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3阅读
  • 0回复

书报评介 文艺杂志二卷六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7-02-26
第4版()
专栏:

  书报评介
文艺杂志二卷六期
文艺杂志二卷六期出版了,该刊于去年创刊,至今已整整一年。这一年,它的成绩是很大的,以文艺形式服务了实际斗争,吸收与团结了大批文艺写作者的执导,并鼓励与培养了不少实际工作干部动手创作,开辟了群众性文艺运动的基础。而且,它实践了与继续实践为工农兵服务的总目标,有不少作品,紧紧抓住了人民的战斗、人民的翻身等主题,现实性的强烈,是它一贯保持的特色。
像人民战士不断努力改进自己杀敌技术一样,文艺杂志也不断在改进中。二卷六期可能给读者最大的印象:作品都相当整齐,且有不少是生动地反映了现实。从中让我们深切感到:不应单单是成一本杂志,应该看成:它是一本控诉书,是一本人民英雄的赞美诗。大恶霸蒋介石所给予人民的是无尽的痛苦和悲愁,过去是如此,现在还是如此,《永远挂在我心上的肉》(润苍)、《爸爸回来了》(林十柴)、《猎人之母》(柯岗)、《逃难者》(舒天巩)等都是些只是凄惨的故事和诗篇,而是对大恶霸蒋介石的强烈控诉,充溢了高度的憎恨,这种憎恨可以激发战斗者的意志。
懂得憎恨,才更懂得爱。《暂停沁河》(棘木)、《小民兵》(李紫)、《前线英雄故事》(炳如写)、《打断了胳膊还是求上火线》(河田写)等,描绘了人民英雄不屈的性格,就是从对大恶霸蒋介石的憎恨和对自己生活的爱、土地的爱、父母妻子的爱,自觉成长起来的。这些作品生动地描绘与纪录了这样的英雄人物,这是文艺杂志的现实性与战斗性更加增强的表现。
文艺杂志今后努力的方面,像“该刊一年回顾”所说,它将来:一、采取直接为工农兵服务的方法,努力多写点老百姓能懂能读的文字;二、展开研究批评,并大胆的写,大胆的发挥创造性。该刊显然已开始注意开避这一门径,几篇诗都能做到通俗易懂,如《猎人之母》即为较好之作。在剧作方面,尽量的“剧话”,是从几处剧本(《李自成》和《保卫好时光》等)实际的分析出发而又贯穿了理论指导,有不少精辟的见解。文艺杂志的这些努力,对太行文艺运动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好处。(波)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