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阅读
  • 0回复

应该关心妇女们的特殊困难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6-09-04
第4版()
专栏:

应该关心妇女们的特殊困难
女工的“三关”编辑同志:
在安徽铜官山矿区工作的女工有一个苦恼:她们害怕结婚,因为结婚后会给她们带来“三关”。那“三关”呢?第一关是“怀孕”,选厂女工傅桂英因为体弱多病,有习惯性的流产,不久以前又怀了孕,怀孕期间,仍要加班加点,她实在坚持不了,经医生证明,请了两天假,事后竟然遭到行政上和团组织的批评,团组织还要她保证今后不请假。第二关就是“生孩子”,按照劳保条例规定:女职工生孩子时,应给产假五十六天,该矿女工却不能享受这种待遇,生孩子顶多休息四十天,也有的人只休息一个星期。女职员徐曼珠难产,医院批给七十天假期,但是领导上说“工作无人代替”,她不得不在难产后的第八天上就上了班,严重的影响了身体健康。第三关是“哺乳”,在这里没有哺乳室,有些宿舍离厂又很远,女工要给孩子喂一次奶,得像“赛跑”似的来回飞跑,否则,时间长了,就被批评为“磨洋工”,“违反劳动纪律”。这还算好的,选厂根本没有喂奶时间,有一次杨兰英的二个月的孩子被抱到厂门口,但是领导上就是不让杨出来喂奶。做三班制的喂奶女工得带着孩子做夜班,如矿区医院助产士刘志兰上夜班时,保姆孩子一齐来,一人值班,两个人陪着。
结婚、生孩子原本是喜事,但是在安徽省铜官山矿区却变成“难熬的关”,这怎能不令人苦恼呢?这种苦恼的情况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任仁
家务劳动不光荣吗?编辑同志:
解放以后,大批家庭妇女都走上了工作岗位,这是一种好现象。但是,在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家庭妇女,家里有五、六个孩子,每天做饭、洗衣、缝补等等家务劳动负担很重。如果是参加了工作,家务事就更难办了。有些人家就弄得很糟糕,孩子没人管;有些人自己挣二十元一月,却要花三十元雇个保姆。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奇怪的现象呢?主要因为现在还有不少人认为:“做家务事不光荣”,说家庭妇女“藏在家里不出来,有思想顾虑”。我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参加工作固然光荣,家务劳动也同样光荣呀!
小封
只因为要给孩子喂奶编辑同志:
我在辽宁省阜新市五龙市场管理所工作,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大孩子五岁,小的才三个月。因为办公地方离家很近,所以每天都按时回家给孩子喂奶。但就因为这一点,经常受到领导上的歧视,并成为外调的对象。
7月中旬,总所的主任来找我谈话了,他说:在工作时间喂奶,影响工作,为了照顾你,准备把你调动一下。”我提出了不同意见,并建议若目前工作不合适,可以在内部调整一下。可是王主任说:主要不是因为喂奶,是工作需要,以前这里一个男同志,一个女同志,以后只需要两个男同志,这是商业局决定的”。
次日,总所就派了一位男同志来接交我的工作。我呢,只好天天等待着最后的决定。可是等到7月末发薪时,却没有我的了!
编辑同志,女同志一方面要工作,一方面还要为祖国培养新的一代。在这种双重的任务下所遇到的困难,在我们这个单位里不但得不到同情和帮助,反而遇到了无理的刁难,这样作合理吗?  张凤林
女社员太累了编辑同志:
福建省晋江地区自从农业合作化以来,生产搞得很好,可是,同时也发生了一个问题:女社员太繁忙,太辛苦了。
晋江三区苏厝乡群星、前进等几个高级农业社的女社员,每天除和男人一同出工外,还要做饭、带孩子、推磨、洗衣、喂猪、缝缝补补,所以男人出工回来都躺着休息,她们却汗流浃背地料理一切家务。有些女社员体力支持不住,拖累成病;特别是农忙季节,生病的更多了。今年夏收夏种期间,附近几个社的女社员病倒的就占60%以上。孕妇也是天天出工,一年多来该乡孕妇由于疲劳过度而流产的就有四五起。这种情况不只是这几个社有,而且别的社也有。
妇女是建设社会主义的重要力量,是生产战线上的一支生力军,发动广大妇女参加生产是非常必要的。但领导上应该照顾妇女生理上的特点,关心她们的健康和劳动安全;男人应该体贴她们,多方面帮助她们,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家务,来减轻她们的负担。  苏文恭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