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1阅读
  • 0回复

解决干部怕犯错误思想 襄垣各村整顿互助 大林口李玉珠说:“以前办下坏事,现在躺倒不干,更对不起群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8-04-30
第1版()
专栏:

解决干部怕犯错误思想
襄垣各村整顿互助 大林口李玉珠说:“以前办下坏事,现在躺倒不干,更对不起群众。”
【本报消息】根据太行襄垣“农民报”报导,襄垣不少村庄正在整顿互助组织,加强春耕生产领导,并已获得一些成绩,发现生产中存在的问题,有的已得到解决,有的正在设法解决。城关南门街检查春耕不起劲的主要原因是干部没有去组织群众,贫雇困难没有解决,一般干部束手束脚,不敢领导。如政治主任王成富说:“现在工作是讲民主,不能包办代替,当干部不如一个农民,怎样去领导生产?”副街长李石成,怕犯错误,工作是应付态度。因此生产陷于自流。接着检查这种态度,最后大家认为有了错误就得好好检讨,好好反省,在生产中改造自己,怕犯错误不敢领导是不对的。思想扭过来后,即检查谁家有困难,怎样解决,发现有八户贫雇无吃喝,九户贫雇没家具用,又经过夜校讨论,没吃的由果实粮内暂借粮食三石八斗分给他们,没家具的由合作社铁铺减价补助。在自愿合心的原则下,组织了八个小组(内有两个小组去年组成的,没有动),组织起劳力四十七名。八天内修地一百五十二亩,耙地五十四亩。东北阳群众夜校开会检讨出来去年互助当中有许多毛病:组织时不是自愿碰组,没有随时结算帐目,长工的得不上钱,魏黑孩组内的阎安庄去年欠的工资米六斗,现在还没有出。高海周组内的王怀周、王玉堂牛晌米至今还没算清。有的组大人多互助吃饭,小户人家受不了。贫农王石柱家三口人,有一次互助组拨去六个人,家里锅小不够吃,还得东西邻家去借,吃他一顿,顶他家吃好几天。针对这些问题,讨论今年生产如何进行。讨论结果,让大家自由碰组,打破过去编组形式,大小不拘,干部亲自入组。经过五天的酝酿串通,共组织起来二十四个组,包括一百六十八户,劳力一百四十二名,牲口五十二头。下良镇专门讨论了春耕的组织问题,前后经过七天的酝酿,三个夜校的讨论,才把互助组搞起来。第一夜是解决思想顾虑后自愿碰组,三人一组也好,五人一组也行,但结果把孤寡户孤立起来。第二夜检讨过去互助,发现问题和具体解决办法,最后提出不要孤寡户对不对?让大家考虑。第三夜最后整顿,吸收了贫苦无劳力户参加(编者按:头一夜自愿碰组结果,孤寡户孤立起来,最后提出不要孤寡户对不对,又吸收他们参加了。这里不一定符合自愿原则,孤寡户有困难是事实,应该照顾,设法解决,有劳力的孤寡户,可以和有劳力户变工,没劳力的想其他办法救济,不能硬把这些户往组里塞。这是不合自愿原则,结果互助还是不能巩固。)也有许多人自由跳了组。全村共重新组织了五十个组,参加人数三百一十六人。纺织组也组织了三十三个,有三百零二人参加。现已动弹起来。
【左权消息】本县七区粟城与四区大林口二村干部积极领导群众春耕生产,获得显著成绩。粟城村前任农会主任李瑶经过整党,解决了自己的问题,现被选为生产主任,工作很积极。最近五天内,已领导群众送粪三千亩,种谷五十九亩,种玉茭七亩半,棉花十五亩七,大麻六十四亩七,山药一百二十二亩,南瓜、西瓜七亩。送麻赚洋六十五万三千元,刨香藜根赚洋八十万元,解决了群众春天换季困难。大林口村干部,在今春领导群众生产中也没有松懈。前任公安主任(现又被选生产委员和义教)李玉珠说:“以前咱在群众面前坏事也办下了,这时你躺倒不干,那就更对不起群众。”村长董庆生说:“咱村现在还没平分,死等也是不行,在职一天就要给群众办一天事哩!报上说,躺倒不干是错上加错。”李玉珠在正月就积极领导过群众割条,赚洋六十五万元,解决了群众三个月的粮食。送粪时,群众不敢送,村干部就先送,有驴的用驴,没驴人担,群众这才打破顾虑。四月五号,报上登出赶快下种的稿子,村干部在夜校里一面念,一面动员大家滴籽。这时有些人认为还早,不该下种,村长便领头种谷三亩,栽山药八分。晚上又在上课时间用“早种沾光,晚种背伤”的经验给群众作解释。特别举出去年李富有,早种捉住苗,天旱时别人浇地补种,富有就没误这工,小苗长的又很好,到秋天数人家收粮重。晚谷一斗小米十五斤,富有一斗米十七斤。拿这个实例,说明早种与晚种差别很大,说服了群众,第二天群众都动开了。十天内,全村种了山药蛋五十二亩,棉花二十七亩,谷二百七十八亩,下种亩数占全村土地总数一半,谷已种完,现正修理玉茭地。(保江、世民)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