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0阅读
  • 0回复

西班牙人民的斗争在继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5-11-01
第3版()
专栏:

西班牙人民的斗争在继续
西班牙 阿尔格拉德
西班牙和中国是两个彼此距离很远的国家,甚至可以说远到极点。但是每当我注视一幅世界地图的时候,我看到北纬四十度就好像一条彼此可以通话的交通线一样,把我们两个国家联在一起。
然而,各国人民之间不是用经线或纬线来彼此联系,而是通过争取自由的斗争来互通声息的。
一九三六年,西班牙人民为了保卫自己的正当权利,向借助于外国势力企图扼杀民主胜利的封建和反动阶级,进行了革命战争。在这个时候,西班牙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通过心情上的共鸣,彼此更加接近。
各国人民之间的互通声息,虽然都是心情上的共鸣,但由于不同的环境和各民族自己不同的发展,却各自有所不同。一国人民的斗争在其他国家的人民中引起同情,而当这个斗争成为另一国人民的斗争典范的时候,这种同情就会百倍增强,就变成为一种鼓舞、支援和原动力。
在我访问中国的期间,我就看到了这种情况的具体证明:这是一幅一九三七年在延安拍摄的照片。照片上有一所建筑物,在门上有一张笔法还不很纯熟的“向英勇的西班牙人民致敬”的标语,墙上有炭笔写的“向西班牙人民学习”。
这幅照片上所照的一定是一个大会进门的地方,这个大会是在向马德里的抗敌和西班牙人民的英勇致敬,同时,也是为了鼓舞中国人民进行自己的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当我在中国各地访问的时候,人们多次向我提起并联系当年中、西两国人民所进行的斗争,当时我们两国人民的敌人虽然名称不同,但他们在方法、思想和野心上都是有很多相同之点的。柏林—罗马—东京的法西斯轴心企图首先征服我们两国人民,然后再征服其他各国人民。
不幸的是,我不能再继续这个对比。从那个时候起,我们两国人民的历史发展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进行斗争并取得了胜利,西班牙人民当时遭受到暂时的挫折,现在仍在为争取胜利和争取自由而进行斗争。
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多洛雷斯·伊巴露丽同志曾说:我们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九年的革命战争是一首“西班牙人民保卫民主自由、民族独立和民族主权的光荣史诗”。
西班牙反动派自己并没有力量来推翻西班牙的民主政权。他们求助于希特勒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这两个国家立刻就看到控制西班牙将是它们征服世界计划的一个战略性的胜利。在西班牙人民暂时的失败中,全世界的反动势力都曾用它们已经非常肮脏的双手参加了肮脏的勾当。有些直接地参与,另一些比较掩饰着它们的参与行为,像那些所谓“民主”国家:英国、法国、美国,它们看到西班牙共和国会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而感到惊慌。
战争结束以后,西班牙开始遭遇到严重的苦难,遭遇到我们有史以来最血腥的恐怖统治。佛朗哥政权残杀了数以千计的工人、农民和民主的知识分子;监狱和集中营里关满了人,摧毁了工会组织,禁止进步党派活动。他们用秘密警察的力量,在经济上依靠金融寡头、大地主和教会,在政治上通过法西斯的“长枪党”,来统治西班牙。
希特勒德国的失败对佛朗哥和他的政府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佛朗哥转向了美国。佛朗哥和他的政府依靠外国的援助取得了胜利,而且没有这种援助就不能继续存在。西班牙大地主、银行家和垄断资本家今天都和美国资本家密切联在一起。佛朗哥集团就是这些人的工具。
佛朗哥集团给西班牙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工人阶级、农民、知识分子和小资产阶级。这就是说除了带来了恐怖、镇压、愚民政策和剥夺公民权利之外,还带来了极端的饥饿和贫困。
根据一九五三年的统计,钢的产量还没有恢复到一九二九年的水平,铁的开采量比一九二九年降低了百分之四十六点五。棉纱的产量比一九三六年以前降低了百分之五十九。
从一九三九到一九五二年间,农产品每年的平均产量为一九三二年到一九三五年间每年平均产量的百分之七十九点九。从一九三二年到一九三五年这几年中,平均每个西班牙人有一百公斤的农产品;而在一九五三年时,平均只有六十二公斤。
今天西班牙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欧洲最低的水平之一。工人的工资比起一九三五年来要差三、四倍。妇女的工资比男工的工资还要低百分之三十。对于童工的剥削,是在童工能力所担负不了的工作中进行的。像在西班牙这样一个人口大约二千八百万的国家中,就有三百万的农业工人失业。教师、教授、公职人员的薪资少得可怜,为了要维持生活,他们不得不找些副业来做。小型的工商业不能维持,最后都走向破产。
另一方面,金融寡头属下的银行、公司、垄断企业所得的利润却增加了,而且一年比一年增加得快。
西班牙的民主力量失败之后——自然,这失败是一个沉痛的打击——共和国的社会党、无政府党等党派都感到悲观失望,对前途缺乏信心,以为至少在五十年中西班牙不可能再实现民主。只有共产党始终认定佛朗哥政府是一个恐怖与血腥的政权,这个政权是不稳定的,是不能持久的。共产党重整旗鼓,克服了当初由于不可避免的情况而造成的解体的后果,开始在西班牙内地竖起了抵抗的旗帜。
敌人使用了各种手段,从挑衅到谋杀,从派遣特务分子到我们的党内来到使用坦克车去攻打游击队;但是很明显,他们并没有能击败我们的党,也没有能遏止人民的斗争。恰恰相反,党在斗争中锻炼得更坚强。由于党的领导,这种斗争日益开展,而且收效日益宏大。党在山区之间把分散的游击队组织起来了,出版地下刊物——在全国各地至少有二十种地下报纸——,把党各地的支部及领导机构都组织了起来,一九四七年五月党就能够在欧乌兹加底的工矿地区领导了一次总罢工。
在一九四○年至一九四八年这段困难的斗争时期里,党内涌现了许多斗争英雄,如克里斯蒂诺·加西亚、罗萨·比亚、拉兰尼亚加以及许许多多数不尽的英雄。不论他们是在监狱中就义或是在战场上牺牲,他们都是我们的党和西班牙人民的荣耀。这样的斗争加强了我们的抵抗运动,并从反动势力下把千百万与游击队保持联系的农民拯救出来,同时也使人民认识到,同佛朗哥政权作斗争是可能的。
但是从党这方面来说,党当时还在孤军作战,认为以它的努力与英勇行为将能把所有的人都团结到这场斗争里来,它忽略掉如果在斗争中不动员群众,无论作怎样的英勇努力,也都是不够的。
接着下一个斗争时期就开始了,党为组织群众而斗争,到群众中去工作,到群众自己的组织中去工作。这时佛朗哥政权建立了他们“直线工会”的组织,这是法西斯性质的工会,在工会的各种产业中,上下层都混在一起,工人与厂主,被剥削者与剥削者都并存在一个工会中,参加工会是强制性的。党的新路线就是在这些工会中去工作,无论什么性质的群众组织,党都派人去工作。这个政策的重要成就是造成了一九五一年巴塞罗那的大罢工,这次罢工曾使佛朗哥政权为之动摇。
尖锐的经济危机,群众对佛朗哥政权的不满,以及由于佛朗哥追随美国战争政策而引起的焦虑不安,这一切因素使西班牙各城市团结起来造成一次巨大的抗议运动;特别是在巴塞罗那,在这里所造成的高潮是为期一星期之久的大罢工。曾经有一个时刻罢工者占领了这个城市,镇压的力量抵挡不住群众的进展。佛朗哥和他的政府惊惶失措,不得不派兵和舰队前来增援,以遏止这个运动。这次罢工是团结的胜利。
多洛雷斯·伊巴露丽曾在若干场合中一再说明,巴塞罗那的大罢工是西班牙人民斗争的一个新时期的开始。这个论点在实践中已经得到了证明。
从那个时候起,佛朗哥政权的危机进入了尖锐化的时期。反对佛朗哥政权的情绪,过去由于恐怖政策的缘故,或多或少是隐蔽着的,这时却已经明显地表现出来了。巴塞罗那的大罢工引起了人民广泛的同情,以致在他们的压力之下以及在国际运动的压力之下,佛朗哥不得不释放罢工的领袖格利戈里奥·罗培兹·雷蒙多,否则雷蒙多是很可能就像前数年许多其他的人一样被枪杀的。像雷蒙多的例子不只一个。  广泛而一致地对佛朗哥政权表示唾弃的情绪,使得这个政权的政治团结瓦解了。佛朗哥的法西斯政党长枪党现在几乎不存在了。人们对这个政党深痛恶绝的情绪是如此的强烈,甚至一些老长枪党员也觉得戴着长枪党的符号和证章到街上去走是一件不体面的事。西班牙的资产阶级看到佛朗哥朝不保夕的情况而感到惊惶,他们开始在找一条出路以便保全他们的利益。因此,在这个政权之内就出现了各种“反对”的党派,如像保皇派、传统派和企图组成一个像意大利那样的天主教行动党。
一九五三年九月,佛朗哥与美国签订了一个协定,为美国帝国主义打开了西班牙的大门,使西班牙的资源、交通、海空军基地、武装力量完全替美国帝国主义服务,事实上是把西班牙变成美国侵略计划中的战略基地和殖民地。
佛朗哥以为签订这个协定可以改善他的处境,但是这个协定只是加深西班牙社会的矛盾和激起西班牙人民的爱国情绪。面对着把西班牙这个国家出卖给外国这个事实,面对着一次新的侵略和使西班牙成为战争工具这一事实,人民争取独立与和平的情绪大大高涨起来。这对于共产党所倡议的组成全国反佛朗哥的阵线将起很大的鼓舞作用。
去年西班牙共产党召开了第五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具有重大的意义,不仅由于可以看出目前反对佛朗哥政权斗争的情况,而且也因为可以看出未来的西班牙民主政体。第五次代表大会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通过一个民主纲领,这个纲领,正如多洛雷斯·伊巴露丽所说的,可以“团结一切反佛朗哥政权的力量,可以成为一个民主西班牙的旗帜和纲领”。
西班牙民主运动的弱点之一就是缺乏团结。在各个不同的时期中,为团结而进行的斗争是西班牙共产党的重要任务。自从这个纲领公布之后,就向团结跨进了一大步,团结正是胜利的前提。
西班牙人民一直反对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佛朗哥政权的血腥独裁。在这些年代中,西班牙人民没有片刻停止他们反对佛朗哥政权的斗争,有时是每日出现的小规模行动,有时是群众的大规模行动,有时是像巴塞罗那、马德里、判普罗那、毕尔巴鄂等地方的大罢工那样的行动。今天佛朗哥政权已十分不得人心,人民弃绝它的情绪已十分普遍,以致使资产阶级要认真考虑代替人的问题了。他们现有的解决办法是君主政体,如果可能的话,就保留佛朗哥,不可能的话,就不要佛朗哥。
他们想背着人民,就在政府的上层实现这样的变革,不依靠人民,并欺骗人民。但是改头换面是欺骗不了西班牙人民的,西班牙的人民是有政治经验和斗争的传统的。
经济危机日益加深,不满的情绪日益增长,抗议的行动也愈见增多,党在群众中的影响日渐高涨,争取和平与民主的思想在社会各阶层中争取到日益增多的人数。现在的任务就是组成团结全国人民来进行斗争的反佛朗哥的全国阵线。
在争取团结的斗争中,苏联日益增长的影响和威望,苏联的不断为保卫和平事业所进行的斗争,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成就,都起了巨大的作用。更不用说,新中国在从外国帝国主义和一向为帝国主义服务不遗余力的人——像佛朗哥一样的人——的手中解放之后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也都起了巨大的作用。
一九三七年在延安举行反对日本侵略大会会场墙壁上写着“向西班牙人民学习”。我相信今天在西班牙也在举行反对美国侵略的地下大会,如果不是公开集会的话——因为公开的集会是不可能的。我也相信,在举行这种大会的会场中,某些墙壁上也可以见到这样的话:“向中国人民学习。”
是的,西班牙人民在争取和平、独立与民主的斗争中,中国人民是一个范例,是一个最可贵的支援。      (本报特约稿)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