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阅读
  • 0回复

全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紧密地团结起来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决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3-02-28
第3版()
专栏:

全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紧密地团结起来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决议
本报讯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在二月十五日通过了题为《全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紧密地团结起来》的决议,全文如下:
(一)
最近,在古巴、越南南方、中印边界和其它地区,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的侵略企图接连遭到巨大的打击。由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发展,由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由于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的斗争的进展,世界的进步与和平的力量日益超过帝国主义的力量。
与此相反,目前资本主义世界的总危机正在进一步加深,帝国主义阵营的衰退趋势和内部矛盾也在进一步加剧。帝国主义者为了保持他们进行战争、侵略和压迫的制度,目前正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明目张胆地继续进行阴谋活动,加紧进行军事干涉,并且以通过战争挑衅和新殖民主义来扩大帝国主义统治为目的,对反帝、和平力量加紧进行反扑。在东亚,美帝国主义为了侵略苏联、中国、朝鲜、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扼杀民族解放斗争,目前正在蛮横地执行着变日本为进行核战争和反动统治的重要据点的政策。特别是,他们正在一致把攻击的矛头指向现时代最强大的政治力量——正在对帝国主义反动派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
在这种形势下,加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了。一九六○年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声明说:“在帝国主义反动派联合自己的力量来反对共产主义的条件下,尤其有必要尽一切力量团结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一致和团结,使我们运动的力量成倍地增长,并且为伟大共产主义事业的胜利前进和在击退敌人的一切进攻方面取得成就提供可靠的保证。”
但是,最近两三年来,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出现了起因于意见分歧的不团结的情况。美帝国主义和全世界的反动势力都抓住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团结和兄弟党之间的争论问题,加紧进行反共宣传,诬蔑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企图贬低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威信,同时加紧进行着分裂和破坏国际和国内群众运动的阴谋活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不团结,还反映在世界工会联合会、世界和平理事会、亚非人民团结组织、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和其它国际群众组织的会议上,对于有千百万人参加的群众运动的发展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影响。而且,对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展开的运动,也或多或少地产生了影响,在某些国家成为引起党内对立和分裂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日本国内,美日反动势力也抓住这个问题,对我们党和民主力量加紧进行着攻击。被群众唾弃的春日庄次郎、西川彦义、内藤知周等反党分子和修正主义者正在为美日反动派进行的反共攻击效劳,歪曲兄弟党之间的争论问题,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行攻击和诬蔑,展开企图分裂我国的共产主义运动的阴谋活动,并且散布诽谤我们党的可耻言论。此外,托洛茨基分子等冒险主义者,正在利用这种动向,卖弄极左的言词,进行着挑衅活动。
我们党同这些反党分子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路线进行了彻底的斗争,并且根据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纲领,一贯为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集团的统治、争取日本人民的解放而进行了斗争。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团结的问题,我们党主张根据第八次党代表大会的决定和从二中全会到四中全会的各项决议所一再表明的方针,并且根据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所指出的方向和方法求得正确的解决,同时,站在坚决维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立场进行了斗争。《赤旗报》根据二中全会的决定在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发表的社论和四中全会的决议说了如下几段话:
“我们衷心期望,首先要根据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两个纲领性文件所指明的方向早日解决这些问题。”
“因为,只有竭尽全力,根据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坚决维护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发展日本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这两个敌人的斗争,才是我们对日本劳动人民和国际工人阶级所承担的崇高而且重要的义务。”
“而且,我们衷心地期望并且请求所有的兄弟党分别作出最大的努力,加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这种团结不仅是我国人民,而且是世界各国人民的胜利和前进的重要保证。”
“我们党忠实地遵守一九五七年莫斯科宣言和一九六○年莫斯科声明的原则并且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奋斗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
去年春天,曾经由几个党呼吁停止争论,并且经过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交换信件之后,兄弟党之间停止了公开争论。我们党中央委员会对这种情况感到高兴,并且期望由此可以改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团结的状态。然而,从去年九、十月起,公开的争论又开始进行。这对于希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所有共产党人,对于正在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反动势力勇敢地进行斗争的全世界人民,都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到遗憾的事情。但是,到了最近,中国、朝鲜、越南、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国家的党,都建议停止公开争论,并且根据莫斯科声明的原则举行国际会议,解决有分歧的问题,而且,苏联共产党对举行这样一些会议也采取了积极的态度;恢复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的努力已经开始。这些动向符合我们党中央委员会一贯提出的建议,我们对此衷心地表示欢迎。
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确认,我们党迄今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所采取的方针是正确的。我们今后仍然要坚持这种基本的态度,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继续努力。
(二)
美日反动势力及其走狗利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争论问题来诬蔑我们党的时候,散布毫无根据的谣言,说什么我们党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不明确、我们党的路线追随了某一个兄弟党的路线、我们党的领导机构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派系和对立意见,等等。
我们党所以一直没有参加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间展开的一方公开地批评和谴责另一方的那种争论,而采取了始终维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的坚定不移的态度,是因为我们党忠实地遵守了我们党的代表也曾经参加签字的莫斯科声明的如下原则:
“所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都是独立的、平等的,它们从本国的具体条件出发,遵循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制定政策,并且相互支持。每一个国家的工人阶级事业要获得成功,需要所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国际主义的同情支持。每个党都对本国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负责,都对整个国际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负责。
“共产党和工人党根据需要举行会议来讨论迫切的问题,交流经验,互相了解彼此的观点和立场,通过协商途径得到一致的观点,协调在争取共同目标的斗争中的共同行动。
“当某一个党遇有同另一个兄弟党的活动有关的问题时,由这个党的领导方面向有关党的领导方面提出,必要时进行会谈和协商。”
就像这样,莫斯科声明的内容是:第一,说明所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都是对它们本国的问题自行负责的独立平等的党;第二,根据这个原则,概括地规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之间的相互支持的关系、统一观点和协调共同行动的方法;第三,作出规定,对于一定的兄弟党发生问题时,由当事者的党领导机关之间进行协商和会谈。
我们党作为一个莫斯科声明所说的“对本国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负责”的党,通过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创造性地运用于日本的现状、并且在日本具体地实现宣言和声明的办法,自行负责地制定了阐明日本人民解放斗争的方针的纲领。这个纲领明确地表明,日本人民的解放斗争有义务对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与进步作出积极的贡献。纲领说:
“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同欧洲的西德一起,在亚洲,日本正在成为美帝国主义最重要的侵略、镇压各国人民和实行反动统治的据点。侵略性的日美军事同盟不仅妨碍日本的独立和平发展,而且威胁着亚洲的和平。日本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积极地推进本国的解放斗争,这就是在反对帝国主义的国际统一战线的一个重要方面发挥作用,对亚洲和世界和平以及进步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行动。使日本人民的解放斗争胜利,是我们党和工人阶级对日本人民应尽的义务,也是我们党和工人阶级的国际义务。”
我们党中央委员会一直坚持党纲所规定的这种基本立场,并且根据第八次党代表大会以后作出的各项决定,一面同我国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彻底地进行斗争,一面领导日本人民不屈不挠地进行反对两大敌人——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反动势力——的斗争,取得巨大的成就,壮大了党的力量。
而且,我们党中央委员会作为莫斯科声明所说的“对整个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负责”的党中央委员会,一直坚决维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主张按照莫斯科声明的原则来解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意见分歧和不团结的问题,并且为此而进行了努力。
由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发生公开争论和谴责其它党的情况而进一步加剧了不团结的状态,这件事情再次证明,坚决遵守莫斯科声明的原则,是多么重要。而且,这件事情还证明,我们党一直采取的上述态度非常忠实于莫斯科声明的原则,并且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具有多么积极的意义。
我们党对于日本人民斗争必然会碰到的国内外各种问题,包括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目前正在争论的问题,已经在纲领和第八次代表大会以后通过的各项决定和各项政策中,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和我国的斗争经验,明确地表明了我们党的独立自主的看法,而且今后还要表明这种看法。我们党的纲领科学地分析了日本尽管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但是又处于美帝国主义的强有力的统治和压迫之下的这种现状,并且指明了日本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集团的统治,争取独立、民主、和平、中立、提高生活水平的斗争任务,和日本人民当前革命的性质——人民的新的民主主义革命的方向。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和中央委员会会议的其它几项决议,都根据这个纲领指明了当前的斗争方针。与此相反,从我们党逃跑出去的反党分子,不仅避免同美帝国主义进行斗争,而且对日本垄断资本集团也采取所谓“结构改革”的改良主义路线。他们把争取独立的斗争同争取和平的斗争分开,不用说争取独立的斗争,事实上就连维护和平的斗争也放弃了。总起来说,他们始终主张采取这样一种机会主义、改良主义的路线:根据“和平革命论”而一点一滴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而且,他们还同右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合作,并且勾结起来,进行阴谋活动,企图使我国的民主力量日益右倾并且发生分裂,解除日本人民争取解放的斗争的武装。另外,托洛茨基分子和一小撮挑衅者一直散布“左”倾机会主义的主张,企图把工人以及人民的斗争引导到武装暴动的方向,使斗争遭到挫败。
我们党同这些反党分子和托洛茨基分子的主张彻底地进行斗争,在第八次代表大会和以后举行的中央委员会会议的各项决定等决议中粉碎了他们的主张,并且在政治上和理论上明确地表明了我们党同他们的主张完全对立的看法。也就是说,我们党根据莫斯科声明所说的美帝国主义“仍然是世界反动势力的主要堡垒,是国际宪兵,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这一观点,一直揭露美帝国主义在亚洲的侵略作用,并且强调说明,在遭受着美帝国主义的强有力的统治和压迫的我国,日本人民保卫和平的斗争和日本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且,我们党一直强调了如下几点:从世界的现状,特别是从亚洲和日本的现状来看,帝国主义的本性没有改变,在存在着防止战争的可能性的同时,仍然存在着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危险;在争取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的和平共处的斗争和各国人民保卫和平的斗争中,同帝国主义的斗争是重要的;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和民族解放运动有着相互支持的关系;等等。
我们党还一直表明,反对日美军事同盟的斗争和要求撤除在我国的军事基地的斗争,就是争取日本民族独立的斗争,同时,也是保卫世界和亚洲的和平、保卫日本的安全的斗争,这些斗争必须同要求禁止核武器和实现普遍裁军等等斗争结合起来进行。这些观点都是完全符合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方针的,通过具有历史意义的反对“安全条约”斗争、禁止原子弹氢弹运动、反对防止政治性暴力行为法、反对日韩会谈等等斗争,已经证明了这些观点的正确性。
我们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我们党的各项决定以及我们党和人民的斗争经验,在八十一个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上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方针和理论以及共同行动的协议,应当在根据规定程序而举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国际会议上,通过共同讨论,加以明确,每个党当然能够在这个会议上互相表明彼此的观点和立场,并且发挥积极的作用。我们党将在这样的会议上积极地说明我们党的观点和立场。
(三)
目前我们所碰到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团结的问题,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在进一步发展途中的困难。
过去社会主义国家只有苏联一国,而现在,包括已经开始社会主义建设的国家和正在建立共产主义的基础的国家在内,已经形成了一个世界体系,全世界的共产党的数目已经达到九十多个,全体党员人数已经达到了四千二百多万。这些党,正如解散共产国际的决议也曾经指出的那样,在各个党都已经成长到能够独立处理问题的程度的前提下,作为彼此独立平等的党,保持着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为依据的相互支持的关系,并且以牢不可破的友谊联合起来。
这个事实正如莫斯科声明所论述的那样,在“两个对立的社会体系斗争的时代,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解放革命的时代,帝国主义崩溃、殖民主义体系消灭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胜利的时代”,显示了站在时代前面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宏伟发展的现实。同时,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达到的这样一个新发展阶段,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情况:许多独立的、平等的党在各不相同的历史和社会的各种条件下,一面领导本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和革命斗争,一面实行团结。从这种情况中也产生了目前我们所遇到的问题。
在各不相同的具体条件下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以及它们的领导方面在某些问题上产生意见分歧,是可能的,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避免不了的。但是,我们不应当因为意见分歧就立即从根本上不信任对方的党,而不要忘记彼此处于兄弟般的关系,并且要为调整和解决意见分歧而进行积极的努力。而且,意见的调整和错误的纠正,必须始终按照宣言和声明的原则,不用打击的方法,而用同志般的协商的方法进行。必须寻求对方主张中的积极面和共同点来实行团结,即使还有意见分歧的时候,也要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花上时间,耐心地解决分歧。我们不能不指出,目前特别助长起因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意见分歧的不团结的原因,在于这样一个事实: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关于这些问题的论点不一定是得到了正确的遵循。例如,在一国的党代表大会、机关报、机关杂志等方面对于特定的党进行公开的批评和指责,这是不符合莫斯科声明所说的宗旨的,这个宗旨就是:“当某一个党遇有同另一个兄弟党的活动有关的问题时,由这个党的领导方面向有关党的领导方面提出,必要时进行会谈和协商。”在一国的党代表大会、机关报、机关杂志等方面展开争论的做法,归根结柢是否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呢?事实已经表明,这种做法只是扩大了不团结状态,而决没有促进问题的解决。而且,在进行这些批评的时候,歪曲对方的观点,进行攻击,这是非同志式的态度,只会助长不团结。
此外,起因于党与党之间的意见分歧的不团结也已经给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带来了恶劣影响。这种情况也不符合莫斯科声明的下述原则:
“严格遵守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社会主义国际主义原则,是社会主义国家相互关系的不可破坏的准则。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参加这一阵营的每一个国家,都享有真正平等和独立自主。社会主义各国根据完全平等、互利和同志式相互援助的原则,使全面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合作日益完善,这既符合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利益,又符合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大国和小国的关系,必须加以特别慎重的考虑。
解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团结问题的第一个前提是,维护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实行国际团结的武器——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忠实地遵循这种立场。而且,为此首先要停止那种违反宣言和声明的行动,所有的兄弟党要一致表明根据宣言和声明求得解决的态度,并且要见诸行动。一方面说要停止公开争论,另一方面在这样说的同时,在敌人面前对兄弟党进行公开的指责和争论,这是自相矛盾的。
第二个前提是,我们确信,如果所有的兄弟党保持节制和耐心,并且积极努力的话,那么不论是多么困难的问题,都一定能够调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意见分歧,取得更紧密更巩固的团结。
以苏联和中国为首,社会主义国家的兄弟党,打倒了国内的统治阶级,推翻了外国帝国主义的统治,实现了革命,并且更进一步稳步而顺利地进行着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建设。许多资本主义国家、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党也取得了丰富的经验,并且经受了许多斗争的考验,得到了锻炼。
自从共产国际时代以来,无论在任何困难时期都曾经互相支持、团结一致的全世界共产党,在共产主义运动进一步得到加强和发展的今天,有什么理由不能实行团结呢?即使对于同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进行斗争的方法有分歧意见,但是,所有的兄弟党在争取独立、和平、民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方面都是一致的,而且,拥有可以成为我们进行讨论的基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一致通过的两个纲领性文件。我们要强调说明,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任何不信任和些许怀疑,对于目前越来越尖锐的同帝国主义阵营的斗争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
第三个前提是,为了加强以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团结为核心的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所有的兄弟党应当一致作出积极的努力。
国际工人阶级的主要产物——世界社会主义体系,是全世界人民争取独立与和平、民主与社会主义运动的堡垒,它作为现时代的核心力量,对世界的发展起着强有力的作用。社会主义阵营的坚强团结,是对世界人民斗争获得胜利的最有力的援助。
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在伟大的列宁的领导下,不仅成功地进行了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人类历史上开辟了一个光辉灿烂的时代,而且在受到资本主义包围的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建设了社会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击败德、意、日法西斯军队,援助东欧和东亚的人民在解放自己的国家以后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现在正朝着共产主义建设向前迈进。如上所述,苏联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一贯起着公认的先锋作用。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一贯支持世界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平、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斗争。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打退了日本等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打败了蒋介石集团,解放了在半殖民地的情况下遭受压迫的六亿以上的人民,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占社会主义国家人口的三分之二以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建设在中国的发展,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成立和发展一起,已经完全改变亚洲的形势,成为支援亚洲、非洲、拉丁美洲民族解放斗争发展、世界和平和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事业的、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强有力的存在。
很明显,排除了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个伟大的国家和人民以及领导它们的两个伟大的共产党——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世界人民的真正团结。以美国为头目的帝国主义阵营和国际反动派最害怕的,就是以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团结为核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坚强团结,就是以苏联、中国和它们的人民为核心的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的团结。特别是,加强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团结,其中尤其是加强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团结,在加强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方面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
(四)
帝国主义反动派正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意见分歧和不团结的问题大肆宣传。但是,这种分歧和不团结是暂时的,而且是一定能够得到解决的问题。与此相反,存在着最严重的问题和矛盾的,是他们帝国主义阵营自己。因为他们有日趋尖锐起来的同人民的要求和斗争的矛盾、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这样一些他们自己所不能解决的问题。但是,帝国主义越是日暮途穷,就越是试图作垂死的挣扎,进行反扑;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世界人民的斗争随着它的发展,需要更加坚强的团结。莫斯科声明说:
“为工人阶级的事业而斗争的利益,要求日益加强每个共产党的队伍的团结,加强所有国家共产党人巨大队伍的团结,要求它们意志统一和行动统一。关心不断加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是每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最高的国际义务。
“坚决保卫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基础上的团结,不允许能够破坏这种团结的任何行动,是在争取民族独立、民主与和平、争取顺利地解决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建设的任务的斗争中取得胜利的必要条件。违背这些原则,就会导致共产主义力量的削弱。”
目前,正当兄弟党之间的争论问题被用来加紧进行反共宣传,以达到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引起分裂、在我们党内制造混乱的目的的时候,继续坚持党迄今所采取的下述原则性的态度是特别重要的。这种原则性的态度就是:根据我们党的纲领和第八次党代表大会以后作出的各项决定,彻底地进行斗争,同时坚决根据宣言和声明所指出的原则,为加强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斗争。
但是,我们决不是只强调团结而轻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意见分歧中表现出来的政策上、理论上的不一致的严重性,以及解决这种意见分歧,争取在政治上和思想上达到更紧密更巩固的团结这件事情的重要意义。对于这些意见分歧,今后必须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通过耐心的努力,花上时间也一定要加以解决。
关于正确地处理最近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困难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彼此不要采取违反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原则的行为,创造正确地解决问题的条件。
我国的斗争的现实情况(从反对“安全条约”斗争到目前反对日韩会谈的斗争以及其他各种斗争,美日反动派通过镇压和欺骗进行的攻击,特别是通过所谓肯尼迪—赖肖尔路线对民主力量进行的分化、怀柔这样一些复杂的攻击,还有利用这种情况的修正主义分子、右翼社会民主主义者进行的反共攻击等等。)告诉我们:对于我国的共产主义运动来说,主要的危险仍然是修正主义。在反对“安全条约”斗争中自不消说,就是在以后的斗争中,也曾经出现过托洛茨基主义、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的危险。但是,围绕着我国的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仍然是修正主义。关于这一点,莫斯科声明说,“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宗派主义、教条主义“也可能成为某些党在这一或那一发展阶段上的主要危险”。莫斯科声明的这些论断对我们来说仍然是正确的。
我们党自创立以来,就有这样的传统:支持苏联及其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在对苏联共产党深表尊敬并同这个党保持坚强团结的基础上,反抗一切敌人的镇压,把生死置之度外地进行了斗争。我们党的这些斗争和决心,在今天和将来都不会改变。
另外,我们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深表尊敬,并且表示同情支持,同时,日中两国的共产党和人民有着同共同敌人——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流血斗争的传统,现在仍然进行着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中国、朝鲜、越南、印度尼西亚及亚洲其它国家的共产党和亚洲人民同日本的党和人民,特别具有不可分离的兄弟般的亲密关系,这种关系今后也决不会有所改变。
我们日本共产党将本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精神,站在纲领所说要为加强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而努力的基本立场上,不仅为加强同亚洲的兄弟党的团结,而且为加强同全世界共产党的团结而坚持不懈地进行斗争。
我们在新纲领和第八次代表大会的各项决议的指引下,巩固了全党的队伍,同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彻底地进行了斗争,同时,在对美日反动势力进行的斗争中动员了千百万群众,取得了壮大党的力量的巨大成就和发展,这就证明了我们党中央委员会的领导是正确的。而且,我们党一贯坚持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进行了努力。
全党必须坚持我们党的纲领、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高举反帝反垄断资本的民主革命、民族民主统一战线、建设一个强大的群众性先锋党、民族解放与和平的国际统一战线四面旗帜,反对一切有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倾向,为以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团结为核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继续努力。
当帝国主义反动派正在纠集力量,越来越变本加厉地同共产主义斗争的这个时候,考虑到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已经变得特别重要,特别是考虑到在资本主义国家和被压迫民族的国家中,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团结给这些国家的解放斗争带来了多么大的困难,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将同全世界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一道,反对一切妨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偏向和行动,为尽快地恢复坚强的团结而进行努力。
这种努力的第一步是,我们建议:首先停止通过一个国家党的代表大会、机关报和机关杂志在敌人面前公开进行争论,并且为举行解决意见分歧的会谈或国际会议而一致进行努力。希望不要再采取那种一方面说要停止争论而另一方面又继续指责兄弟党的自相矛盾的行为。另外,如果因为某一个党破坏了莫斯科声明的原则,对兄弟党进行了公开的指责,所以自己也要破坏这个原则,回答这种指责,那么,结果就会等于由我们自己葬送这个曾经由我们全体一致决定的莫斯科声明的原则本身。我们希望,在某一个党破坏了这个原则的时候,全体带头实行合作,作出一切有效的努力,使这种行为本身不再出现。
在创造解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意见分歧和不团结问题的会谈条件的时候,特别重要的是,要改善社会主义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关系。为此,我们特别期望,首先不要立刻把党与党之间的意见分歧扩大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方面去,并且要采取旨在改善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的实际措施。
对于今天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不团结状态对所有国家的共产党开展的运动和整个共产主义运动已经产生非常值得忧虑的结果这个情况,必须一并加以深刻的考虑。我们认为,为了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需要互相考虑彼此的负责地位,作出特别的努力。
如果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不团结问题得到正确的解决,以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坚强团结为核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更紧密更巩固的团结得以实现,那么,世界和平事业和各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民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事业,就一定会非常迅速地向前发展,帝国主义的崩溃一定会进一步加速。
我们党在四十年的历史中克服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实现了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巩固的团结,并且击退了敌人的任何进攻,贯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现在正满怀着领导日本人民解放斗争走向胜利的信心向前迈进。让全党进一步加强我们党在政治上、思想上的团结,根据纲领、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依靠历史的创造者——人民群众,把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集团这两个敌人的斗争进行到底,并且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而竭尽全力进行奋斗吧!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