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瀚海赋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93年07月 -> 瀚海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胡玉柱 1993-07-30 00:00

瀚海赋

第8版(副刊)
专栏:中国匹克杯精短散文

  瀚海赋
胡玉柱
我出生于崂山脚下,我是枕着黄海的涛声长大的。
我爱海。
我在东海上航行过,在黄海中沐浴过,在翡翠般的如万千珠玑、万千宝岛的南海游览过。
海,是神奇的:海浪的絮语引发我不尽的情思遐想,惊涛的奔腾掀起我层叠的创造激情。你可以想象:当心灵与大海融为一体时那种不能自已的欢欣,你可以体验在磨难中由短暂转为永恒的那种悲欢。
海是博大的:当你走进大海深处,你会万念俱寂,大海喧动的风涛能涤尽你眸子里的阴翳,大海湛蓝的明镜能使你委琐的心田净化、升华。
5月,我乘列车西出兰州,驶过皋兰山,翻过乌鞘岭,进入又一片大海——丝绸之路的戈壁瀚海。这里宁静、高远、粗犷、豪迈,同样令人冲动、令人感奋、令人顿悟!
祁连冰川、沙漠驼铃、戈壁驿站、古长城烽堞垛口,此情此景会使你遥想张骞的劬劳、玄奘的艰辛、霍去病的骁勇、林则徐的凛正……生命的进取,伟大的进军,多么需要沙漠远征之坚韧!
大漠沉雄的风,拍打着我,推动着我,疏勒河谷卷来的浩荡沙涛几近嘲弄地摇撼我、敲击我。
在这亿万年的洪荒沙海面前,在这苍茫浑沌的背景下,你会最真切地感到太阳的硕大、月光的皎莹、历史的永恒。
这是一片以“春风不度”驰名、只生长骆驼刺和沙棘花的干涸的海,年降水量几乎是零。一位老农告诉我:当地为种养一棵树,需挑几千担水,几年功夫才能成活一株,人对严酷自然的宣战和进击显得何等孱弱。然而,一个个生命,一代代生命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结成的生命链却何等强劲有力——像瀚海之舟骆驼,昂首云天,高扬坚进的生命帆旌——“瀚海明珠”嘉峪关、酒泉、敦煌这一个个绿洲,一座座丰碑,是一首首拓垦者的奏凯曲。“生命是完成使命的载体”,她们印证了一代代追求光明、幸福的戈壁滩人立体生命的质感。
我爱海。
我爱真正意义的海,也爱沉雄浩瀚的戈壁之海。
我们的时代、生活也无异于海,同样波卷浪飞,生活的风涛同样在不停地摇撼着我们。
大海啊,你汹涌吧,只有敢于扬帆启碇的船儿,才是最美的船儿。
生活啊,你澎湃吧,只有挺立于飞涛中的人生,才是最美的人生。
无论是瀚海里的还是生活中的浪涛,都把美态和光彩,赐给了自己的征服者……
(作者单位:山东济宁日报社)


查看完整版本: [-- 瀚海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