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5阅读
  • 0回复

空想社会主义主要代表及其著作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1-06-29
第7版()
专栏:

空想社会主义主要代表及其著作
高崧
西欧空想社会主义的思想发展,大体上可以分作四个时期,即:资本原始积累时期,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时期,资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的时期,以及科学社会主义创立以后,空想社会主义由进步思潮转化为反动思潮的时期。我们通常所谓的空想社会主义,只包括前三个时期,特别是指第三个时期,即十九世纪上半叶的空想社会主义。前三个时期的西欧空想社会主义者很多,以下仅对几个主要代表人物及其著作作一简述。
英国的托马斯·莫尔(1478—1535)是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他写的《乌托邦》一书①享有极大的盛名。这本书的名字后来成为空想主义的代名词,其影响之大可以想见。在某些社会主义思想史的著作中,认为在西方的古代和中世纪历史里也有过所谓社会主义思想因素,但是这种社会主义因素实际上不过是人类社会初期财产共有的观念,以及组织公共生产的一些模糊思想而已。古代的所谓“共有”,指的只是消费的共有。但是在莫尔的《乌托邦》中,共有的概念开始有了新的内容。他把共有首先解释为生产的共有。“乌托邦”的基本经济单位是家庭手工业。这种家庭组织并不是以血统关系为基础的,如果家庭的成员不愿意从事自己家庭的作业,可以自由地转到别的家庭去。莫尔这种玄想,是以中世纪家庭手工业为蓝本的。他看到当时家庭手工业受到商业资本和高利贷资本的双重盘剥,就把它作一番理想的变革,以此作为消除资本剥削的处方。在“乌托邦”里,农业很受重视。但农业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实行义务劳动制(每人必须从事一定年限的农业劳动)。“乌托邦”的生产技术和当时的现实条件并无什么改变,但莫尔认为依靠这种生产力和生产组织就可以提供丰富的产品,使人人过富裕生活。莫尔认为关键的问题在于彻底消灭寄生现象。他有力地抨击了各式各类的社会寄生者,士绅、贵族、牧师、仆役和乞丐等等。他对新贵族掠夺农民土地用来发展养羊业以牟取暴利,作了辛酸的讽刺,他把这种现象叫作“羊吃人”。
康帕内拉(1568—1636)是和莫尔处于并肩地位的早期空想社会主义者。他的名著《太阳城》②所描绘的理想社会也是一个“乌托邦”。《太阳城》的文笔逊于《乌托邦》,但是其中所阐述的共产主义原则更为鲜明,更富有吸引力。完全不存在私有制、普遍的义务劳动、社会性的生产和分配、公民的劳动教育——这就是康帕内拉社会思想的基本思想。康帕内拉受古希腊、罗马的古典作品和中世纪基督教思想的影响很深,《太阳城》中提出的理想图景,从许多方面可以看出是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作摹本的。当然,康帕内拉在其中也打下了自己时代的烙印。康帕内拉是意大利人,在他活动的时代,意大利的经济已经衰落下来。在经济衰落中,受打击最严重的是一些丧失任何生产手段只能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贫民,其次就是农民和小手工业者,《太阳城》的思想就是这些贫苦阶层对现实不满的一种反映。康帕内拉还写有《最完美的国家》一书,这本书可以看作是对《太阳城》的注解和补充。
早期空想社会主义者反映了下层贫民的愿望和要求,但是他们不可能提出改造社会的行动纲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空想的乌托邦里。
到了十八世纪,以摩莱里和马布里为代表的空想社会主义,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摆脱虚构的幻想,更多地面对现实。他们从唯理论的观点出发,把理性制度与现实的非理性制度对立起来加以考察,从而对当时的阶级斗争起了推动作用。摩莱里的共产主义思想对以后巴贝夫运动有过直接的影响,就足以说明这一点。摩莱里留下了好几部著作,其中直接叙述他的社会思想的有《巴齐里阿达》和《自然法典》③。前者也和《乌托邦》一样,描写的是一个乌托之邦。后者则摆脱了这种幻想的叙述形式,作者直接用分条的法案来阐述他所理想的社会制度。摩莱里认为符合自然意旨的社会制度才是理想的社会制度,所以这本书取名《自然法典》。摩莱里为这个社会制度规定了三条“神圣的法律”。第一条是废除私有制,第二条是保证公民有生存权和劳动权,第三条是对第二条的补充,把劳动又作为义务,规定人人必须参加劳动。摩莱里所谓的废除私有制,实际上是指废除土地私有,因为他把日常的劳动工具和消费品同样看待,认为可以归个人所有。而当时工业资本主义尚未形成,除日常的劳动工具外,只剩下土地是唯一应该废除私有的生产资料。关于生产组织,摩莱里和莫尔一样,把工业和农业严格分开。农业劳动也采取义务劳动制。但是在“乌托邦”里工业生产单位是家庭,而摩莱里则把它安排在作坊中集中生产。从这里可以看出,在摩莱里时代,手工作坊已代替家庭手工业成为主要的生产方式了。在分配方面,摩莱里也是采取“按需分配”的原则。摩莱里的共产主义带有粗鄙的平均主义和禁欲主义的特色,这明显地表现在他对分配问题的看法上。巴贝夫运动以摩莱里的共产主义思想作为理论指导,因而也带有这个色彩。
摩莱里和马布利(1709—1785)都是法国社会政治思想家。他们比其他启蒙思想家杰出的地方,在于他们能越过资产阶级的视野,多少看到了无产者的利益和要求,因此他们所提出的“理性王国”就不是资产阶级王国,而是空想的共产主义。马布利是一个道德论者,他的共产主义思想甚至比摩莱里带有更强烈的平均主义和禁欲主义的色彩。马布利反复地说过:需求越少,幸福越多。同时在马布利的这些思想中,又包含着不少进步的因素。他要求制定禁止奢侈的法律,要求废除私有制等等。马布利和康帕内拉一样,在他的思想中有劳动光荣的崇高理想。马布利还在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时期,就提出最合乎理性的社会制度是废除私有制的共产主义制度,这对共产主义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作用。但是就在他的这种具有进步作用的思想中,也包含着不少反动的思想成份。
马布利的著作很多,主要的有《哲学家经济学家对政治社会的自然的和必然的秩序的疑问》(1768年)和《论公民的权利和义务》(1758年写成,死后才出版)④。前者是一部与重农学派论战的作品,后者集中地表述了他的社会思想。马布利的最后一部著作《美国政府和法律概观》(1784年),是阐述他对美国宪法的看法的。马布利一方面肯定了美国宪法的进步性,另一方面也指出它有缺点,特别是他提到美国宪法并不能保障消灭不平等的现象。
十九世纪上半叶的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也都是伟大的思想家。他们对未来社会的猜测,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例如,圣西门提出了“人人应当劳动”的原则,还提出了以有计划有组织的生产代替无政府状态的主张。他还设想对人的政治管理将为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傅立叶提出劳动将由痛苦的谋生手段变为乐生要素,以及组织生产协作和竞赛的问题。傅立叶和欧文都提出消灭旧的分工制度和城乡对立的方案,提出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原理等等。欧文还从事过合作村社的实验。尽管实验只能以失败告终,但实验也证明了一条真理,就是没有资本家,工人可以自己组织生产,农业可以通过合作化由个体生产转为集体经营。
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的思想对我们最有兴趣的是其中对资本主义的批判部分。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正是从这个角度把他们的空想社会主义叫做“批判的空想社会主义”。这三大思想家的活动都在资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不久,他们的伟大天才就在于他们在那个时代就几乎把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弊端都指陈出来。圣西门把无政府状态和专横霸道看作是社会的最大祸害,指出资本主义制度是一个“是非颠倒的世界”⑤。傅立叶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更为机智,他说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每个人都处于和集体不断地作战的状态”⑥。他对资本主义商业的批判尤其有力。欧文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比圣西门和傅立叶更为深刻。圣西门和傅立叶没有提出要消灭私有制,而欧文则比他们更多地“猜到了文明世界根本缺陷的存在”(马克思)。他说,资本主义制度一切矛盾是由“分不开的三种祸害”产生的,其中又以私有制为祸首⑦。欧文是生活在资本主义生产最发达的国家——英国,他的批判更为深刻是同这一情况分不开的。正因为如此,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认为欧文是共产主义者,圣西门和傅立叶是社会主义者。我们从恩格斯在1890年为《共产党宣言》德文版写的序中,可以了解这种区分有怎样的原则意义。恩格斯说,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的运动,而共产主义则是工人的运动”⑧。欧文接近工人运动,特别是在后期,他企图依靠工人来实现他的理想,在英国工人阶级中有很大的影响。
三大空想家的历史观基本上都是唯心主义的。但是,就在他们神秘的唯心主义历史观中,也有某些天才思想的闪光。圣西门预见到未来社会必须建立在大工业的基础上。他也看到阶级斗争对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不过他把它放在从属地位看待。傅立叶有时从经济因素来解释社会发展,不过他不可能把这种思想贯彻到底。欧文的社会观,神秘色彩比较少。他沿袭十八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的说法,认为人的性格是由社会环境决定的。但是,他认为社会环境又是受人的意志支配的。欧文始终没有摆脱出这个迷宫。
圣西门的主要著作有《工业制度》、《实业家问答录》和《日内瓦信札》等,傅立叶的主要思想则表述在《四种运动论》、《文明制度的批判》和《新的工业世界和社会世界》等书中,欧文的《论人类性格的形成》、《新社会观》和《自传》等书是研究欧文的几本主要著作⑨。
总的说来,这三位思想家对无产阶级表示“同情”,可是他们不了解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使命,只能凭借空想来寻找解决办法。因为他们生活条件、认识水平并不一样,所以各人有各自的空想方案,最后汇合起来就成为一种“折衷平庸社会主义”⑩。历史车轮很快把它们抛在后面,立足在现实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终于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手里建立起来了。
空想社会主义产生的时代早已过去,那末我们为什么还要研究这些过时的不现实的空想呢?这个道理是不难理解的。历史不能割断。要认识今天,预见明天,就必须知道昨天。
中译本,1957年三联书店初版,1959年商务印书馆再版。
中译本,196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自然法典》中译本,195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附录中收了《巴齐里阿达》摘译。这两本书均收在《马布利选集》内,196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转引自苏联伏兹涅辛斯卡娅:《西方伟大空想社会主义者的经济观点》,中译本,27、28页,195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同上书,23页。同上书,25页。《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一卷,6页。圣西门和欧文的著作选集中译本,即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傅立叶选集》中译本共四卷,已出两卷。文中所列主要著作,在各人的选集中均收入。《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二卷,128页。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