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大酋长访问记 --]

人民日报1946-2003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 1993年07月 -> 大酋长访问记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温宪 1993-07-31 00:00

大酋长访问记

第7版(国际副刊)
专栏:

  大酋长访问记
温宪
在距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约四十公里的北部丘岭地区,我登门造访了当地的大酋长。
大酋长名叫姆亚威伊。得知有客来访,他连忙开门迎接。客厅三面摆着沙发,墙角处放着一架老式音响,墙上布置着主人年轻时着西装打领带的照片、各种花鸟工艺品和耶稣受难画像等饰物。大酋长面容清癯,言语温和。面对着来自遥远东方的不速之客,他显得有些激动:“哦,中国,中国是我们的老朋友。”
我们像老朋友一样一见如故地谈起来。“我管辖的地方和人口很大很多哩,”大酋长说,“在我的属下共有五十八个头人。”每个头人又通常管辖着约二十户人家,保守地估算起来,姆亚威伊大酋长属下至少有着上万人口。“我们这儿的总统是民选的,但酋长是由长子世袭的。”
当地酋长的权力已不像过去那样包罗万象,而主要是负责审理一般的民事纠纷和主持传统仪式。姆亚威伊说他的“法庭”就在附近,随后便打着赤脚带领我们前去观看。那实际上是一间用石棉瓦铺顶的简陋平房,房子的一端是用水泥砌就的一个一尺多高、五六平方米见方的高台,高台对面是一个类似A型的水泥座,房间另外三边墙根下建有同样的水泥座。大酋长解释说:“比如在审理一个女孩未婚先孕的案件时,我和另外两名助手就坐在高台上,被告的男人就坐在A型水泥座中的横杠处,原告的女孩和其他证人坐在两边的斜杠处,观众则坐在墙边的座上。我要严厉地讯问那个被告男子,如果真是由他惹出的麻烦,我要对他罚款五百津元(约合一百美元),然后把这些钱交给女孩的父亲。那些出了麻烦的人都愿意在我这里把事情了结,因为如果事情闹到地方法院去,他们可能被罚一千津元。但我只管这类民事纠纷,犯罪或流血案件就只能交由地方法院处理了。”
大酋长还讲述了当地红白喜事中的一些风俗。传统的婚礼其实很简单:新人与亲友欢聚一堂,从早聊到晚,只需备些啤酒和肉。新人要当场给所有过去有恩于己的人发“份子钱”,其中给双方父母的钱一千至三千津元不等。所有在场的人都要千方百计找出理由说明自己与新人的关系非同一般,由此讨得一份喜财,也因此生出许多话头和趣事。在这种场合中,新娘的父母总会向新郎追问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偷偷看上我美丽的女儿的?”招架不住的新郎则只好用更多的喜钱设法堵住老人们的嘴。“这里青年男女的婚姻决定于媒妁之言还是自由恋爱?”我问。回答是自由恋爱。“如果我的妻子亡故,我还可以娶妻子的妹妹为妻”,酋长说,“为的是照料留下的孩子。但这一定要她本人愿意。”
姆亚威伊大酋长一年中所主持的最隆重的仪式便是每年雨季开始前的求雨仪式。届时四方百姓要在传统圣地集资酿造啤酒,伴之以载歌载舞和宰牲。宰牲仪式上的牺牲者通常是一只羊。如果羊在受宰过程中安静无声,则标志着来年风调雨顺,否则便不是好兆头。那是为什么?“因为耶稣受难时就一声未吭。”大酋长解释说。
天色已晚,只好打断话头与大酋长依依告别。大酋长连连挥手说,“我真希望有一天能到中国去!”


查看完整版本: [-- 大酋长访问记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