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阅读
  • 0回复

为时未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6-09-02
第5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为时未晚
要谈判呢?还是要战争?这是今天美、英、法三国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必须向全世界回答的问题。
在伦敦会议以后,埃及的态度和美、英、法的态度是一个显明的对照。埃及是冷静而且自信的。它在坚决维护自己的主权方面是坚定的,同时在保证运河通航自由的问题上是通情达理而富于和解精神的。埃及始终保持着运河的顺畅通航,没有任何人对运河通航的情况有过怨言。埃及也愿意接见西方国家所组织的所谓“五国委员会”,虽然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向埃及“解释”埃及所不能同意的“杜勒斯计划”。
和埃及的态度相反,美、英、法三国却在气势汹汹地从各方面对埃及施加压力,企图迫使埃及接受露骨地侵犯埃及主权的“杜勒斯计划”。
种种迹象表明,美、英、法三国在对埃及施加压力方面,像一个交响乐队一样,显然作了一定的分工。英、法偏重在武力威胁。它们把从国内外好不容易搜集来的一些兵力,投到地中海地区去,做出随时准备动武的姿态。美国一方面暗中支持英、法的武力威胁,一方面却在口头上大谈其“决心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而美国的所谓“和平方式”,用杜勒斯和艾森豪威尔的话来说,就是使运河“国际化”。它们就是这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想用这种软骗硬逼的办法,迫使埃及走进美国布置的圈套里去。
但是美、英、法三国这出戏唱得并不成功。埃及决心抵抗英、法的任何武力威胁,也不愿意上美国的当。埃及政府根据1888年君士坦丁堡公约,驳斥了杜勒斯和艾森豪威尔的所谓苏彝士运河早已“国际化”的说法。艾森豪威尔接着就出来辩解说:埃及“误会了美国的立场”。据他说,美国认为,苏彝士运河在用途方面而不是在所有权方面具有国际性质。但是,知道“杜勒斯计划”和杜勒斯在8月28日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的人,都可以看出,美国的诡计正是在这里。美国是想避开“国际”、“主权”这些原则性的字眼,而用关于运河的“使用”的“具体、实际的字眼”,通过对运河使用的国际化,来使埃及对运河的所有权成为一句空话。
现在,美、英、法正在打算以武力威胁为后盾,使得所谓“五国委员会”向埃及“解释”“杜勒斯计划”,具有提交最后通牒的性质。英国“每日先驱报”透露说,在英国政府和保守党人士中间,正在“非常认真地”谈论到“孟席斯的出使不成为谈判的前奏,而成为对埃及发动战争的前奏”。同时,美、英、法正在策动苏彝士运河的非埃及籍的领航员离职,给运河通航制造困难,以便在维持航运的借口下占领运河。也有迹象表明,美、英、法打算利用它们派遣的特务间谍,在开罗或其他地方制造事件,这样它们就可以在保护侨民的招牌下实行武装干涉。
但是,聪明而勇敢的埃及人民并不是引颈待戮的羔羊,他们正在采取各种对策来对付美、英、法的这些诡计。埃及政府已经在各国广泛招募领航员,来挫败美、英、法瘫痪运河航运的阴谋。他们对于外国特务间谍的破坏活动,也有着高度的警惕。如果美、英、法竟敢对埃及发动进攻,那末纵然埃及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人民,他们手里的武器却决不会饶恕任何一个侵略者的。
英、法两国政府现在应该冷静地想一想,现在它们的战争威胁对它们意味着什么。它们的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经得起保持长时期的战争威胁吗?更不用说一次旷日持久的战争了。对于明眼人来说,英、法目前动用武力,急如星火地企图立即解决问题,正是因为它们没有力量长期维持目前的动员状态。而且在它们国内,反对使用武力的呼声,已经随着局势的发展而日益高涨。特别对于英国来说,它不能不考虑到一旦进攻埃及以后,它同亚非国家的关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它的第三种经济力量的计划将受到怎样的影响。到头来,当英国因为徒劳无功地干涉埃及而进一步削弱了自己的力量以后,它将发现放在它面前的是这样的一个问题:英国究竟为谁而战?
由于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感情用事,缺乏冷静而和解的精神,英国的威信在全世界、特别是在亚非地区已经大大低落。如果英国还不悬崖勒马,而继续迷信武力,它的威信和影响将要一落千丈,不可收拾。英国要保持自己的威信和利益,只有立即停止武力威胁,用和平协商的态度同埃及进行谈判。这是摆在英国面前的唯一正确和现实的道路。
软骗也好,蛮干也好,对一个已经独立了的埃及来说,都是无济于事的。美、英、法三国如果硬不改变它们的态度,除了遭受埃及和全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以外,是什么东西都得不到的。现在苏彝士运河问题的谈判之门还是开着,在使用武力问题上最起劲的英国,要改变它的态度,还为时未晚。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