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战士知音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93年07月 -> 战士知音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王林林 1993-07-30 00:00

战士知音

第8版(副刊)
专栏:

  战士知音
王林林
今年5月5日,是我国已故著名左笔书法家费新我先生逝世一周年。日前,苏州驻军某部官兵纷纷前往费新我故居,缅怀这位“战士知音”。
1980年春,苏州驻军某部在全军首创了“战士之家”,聘请费新我为艺术顾问,他十分高兴地接受了聘请,从此,他与部队结下了不解之缘。“战士之家”第一次举办首届战士书画艺术展时,他风里来雨里去,帮助构思展厅,设计版面,装帧镜框,实在支撑不了,就在展厅边上打个盹,战士们让他休息,他总是微笑地说:“与你们整天操枪弄炮相比,这算个啥。”他忙里忙外,既当讲解员,又给来宾介绍战士的书画功底,并即兴挥毫“甲帐腾辉”赠给部队,赞扬军营人才济济、藏龙卧虎,表达了他对部队的一片真情。他传授书技,绝不藏私,而是倾其所有。有时少数官兵因人多没有听清,他总是不厌其烦给他们开小灶。
费老既讲书法体会,又讲学书法应具备的书德,还用自己50多岁时,右手患病,他克服重重困难,百折不挠坚持用左手刻苦练习书法的事例,以引导官兵刻苦学习。战士胡建生,天生酷爱书法,费老欣然收他为弟子。两年后,小胡的书法就获得南京军区书法比赛二等奖。南疆伤残战士李爱华来信诉说自己克服伤残困难学书法,渴望费老给予帮助指导的愿望。费老立即致函予以鼓励,而且从此以后每月写一封信,为小李传授书法技艺。十多年来,费老为部队官兵学习书法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从士兵到将军,有一百多人受到他的指点,相当多的官兵还加入了省、市书法协会。
1983年夏,费老在南京军区三所住宿,所长闻讯后,挺不好意思地请费老为招待所20米宽的餐厅补壁,费老欣然允应,经过反复构思,将大幅宣纸铺在水泥地上,不顾年老体迈、蚊叮虫咬、炎热酷暑,连续半天趴在地上,一气呵成,终于将毛主席《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著名诗句书写在宽十米、高四米的巨幅宣纸上。费老的书德和他的书技一样优良,他对大幅作品一丝不苟,对小幅作品也同样严谨认真。一次,他在某部指挥二连授课,结束时,无意中发现连队俱乐部几个字的笔划有些破损,他立即让战士拿来笔墨,指导员劝费老下次来再写,他执意不肯,坚持把“军人俱乐部”五个字写满意后才离去。
费老年事已高,严重的支气管炎和心脏病又常常逼得他卧床不起,每写一幅字,都要付出巨大体力。为此,江苏省国画院为了他的健康,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打扰费老。可是,对于部队的事情费老却总是乐呵呵地接受下来。一次,部队新建的画廊需题名。电影队长慕名登门,谁知费老卧病在床。费老闻讯后,立即起床,抱病题写了“电影之窗”和“宣传画廊”八个字。
1991年夏季,费老从电视屏幕上看到人民解放军奋力抗洪抢险的镜头,一颗对国家对军队赤诚之心,使他无法入睡,他挥毫写下“洪水无情党有情,军民抗洪救灾齐同心,子弟兵情最深,是战胜大灾的主力军”的条幅。在总政歌舞团李双江、郁钧剑、董文华来苏州演出之际,费老手扶拐杖、满怀激情,健步登台颂读条幅,并将条幅亲手交给李双江同志,请他转交总政治部,献给全军指战员。他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剧场,博得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费新我先生一生与部队有着浓厚的感情,就在他逝世的前几天,他还念念不忘部队,表示病愈后,要用他的作品换来资金,在苏州驻军某部营区中央,用红粉色花岗岩石头,垒砌一座假山,由他挥毫题写岳飞《满江红》,然后镌刻在石头上,在假山周围分别用20块同样的石头,镌刻由他题写的20幅以歌颂党、歌颂人民军队为主题的书法作品,并打算取名为“碑帘”。由于病魔的折磨,这一美好的愿望没有能够实现。
费新我先生虽然被病魔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使部队官兵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但他的精湛书法艺术和优良的思想品德却永远留在战士的胸中。


查看完整版本: [-- 战士知音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