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4阅读
  • 0回复

梁培璜俯首就擒记 攻克临汾战斗通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8-05-28
第2版()
专栏:

  梁培璜俯首就擒记
 攻克临汾战斗通讯
常登
自我人民解放军强大兵团围攻临汾以来,阎匪锡山就一再打电报给负责困守临汾的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梁培璜,要他死守临汾城,并且明白地给梁培璜提出两条路:一条是“城存成功”;另一条是“城亡成仁”。此外,梁培璜的反革命伙伴孙楚、王靖国之流也打了电报给他,劝他“决心成仁”。梁培璜本人于三月九日也发出“参战字第一一四号代电”说:“临汾之保卫战,已入严重阶段,本官已下定决心与临汾共存亡,如中途战死,即以徐师长其昌为本官之第一代理人,谢副旅长锡昌为第二代理人,继续执行保卫临汾之任务。”看起来梁培璜似乎也下了最大决心,不是“成功”便是“成仁”,可是结果怎样呢?既没有“城存成功”,也没有“城亡成仁”,而是作了人民解放军的阶下囚。
五月十七日晚上,人民解放军突进临汾城后,梁培璜看着已经完全绝望了,于是带了六个随从人员,仓惶出西门逃命去了。逃到汾河边,我军的枪声炮声急速地从后面飞来,他们也来不及脱下鞋袜,就跳下水去淌过汾河。过了汾河,枪声仍然从四方八面传来,并且到处隐隐约约传来我堵溃的部队缴枪不杀的喊叫声,他们又惊又急走了一个通夜才到马务村北的麦地里,但是已经疲惫极了,有几个人便躺在麦地里睡觉了。
十八号早上太阳出来后,他们从麦地里爬出来晒衣服。一霎时我堵溃的搜罗部队逼近了,当我解放军的战士一问干什么的,梁培璜就连忙说道:“不要打,不要打,我们缴枪!”马上叫他的卫士把带的几支手枪缴出来了。他并且自动报名道:“我就是梁培璜,请把我带到你们司令部去。”其实不用他自报,我围攻临汾的解放军战士们都认得他出来,因为在活捉梁培璜这张战地传令中,大家已经把他记得很清楚:“梁培璜:日本胡,高鼻梁,黑糊糊,年纪已经五十五;瘦皮猴,老糊涂,把他装在闷葫芦,总有一天作俘虏!”
梁培璜被送到人民解放军某司令部时,他满身又湿又泥,憔悴而疲惫。我某司令员当即送给他一套黄色的新军装,换好后,他又要求把他送到徐向前将军的司令部去。当我某司令向他介绍我军对放下武器之国民党军官兵的宽大政策时,他说:“贵军的宽大政策我知道,史军长(前阎匪十九军军长史泽波,一九四五年在上党战役时放下武器。)在你们那里回来时,是从临汾回太原去的,我问过他。”后来敌人突围部队被我堵击放下武器后,梁培璜他还对他的部下讲过一次话,劝他的部属说:“我比你们早来两个钟头了,这边对我们宽大优待,没有关系,希望你们说实话,大家把真实的姓名和职别都说出来,不要恐惧。”他对我军的宽大政策不是生疏的。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