铺满田野的黄豆的叶子轻轻摆动,人们无忧虑地期待着丰收。从去年开始,人们把过去被洪水冲毁的房屋也重新盖了起来。收获的粮食吃不完,就拿来买牲口、农具、衣服以及其他生活用品。我和王桂均在一起计算了一下,一年多以来,全村新盖了房子九十六间,修补了六十多间;新置的被子一百七十七床;新买的胶皮雨靴有四百一、二十双,还有球鞋二百四、五十双,冬天穿的卫生衣、卫生裤四十套左右;其他各种衣服、鞋袜,就无法计算了。王桂均告诉我,他一家六、七口人,前后一共做了三百万元的衣服。有一个青年农民叫王宝学,去年冬天和邻村的一个姑娘结了婚。这个姑娘的名字叫常兰英,今年二十三岁,原来家庭也是贫农。父亲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孩子。去年结婚的时候,家里送了她许多的东西。王宝学引我到他们的新房里去参观时,常兰英不在家,回娘家去了。她们的衣柜、箱、床、被褥,全是新的。在床边的一张桌子上,有一叠常兰英在学校念的课本和作业本子。因为解放以前没有办法念书,她现在才上小学三年级。从她做的作业上可以看出,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但是,只有在今天,她的聪明才成为有用的东西。
连绵的秋雨不住地下着。每天晚上,青年们在本村小学校的课室里学习完毕以后,就索性留在村政府的屋子里睡觉。他们一个挨着一个在屋子里躺下来,大家在一起唱着去年参加治淮时在工地上学会的、或是他们自己编的歌曲。歌曲回忆着过去的洪水和灾难,也歌颂着今天的新的生活。这个生活给他们带来了无止尽的、对于未来的希望。


查看完整版本: [-- 淮河岸上的王咀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