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阅读
  • 0回复

巴黎被“困”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96-06-30
第3版(国际副刊)
专栏:身边事

  巴黎被“困”记
杨学锋
我们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辆老型号的大众牌面包车,在访问德国十几天的奔波中没有出事,却在我们从巴黎西郊的凡尔赛宫返回巴黎市区的途中“抛锚”了。当开车的赵先生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说“档全乱了”时,我的心也乱了。因为这不光要耽误我们在巴黎的行程,还将意味着明天赶飞机时没有车送了。
最急的,还是为我们开车的赵昌来先生。这位来自台湾省、在德国特里尔留学的“打工”研究生,头上立刻冒出了汗水:“这可怎么办?!”
忽然,他像记起了什么,在车上的工具盒里翻了起来。“有了!幸亏带在身边!”看他那惊喜的样子,我们却似在云里雾里。
赵先生拿着一叠印刷精美的单子告诉我们,在德国,他加入了一个“驾驶员俱乐部”,这是一个带有保险性质的组织。凡加入该组织者,每年只要交上30马克(折人民币不到200元),便可享受该机构的保险。如果驾驶的车(不管属不属于你)在半路上抛锚,该组织接到电话后会很快派拖车将有故障的车送到修理厂,并派一辆相同大小的车让你完成行程。待你办完事情后,他们再用修好的车将车换回。
赵先生说:“如果是在德国的任何一地,只要我一个电话,半小时就可解决问题,可这是在法国,不知道能不能行。我们去找部电话,与德国联系一下再说。”
5月初午后3点半钟的巴黎市郊,已有些闷热。加上被困在路上,代表团成员个个焦虑万分。为了躲避太阳,有几位干脆跑到附近一个小树林乘凉。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赵先生和范先生匆匆赶了回来:“我们已经和德国有关机构联系上了,那边说该俱乐部在巴黎没有分支机构,只好让远在法国南部的分支机构来处理这件事情。估计需要些时间,你们先乘地铁回市里,晚上7点在埃菲尔铁塔北侧集合。”
在他们的指点下,我们将信将疑地乘上了地铁……
在巴黎市区观光游览,几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地溜过去了。当我们如约赶到埃菲尔铁塔北侧,已经是夕阳西下。我们在路边看着手表:6点50……7点!看来赵先生的“保险”没戏了!
我们正焦虑不安,突然,一辆新型乳白色雷诺面包车停在我们跟前。只见赵先生兴冲冲地从车里招手:“我们来了!”
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上车后,赵先生告诉说:“要不是拖车找错了地方,我们来得可能早些。”原来俱乐部在法国南部的分支机构接到通知后立即带着拖车找到他们,把那辆大众车拖到了修理厂,又让赵先生到俱乐部指定的出租车公司开回了这辆雷诺面包车。
面包车上的高级音响播放着欢快的乐曲,仿佛诉说着我们被“困”遇“救”的心情。
赵昌来先生还告诉我们,要不是我们的食宿已经安排好,他还可以享受由俱乐部负担的三星级宾馆的食宿。
第二天一早,赵先生驾驶着雷诺面包车把我们送到欧洲第一大机场——法国戴高乐机场,然后继续开着这辆车回德国去了。他告诉我们不必担心两辆车的交换。等那边把车修好,会有人找来换的。
事后,我对德国社会保险体系的信誉、效率和方便,引起深深的沉思……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