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阅读
  • 0回复

堵墙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6-09-02
第3版()
专栏:农村新事

农村新事
堵墙眼
一天,湖南省湘阴县岑北乡大鹏农业社的社员大会刚一收场,社员张秋泉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跑。社员们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纷纷议论开了:“张秋泉今天走起路来为什么像开车一样快?做工夫能这样就好啰!”有几个小伙子因为好奇,他们一邀合,就蹑手蹑脚跟在张秋泉的屁股后面。偷偷往屋里一看,发现张秋泉正捧着一块烂泥巴,气冲冲地往壁上乱糊。他一边糊、一边骂:“老子非堵死你不可!”大家感到很奇怪,过后一打听,老张才吐露了真情:
原来张秋泉是个单身汉,论做工夫他是个全把式,去年参加农业社后,底分就评了整整十分。照理说,他做的工分应该比别人多得多。可是他入社后,看到别人一家五、六口人只有个把劳动力;自家一个人也是一个劳动力;春收作物预支时,社里又重点照顾了困难户,所以他每当社里宣传“多劳多得”时,总是听不进去。他常说:“何必那样积极,秋收后还不是打乱平分!”
春耕开始后,他在住房的床档头的壁上挖了一个小孔,每天早晨醒来时,总要对着小孔望望田里,看到田里没人,就翻转身来再睡一觉,一直睡到别的社员都来齐了,他才慢腾腾地起床,煮饭吃,到前半晌才下田生产。到田后,做不了一阵子活,就又是休息,每天最多只能做五、六分工。多半年的时间,他一共还没有做到五百分工,别的社员一般都做到了一千分工,有的更多。他起初还不在意,直到7月9日社里预分方案公布后,每个劳动力都是预分八十元或九十元,他却只能分到三十多元。这时,他才后悔起来,一气跑回家去堵壁孔。
现在,张秋泉不再从墙孔张望了。他把伙食搭到邻居家里,每天早早就下地,一天能做到十一、二分工。社员们说:张秋泉在预分前后真是两个样。
(曾应麟、曹庆湘、李文斌)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