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阅读
  • 0回复

伯明翰杂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3-05-29
第6版()
专栏:

伯明翰杂记
乐山
两个旅客,两种命运
在美国南方,正当种族主义暴徒疯狂肆虐、残酷迫害黑人公民的时候,出现了两个引人注目的旅客。
一个是总统的弟弟、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他访问了黑人示威运动高涨的几个州,把极端种族主义分子亚拉巴马州州长华莱斯吹捧了一番,然后乘飞机返回华盛顿,同最高法院法官道格拉斯和几个别的官员徒步旅行到乡下去休假。
另一个旅客是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城的邮政工人威廉·摩尔。他是一个有正义感的白人。他从巴尔的摩乘公共汽车来到田纳西州的恰塔努加。从这里,摩尔开始了他的徒步州际旅行,抗议种族歧视。启程前,摩尔写了一封信给美国总统。信里说:“我即将进行州际旅行,因此,从理论上说,我是在宪法第十四补充条款的保护之下。这个条款明文规定保障一切公民的平等权利。我作这次徒步旅行的目的,并不是证明联邦和州的权利,而是证明个人的权利。我用这次徒步旅行证明在我们这里和平抗议的这个最起码的自由还没有完全被消灭掉。”
摩尔于四月二十一日从恰塔努加启程,身上挂着“取消美国的种族隔离”的标语牌。他一进入亚拉巴马州,种族主义分子就向他警告说:“决不让你走到伯明翰!”四月二十三日晚上,人们在通往伯明翰的公路上发现了摩尔的尸体。他被种族主义者枪杀了。
“种族隔离的象征”
被美国黑人称为“种族隔离的象征”的伯明翰市,是美国南方最重要的一个工业中心和交通枢纽,也是亚拉巴马州最大的城市。在这个人口三十多万的城市里,黑人约占三分之一以上。
伯明翰是美国种族歧视最顽强的堡垒之一。新近上任的市长布特威尔是种族主义同情者。任职达二十三年之久的警察局长康诺则是一贯镇压黑人公民的公开的“三K党”党徒。《纽约时报》说,伯明翰的种族主义者“有鞭子、刀子、手枪、炸弹、放火者的火把、木棒、匕首,成群结队的捣乱、警察行动和这个州的行政机构作后盾。”伯明翰市的学校、餐馆、公园、电影院、厕所和一切公共场所一直进行着极其严格的种族隔离。最近,为了不让黑人同白人一道观剧,伯明翰市当局禁止纽约大都会歌剧公司来伯明翰演出。伯明翰的棒球队也因为要实行彻底的种族隔离,退出了美国的棒球联合组织——“国际联合会”。在伯明翰,三K党人有时穿着长袍,招摇过市;有时在黑人住宅门前燃烧十字架,威胁黑人生命的安全。伯明翰的黑人就是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进行斗争的。
可歌可泣的斗争
从四月三日开始的伯明翰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平等权利的示威游行,最初是小规模的,秩序井然。由于当局采取了残酷的镇压手段,黑人奋起反抗,斗争愈演愈烈,规模愈来愈大。五月六日,一天之间,包括著名黑人喜剧演员狄克·格里戈里在内的一千名示威者被捕了。警察局长康诺对警官们咆哮说:“我早就吩咐过你们用水龙把这些兔崽子扫倒!”五月七日,黑人斗志依然昂扬,他们在一个公园里举行集会以后,冲破了警察设置的路障,高唱《我们将要取得胜利》的民歌向热闹市区进发。在康诺的指挥下,警察开放了高压消防水龙向示威群众猛扫,又放出警犬袭击示威群众,大批黑人受伤。被水龙冲倒在地上的一名黑人青年大声喊道:“让他们冲吧!让他们放出警犬来咬吧!”“我们要自由!”(见上图)一个警察用膝盖卡住被按倒在地上的一名黑人妇女的咽喉,激起了示威群众无比的愤怒。有人高呼着非洲人的口号“乌呼鲁”(自由)。一群群黑人儿童也被押上囚车、送进监狱。五月十一日,种族主义分子再度逞凶,赤手空拳的黑人与警察搏斗了五个多小时。美国《时代》周刊在报道伯明翰黑人示威运动声势的时候也承认,伯明翰黑人的愤怒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他们决心“现在就要取得平等的人的地位,不管使用什么手段”。
狱中书简
黑人示威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捕入狱以后,在狱中写了一封信,为伯明翰黑人示威运动进行辩护。信里说:
“人们年复一年地对我们说‘忍耐’。我们已经明白了,所谓‘忍耐’就是‘永远忍受’”。
“没有经历过种族歧视惨痛的人当然会说‘忍耐’。但是,如果你目睹狂乱的暴徒对你的父母施加私刑或者把你的兄弟姊妹抛进河里以取乐;如果你目睹警察平白无故地打人、戏弄甚至杀害你的兄弟姊妹;如果你目睹二千万黑人中的绝大多数陷入悲惨的贫困;如果你突然张口结舌回答不上你那六岁的女儿向你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她不能到电视中所吹嘘的公园里去玩;如果你不能回答你的五岁的儿子悲哀地向你提出的疑问:爸爸,为什么白人对待我们那么凶狠?如果你日夜不安、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随时会发生什么意外;如果你感到自己已经无力再在悲哀、恐惧、眼泪中生活下去——那么,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再等待了!”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