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阅读
  • 0回复

卡其泉村的一天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6-09-01
第5版()
专栏:

卡其泉村的一天
张沛
五月末的一个早晨,我们出发到布拉格西边五十多公里的卡其采村去。大概昨晚落了一阵雨,空气特别新鲜,车子在樱桃树和苹果树的花丛中穿过,又进入菩提树的林荫中,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平坦公路上旅行已经是一件快事,何况又在这晚春的五月。
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在卡其采村“新生活”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办公处门口停下来。身材高大穿着长筒胶靴的合作社副主席斯塔伐克出来接待我们。我们进了一间很宽大的屋子,中间放着一张长桌,大概是开会的地方,旁边放着两张办公桌,打字机滴答滴答的响着,一个二十岁左右棕色头发的姑娘正在紧张地工作着,我猜想她也许是合作社的会计员。
我们坐下来,斯塔伐克同志开始介绍这个合作社的一般情况。他首先叙述了合作社是1953年把三个小合作社合并成立的,这三个小社是1951、52年先后办起的,当时只有八十公顷土地,现在变为合作社的三个生产队,共有一千公顷的土地,五十六个农户(工人家属参加合作社的,不列入农户里面),一百八十五个劳动力,其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卡其采村的第一生产队是最大的,拥有五百一十七公顷土地,本村90%的农民都已参加合作社。
斯塔伐克接着抱来一堆各种各样的表格,说明合作社的生产也是按计划办事的。这些表里有详细的种植与收割的时间表、施肥的计划表、在哪些土地上运用新耕作方法的计划表等等。接着他又讲到合作社有六百九十头牛,其中三百头是奶牛,其余是肉食牛;七百多头猪,一万多只鸡、鸭,其中有二千五百只下蛋的母鸡。去年全社一共作了十万个劳动日,每个劳动日得现金二十六个克朗,另外有一公斤大麦、一公斤小麦、半公斤燕麦、两公斤土豆,总共约合三十个克朗。男劳动力每年可作五百到六百个工作日,可得一万五千到一万八千个克朗。相当于一个中等技术工人的收入。
我们是第一次在捷克斯洛伐克访问农业合作社,很高兴听他讲到合作社有这样多的土地、牲畜和家禽,而社员们的收入是相当丰富的。可是对有些情况,在我脑子里一下子还不完全清楚,比如,一百多个劳动力怎样伺弄得了这么多的土地和牲畜?为什么合作社社员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卡其采村有将近一千人口,而合作社总共只有五十六户,为什么说90%的农民都已参加合作社?
“现在请你们去看看我们的合作社!”斯塔伐克站了起来说。我们出了办公处,沿着村子的街道走了一截路,像捷克斯洛伐克的其它村子一样,街道两旁有小商店,有挂着漂亮窗帘、窗口放着花盆的二层楼的住宅,孩子们在街上骑着小自行车玩耍。大概这个村子第一次有中国人来,男男女女都跑出来看我们,向我们问好。
斯塔伐克同志首先领我们去看家禽组
(有十四个人)的电孵场,机器很新式,每次可以孵出一万个小鸡,合作社经常拥有几万只小鸡小鸭陆续出售。管理这个电孵场的一个中年妇女热情地给我们讲了电孵的过程。
从电孵场出来,要走一段路去看合作社的暖房,路上经过合作社的牛奶场,几辆载重汽车正在装运牛奶。乘着走路的空闲,我又和斯塔伐克攀谈起来,我是想把刚才在办公处谈话中的一些问题求得解答。经过了他的说明,我才明白了,原来这个合作社的一千公顷的土地,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种牲畜的饲料,因为从合作社的收入来看,牲畜、家禽是主要的(以后我们在农业部谈话时,具体了解了牲畜几乎占合作社收入的一半,而农作物只占三分之一),饲料的伺弄比种粮食要省工些,同时本村的农业机器站有十三部拖拉机,其它联合收割机、种土豆的新式方形播种机等还有很多,田间的人工劳动已经很少,所以劳动力一般是够用的。卡其采村靠近克拉得诺煤矿区,因此村子里的一千人口中,很多是矿工和其它服务性的人口以及教师等等,农民反而不多。以后我们在其它地方也遇到这种情形,乡村居民并不都是农民,甚至有的村子主要不是农民而是产业工人。为什么三分之二的劳动力是妇女?这是因为有一些矿工的家属也参加了合作社的生产。
接着我们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参观了合作社暖房、鸡舍、小牛住的地方。暖房一部分是冬天种蔬菜用的,一部分是种花的,这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捷克斯洛伐克人家家户户都爱花、养花,合作社没有个花房是不行的。管理花房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见了我们特别高兴,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把据说是印度移植过来的大白花。原来他的侄子是一个技术人员,现在正在中国帮助我们建设,所以见了中国人特别亲热。鸡舍是设在靠山坡的地方,是一长列整齐的小房子。斯塔伐克说,这地方风大有些冷,还准备给鸡搬家呢。最有意思是小牛住的地方,大概总有几十条刚刚生下不久的小牛集中在一起,每条牛都有自己漂亮的名字。斯塔伐克说,这是苏联养小牛的新方法,效果很好。办法是小牛生下以后几天,就让它和母亲分别,喂给牛奶、饲料,单独生活,这样长得快,每天能长一公斤的肉。
已经快到下午一点钟了。本来安排我们在合作社办公处吃午饭,陪我们的“红色权利报”的斯丹让同志忽然想起时间很宝贵,为什么不乘吃饭的时间,去拜访一个社员的家庭呢?这个提议我们当然非常赞同。
于是我们临时闯进了一个丈夫是合作社的运输员、妻子是合作社的饲养员的农民家庭。
丈夫外出工作了,只有妻子格拉奇诺娃在家。她把我们安置在楼上的客房里,里面有一间是卧房,还有一间是三个小孩住的。房子的样式按照我们的叫法是西式洋房,粉刷得很漂亮。房间里的设备也很好,地板上还铺着漆布,靠右首的墙壁放着一张可以当床睡的沙发、一只很大的短波收音机,左边有个装着三只电炉的新式电灶。看了主人住着这样好的房子,我们就问起她的生活情况。她说合作社社员的生活都和她差不多。去年她和她丈夫一起,劳动收入有三万六千克朗,钱花不完,所以现在订购了一辆汽车。另外有十七户农民,也预订了汽车。因为买汽车的人太多,所以差不多总要在前一年预订。正在说话时,她的十四岁和十二岁的两个女儿先后放学回来了,很安静地坐在旁边听我们讲话。
在吃午饭的时候,我独自想着,这是一个很好的农业合作社,可是它是怎样办好的?现在还有些什么困难?我把我的想法提出来,问斯塔伐克能不能给我谈谈这方面的情况。他马上答应了,不过他说他本来在两点钟要开一个会,现在要回去通知另外的人说他不参加了。这使我很不好意思,于是马上对他说:“不能耽误你们开会,我们改期再谈吧!”斯塔伐克很爽直地回答:“如果我到中国去访问,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想你一定也会牺牲开会来和我谈话的吧?”
过了十分钟,斯塔伐克回来了,我们
开始了第二次的谈话。女主人格拉奇诺娃给我们每人面前倒了一杯葡萄酒,斯塔伐克像前次一样不慌不忙地来回答我的问题:
“办好一个合作社,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开始的时候可真没有多少人相信合作社的好处,加上过去的富农、磨坊主、地主在暗中散布坏影响,当时是很困难的。你知道在我们这儿有些农民在战前就已经用机器种地,所以光是拖拉机还不能吸引农民来参加合作社。加上有些人信教,他们只相信上帝会给他们幸福,而不相信合作社。
“开始时村子里只有几个先进分子打先锋,宣传合作社大生产的好处,宣传劳动得多报酬一定多,还宣传合作化的美好远景。于是参加的人慢慢地多了,有了四十个人、八十公顷土地。这是在1951年。但是要农民从思想上把地界取消,真是一件难事,加上我们自己犯了急性病,对农民有些强迫,结果合作社的发展反而停滞了。以后党纠正了这个错误,使党员们认识到对农民只能采取说服教育的办法。到1953年合作社大大发展了,因为农民亲眼看到了合作社的好处:个体农民平均每公顷土地每年只能收获六十公斤牛肉,而合作社每公顷土地平均每年能收获一百三十公斤牛肉。因为合作社的经济一直上升,社员的收入增加了,大家才信服了。
“我们的合作社能办好,国家的帮助有很大的关系。国家贷给我们二百万克朗,作为生产资金,分期还清,利息很低。另外,国家机器站帮助我们用机器种地,比我们自己用马种地便宜得多,犁一公顷地只要二十三个克朗,不给现钱,只给农产品或者畜产品,比如给鸡蛋,又是按照市场价格计算,所以对社员很有利。此外,工人对我们的帮助很大,为我们进行义务劳动,送给我们农具。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共产党的领导,是党指出合作化的远大前途,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是党想各种办法来帮助我们解决。现在每个生产队分成几个作业区,每个作业区有一个党的宣传员,同时也是党的小组长。合作社一共有八十个党员。
“虽然现在合作社已经发展得不错了,社员们能纷纷买汽车了,但是还不能说每一个农民都彻底认识了合作社这条光明大道。不久以前,有两户农民要求退社,我们按照他们的自愿,一点没有留难,让他们在社外再看一看。教育一个人总得有个过程呢!”
谈到这里,我感觉斯塔伐克是一个懂得党的政策很能分析问题的同志。最后,斯塔伐克同志还谈到了中国。他说:“我从小就喜欢地理和历史,我知道中国人民过去非常苦。当你们把蒋介石赶跑时,我们高兴极了。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建设和技术发展得很快,你们经过血的斗争,你们每增加一部机器都使人感到力量。你们的国家那样大,资源那样丰富,将来发展的前途真不得了。”
斯塔伐克同志用这些衷心的友好的话语,结束了自己的谈话,并举起酒杯来,为我们这次友好的会见干杯。
已经四点多钟了,本来还想去参观合作社的幼儿园,已经来不及,我们向斯塔伐克同志恳切地道谢以后就告别了卡其采村和“新生活”农业合作社,踏上了归途。
在汽车里,我想着,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存在着很多不同的情况,但是社会主义的理想是共同的,尽管有各种保守的、落后的、反动的因素常常来妨碍我们,但是人民最终还是要走社会主义这条光明大道。斯塔伐克和“新生活”农业合作社的例子告诉我们,争取社会主义成份在捷克斯洛伐克农业中达到决定性的优势,已经不是很远的事了。
1956年6月,布拉格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