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阅读
  • 0回复

印尼反动派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法西斯恐怖统治造成生产下降物价猛涨外汇枯竭的严重恶果 印尼城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雅加达市民排队典当衣物 广大农民出卖土地流落城市 日本记者说不满政变当局的情绪普遍滋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6-05-28
第6版()
专栏:

印尼反动派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法西斯恐怖统治造成生产下降物价猛涨外汇枯竭的严重恶果
印尼城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雅加达市民排队典当衣物 广大农民出卖土地流落城市
日本记者说不满政变当局的情绪普遍滋长
据新华社讯 雅加达消息:印度尼西亚右派军人政权的法西斯统治,严重地破坏了这个国家的工农业生产,使印度尼西亚的财政经济状况越来越恶化,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越来越悲惨。
据雅加达《武装部队报》最近报道,印度尼西亚右派军人政权的副总理哈孟库·布沃诺五月六日在合作国会全体会议上就国内经济问题发表声明时承认,目前,印度尼西亚右派军人政权正面临着“猛烈的通货膨胀”和“物价的普遍飞涨”。他说:“物价上涨得这么快,打乱了许多经济事业计划和建设计划,甚至使政府本身也不能够按着那本来应该逐年确定的支出预算有计划地进行工作。结果,不但政府的行政工作受到阻滞并且遭到困难,猛烈的通货膨胀使很多私人和政府的建设项目无法进行。”
布沃诺还承认右派军人政权也面临黄金储备减少和外汇的收入和储备减少的困难。他说:“自一九六五年十月以来,现金兑换外汇的地位变得这样恶劣,以致我们不可能分期摊还已到了偿还期的外国贷款的本息。”
自去年十月一日以来,右派反动势力在全国城乡各地制造法西斯白色恐怖,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严重地破坏了工农业生产和交通运输,因此,工农业产品缺乏,粮食奇缺,成了印度尼西亚右派军人政权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
据《战斗报》五月六日透露,印度尼西亚“政府领导人把经济和社会形势描述成‘极其严重的形势’”。消息说,雅加达“各家商店的存货越来越少,在这些商店的一些通常摆纺织品的柜台,大部分已经空了”。
《希望之光报》十二日说:“雅加达商场在最近四十八小时内发生波动,外国货价格上涨。各种精粗纺织品的价格几乎平均上涨了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七十五。日用百货包括罐头食品也涨了价。”
物价飞涨,连政府公务员也遭到严重的威胁。副总理哈孟库·布沃诺最近在合作国会发表讲话时承认:印度尼西亚的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不够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据报道,由于外汇储备减少,一向仰赖国外进口的工业原料和器材也供应不上,工厂大批倒闭,工业一般开工率只达百分之二十左右。
据雅加达《安佩拉评论报》最近报道,右派军人政权已经制定了庞大的一九六六年赤字预算。报道说,这个“最新的财政预算草案表明,一九六六年的国家收入只有五十亿新盾,而支出将达两百亿新盾,因此赤字将达一百五十亿新盾”。这家报纸忧心忡忡地说,这个庞大的赤字将使一九六六年的通货膨胀“日益加剧”。为了弥补赤字,右派军人政权计划在今年增发的货币通货量将达去年的十几倍。
日本《世界周报》四月二十六日发表了题目是《群众在通货膨胀下喘息》的一篇文章,描绘了在右派军人政权的胡作非为下,印度尼西亚广大劳动人民陷入多么悲惨的境地。
文章说:“在雅加达,最引起旁观者注目的,是在国营当铺门前排下的一列长蛇阵。排队者多半是家庭主妇。她们一个个愁眉不展。我靠近当铺窗口,看见拿去典当的东西,多半是衣服。很多人可能已经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以致把锅和盘子都拿去当了。衣服之类大体上能当七、八盾钱,只能买两公斤大米。据主妇们说,除了少数大人物,光靠丈夫的正当职业收入而能维持生活的家庭非常之少。现在一般家庭,大人只能吃木薯和芋头,孩子只好吃糠粉煮成的糊。很多家庭担负不起子弟的普通教育费用。”
文章接着说:在港湾地区的贫民“普遍滋长着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政变后,尽管军部一再大力宣传‘军民一体,兵农一致’,但他们有过痛苦的经验,对此颇表怀疑和厌恶。”
文章还说:“农民生活很苦。例如,在日惹周围的农村,除了地主富农有余粮在黑市出售外,一般农民连自己吃的还不够,于是,不能不靠抵押土地度日,天长日久,很多人把土地都卖光了。这种现象还不仅限于日惹一地。失去土地变成流浪者的农民,都朝城市里跑,据印度尼西亚当局宣称,仅雅加达就有一万名(编者按:日本《朝日新闻》说有十万名);在三宝垄市中心,我也看见有人在广场上露宿;我还在中爪哇农村碰到不少穿得破破烂烂的农民,扶老携幼,到处流浪乞食。”
文章最后说:“总之,在各个角落,人民在通货膨胀下喘息。”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