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8阅读
  • 0回复

汇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2-04-30
第4版()
专栏:

汇流
李汉柱
晚风摇新枝,春雨扣窗扉[fēi]。等待已久的春雨降临了!雨点儿沙沙地落下来,像发光的大米从天上筛下来,又像天上的织女把丝线挂下来,想和人间的织女合织一匹锦缎。眼下正值春分节令,这场雨来得真及时啊!田地里久经日晒的土垡子,一见着雨就一身都酥了,舒舒服服地瘫软下去,吱吱啧啧地喷起一朵一朵的小水花;草儿越洗越青,越洗越精神……
这几天来,我们在紧张的气氛中等待着春雨,心里一点杂念也没有。公社气象站通知:二十五日前后有六十毫米的大雨。这也是我们田心生产队多数社员的看法。我们的老三爹、老二伯、老五婶,就是生产队上“管天小组”的人。关于风霜雨雪这类事情,他们的经验可真不少。二十五日有雨这个好消息,他们几个当然早就告诉大伙了,而且解释得那么清楚。我们也没有半点怀疑,仿佛人人都和春雨面约过,到时候它一定会来的。
我们东山脚下有个大水库,两条引洪沟蜿蜒地缠绕着群山,一条灌溉主渠笔直地伸向田野。水库马上就要接纳今年的第一场春雨了。“春雨贵似油,点滴不外流”,这类农谚又都在人们的记忆中泛起。大家每天收工回来,或是假日出去打柴,总爱绕一段路,沿着引洪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深怕它不能把洪水引来,填满水库的大肚子。
……蓬蓬!是谁在敲门,一个男孩的声音快乐地叫了起来:“就要下雨了!叔叔。”哦,是小金牛。我正想问他为什么快十一点了还不睡觉,但他蹦蹦跳跳地跑远了。这时,我听到了叮当的风铃声,身上也感到一阵微寒,窗户在得得打颤。啊,房顶上像有谁在撒沙,开始是疏疏几粒,随后渐多渐密,终于沙沙地连成一片。电光在闪,雷声隆隆地滚过天空。
雨越下越大,我的心越来越兴奋。然而,也渐渐地开始悬念起来。“洪水起,刮掉东山三层皮!”水土流失,垮山倒埂是常有的事。那些引洪沟会不会被阻塞?地上的积水是否都能流到引洪沟里去?快些天明吧,天明了我好去看它们一看……
我睁眼一看,天色已经破晓。侧耳一听,雨已停了。水越田埂的声音,沟水急流的声音,小鸟喧噪的声音,一切都醒来了,显得今天的黎明喜气洋洋。我赶忙穿起衣服,抓起锄头便走。刚出门,忽听得后面有人叫:“叔叔!”转回头,黑糊糊中有个老妇在说:“那你就跟着叔叔吧!可要小心呀!”接着有个孩子蹦蹦跳跳地扑到我的面前。我一摸,头发又粗又多,脑袋又圆又大,正是老五婶的长孙小金牛。于是,我招呼他把裤脚挽起,便和他一同抄近路,从村后的山林爬上去。
树林里流注着朦胧的淡紫的雾和滋润的凉气,树干一根一根地排列着,树叶一堆一堆地静默着,都是模模糊糊的,只能辨别出它们粗浅的轮廓。忽听前面有脚步声在响,一看,黑影摇晃着,现出一个臂膀的横线来。哦,是老二伯,他老人家也来了。
不久,我们就爬到山脊上。哎哟哟,真没想到,不约而同地来了这么多的人。呼应声在群山里此起彼伏,交融在咆哮的洪水声中,热闹非常。引洪沟的沟面像一条平坦的公路,曲曲弯弯。人们在沿着沟边打捞浪渣。沟埂上枯枝落叶铺了软绵绵的一层,一脚踩下去,吱吱出水。这里那里,到处布满了人,多数是在疏通积水塘和引洪沟之间的小沟。洪水从山谷里冲下来,闪着白光,哗哗地急流入引洪沟中。
我举起锄头,把一潭潭淤积的水,开沟引到引洪沟里。这时,小金牛就像小定螺似的在我周围转来转去。他学着挖了许多小水沟。不久,地面上就出现了一片叶脉形的小水沟网。多少条涓涓细流,从支脉流到干脉,注入引洪沟里。地面上的水,一点一滴都慢慢地往小水沟网流去。
雨后晴晨,大自然的色彩明亮而不刺眼,新鲜的空气里带着一股温暖。东山上满山新栽的小树,仿佛又长高了许多。小金牛摘了一张最大的野芋叶,把它抛到水沟里,翠绿的叶子乘着金色的水浪起伏向前,小金牛便在沟埂上追逐着。他那长手长脚、蹦蹦跳跳的样子,就像一只初见天地的小鹿。
水库就在我们村子的旁边,村子里的人们,像赶街一般的向水库走来。小金牛快乐地大叫“婆——婆”啊!老五婶她老人家也来了,高高兴兴地走着。
水库两旁,两条巨大的引洪沟,正大口大气地向水库里吐水。朝阳照耀着粼粼的水波,水面上仿佛铺着一层珍珠。水面慢慢地不断上涨,好像有什么精灵从地下徐徐托起一池珍珠,呈献给人间。布谷鸟和喊雨雀交替啼啭,从头顶上飞过,“布谷!布谷!”“雨——!雨——!”一声追赶一声,一声高过一声……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