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9阅读
  • 0回复

冲进碾庄圩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1-07-31
第4版()
专栏:革命回忆录

冲进碾庄圩
刘忠厚
“追!不让敌人有一分钟喘息机会!坚决歼灭黄伯韬!”这激动人心的口号,激动着全军的同志们。我们从冒着熊熊烈火的桥梁上,跨过运河,顺着笔直的陇海路向西追去,要趁敌人脚跟没站稳,拿下他最后一个防御堡垒——赵墩。
黄伯韬兵团被我们紧紧压缩在运河以西的狭窄的平原上。它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在挣扎、喘息,大炮盲目、慌乱地向野地村庄上发射,整个大地在硝烟笼罩下颤动着。
1948年11月19日傍晚,我们三野八纵六十七团九连进入了碾庄圩正面的前沿阵地。我带了全班静静的卧在堑壕里。
碾庄圩黑黝黝的阴影像一座巨大的坟墓,圩墙下沿的机枪疯狂地伸舔着火舌,我方阵地很少回击。战士沈献瑞低声地骂着:“妈的!凭几颗美国子弹能保命吗?看我把你揍成肉浆。”曹佃安接着说:“前几次战斗是零刀割肉,现在要大块大块的干啦!这一回打掉黄伯韬,拿下徐州,下一次就是收拾南京了!”
入夜,副连长到我们班阵地上来了,他指着照明弹下碾庄圩的黑色轮廓对我说:“你快去把火力点查清!”说着顺手递给我三个木牌。它是插在我们连三条冲锋道路上的指标。我立即带了曹佃安跳出堑壕,在敌人时紧时松的火网下低姿爬行着。天漆黑,敌人的泄光弹不断地从头上擦过,圩墙上敌人各火力点不停地向开阔地扫射着。闪动的火光给我们指明了目标,我俩朝着火光爬行着。一直爬到离圩壕四五米处,才看清我们要突破的一段圩墙上有固定的六个重机枪和四个轻机枪火力点,还有冲锋枪和步枪火力。我们记好了位置又分别把牌子插好,我心里狠狠地骂道:“你是个毒刺猬,也一定把你砸成稀泥!”
回来的路上,经过好几个烈士的身旁,他们每个人手里都紧握着枪和手榴弹。曹佃安小声地说:“都是八连的同志,前天突破未成也没有来得及把同志们撤下去!”热泪涌上了我的心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默默的拿下烈士手里还没丢出去的手榴弹,一口气爬了回来。
副连长和全班同志都围上来,我把火力点的位置和数目都报告给副连长,又把那些沾满了烈士血迹的手榴弹交给同志们,大家很久没有说话。副连长指着突破方向压低了嗓音说:“烈士们为革命献出了生命,今天我们要踏着烈士的血迹冲上碾庄圩!”全班又一次表示:“给烈士报仇!就是刀山火海也要爬上去!”
突然,我军炮兵阵地上,爆发了震天的巨响,炮群喷射出的无数条火龙划破夜空,空气被撕裂,大地也颤动起来,碾庄圩这座黑色的坟墓被打成了火海,圩墙上的火力点一个接一个地被摧毁。
我们正在兴奋的看着这一阵“火山的爆发”,副营长李浩同志来到了我们跟前,大声叫着:“准备好了吗?”全班齐声回答:“就等首长的命令!”“好吧!现在全营、全团、全师、整个纵队都在看我们,打蛇先打头,拿下碾庄圩打掉黄伯韬的兵团司令部,七兵团就全部完蛋。”火光和照明弹照得像十五的月夜一样,副营长低下头看了看表,大伙无形中把目光集中到副营长背的十几个手榴弹上。
“啊,副营长也和我们一样去冲锋!”刚解放过来的战士小刘奇怪地说。我们却都兴奋的要跳起来。我和班里的许多同志都不是第一次跟着副营长打仗了,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多少个炮火煊腾的黄昏,迎接过多少次胜利的来临,就是他曾带领我们在沂蒙山上打退过敌人疯狂的进攻,也就是他和我们一起冲进坚如钢铁的开封南门……今天他又要带我们突破碾庄圩,我们怎不高兴呢?我身上好像又增添了百倍勇气,可是在他的面前激动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说了句:“我是共产党员!首长请放心!”
发起攻击的时间快到了,同志们迅速轻装,脱下了全身棉衣,只留下了衬衣和裤头,摸索着把十几个手榴弹和子弹袋紧紧的扎在胸前。
这是初冬天气了,脚下的土地已开始冻结,刺刀上落了一层冰霜,西北风刺骨的呼啸着,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听动静,我们的炮兵开始了延伸射击。营指挥所上空一颗绿色信号弹刚刚飞起的时候,我带了全班跳出堑壕,在一片喊杀声中向圩子扑去。在火光和照明弹的映照下,只见开阔地上许多人影在闪动着,通过开阔地刚到圩壕边上,圩子里熄灭了的几个火力点,又复活起来,无数的火光在脸前闪动着。紧跟在我后边的曹佃安踉跄了几步倒在我的腿边,我刚要弯腰去拉他,他大声的叫着:“别管我,我能过去!”他一面向前爬行着一面用冲锋枪扫向敌人的火力点。我们急忙向圩里猛力扔出了一排子手榴弹,李班长的机枪叫起来。我带了其他几个同志猛的跳进了圩壕里,水淹过胸部像刀子一样刺在肉上。敌人的榴弹,瓦子炮弹雨点似地落进圩壕,在身旁不停的爆炸着,激起了一根根水柱,不停的冲打在脸上。爆炸的火光照的眼发花,什么也看不见。我一手举枪一手拨水,大声的叫着:“全班同志跟我来!冲上去就是胜利啊!”也不知他们听见没有,我一股劲淌过了七八米宽的水壕,两次爬到壕墙的半腰部,给爆炸的气浪打了下来。第三次又摸到墙根时只有一个人背靠着墙,嘴里不停的叫着:“快!从我身上冲上去啊……”火光里,我看出是曹佃安,他满脸是血。时间不许我多想,我忍着痛踩着战友身子翻上圩墙,紧接着沈献瑞、小刘和负了伤的一排长都爬了上来。这时忽然面前闪动了几个黑影,一个敌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枪背带,我连忙一扣板机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那家伙门板似的倒了下去,另外几个也被同志们结果了。我们抢占了敌人堑壕,打退敌人正面的两次反扑。第三次,右翼的敌人集中了三挺机枪和两门火焰喷射器向我们扑上来。火舌子舔着我们赤裸的光身子,小刘被烧的在地上乱滚,副营长急促地叫道:“刘班长,赶快带两个人从右侧转过去消灭它!”话刚说完,他中弹倒下了。我和沈献瑞飞奔着跳跃着,穿过打烂的地堡和掩体,在敌人右侧一气扔出了七八个手榴弹,火焰喷射器熄灭了!兄弟部队也突破上来了。
我们全连三路突击队十分钟后汇合起来,突破口迅速扩大着,无数支后续部队冲进了碾庄圩,越过废墟,踏着敌人尸体向纵深插出。
曾在华东战场上骄横一时的黄伯韬兵团,在我军的铁拳下复灭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文稿〕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