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阅读
  • 0回复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6-05-30
第4版()
专栏: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西藏自治区朗县副县长 巴桑(藏族、女)
有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再重的担子也敢挑
我出生在奴隶的家庭中,九岁开始从事沉重的奴隶劳动。在封建农奴制度的社会里,我被三大领主看成是一个会说话的牲畜。是党和毛主席把我从人间地狱里解救出来。党为了培养教育我,一九五七年把我送到内地学校里去学习。一九五九年平叛以后,我回到西藏参加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运动。在这场斗争后,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九六○年秋,组织上把我调到朗县去工作。朗县是个边境县,情况复杂,境外敌人造谣,境内的阶级敌人也不甘心他们的灭亡。对于做好边境地区的工作,我深感没有能力。同时,我也考虑到,党和毛主席的影响,在边境地区是非常深远的,如果自己做不好工作,将会直接影响到党和毛主席的威信。因此,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一九六二年春,组织上要我担任县妇联副主任时,更感到畏难。当时,县委领导同志对我说:只要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席的教导办事,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本领是在实际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实际斗争中锻炼,就是很好的学习;为人民服务就要拣重担子挑。听了这些话,我觉得领导同志说的很对。党把重担子交给我,是对我的信任,也是对我的考验。可是,当我刚刚熟悉了妇女工作以后,一九六五年秋普选时,我被选为副县长,并参加中共朗县县委会为委员。这时,思想上又产生了压力。我是一个翻身的奴隶,参加工作不久,还未经过锻炼,担子是不轻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又学习毛主席著作。毛主席说:“艰苦的工作就象担子,摆在我们的面前,看我们敢不敢承担。……担子拣重的挑,吃苦在别人前头,享受在别人后头。这样的同志就是好同志。”毛主席又说:“我们熟习
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习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这话说的真对!妇女工作我开始熟悉了,现在,党又要我担任边境县的副县长,我又不熟悉了。但革命需要,必须勇敢地去克服
困难,必须把思想上的“压力”变成促使自己进步的动力。在毛主席的教导下,经过同志们的帮助,几年来,我认真学习贯彻执行党的有关边防工作的方针政策,初步掌握了做好边境工作的基本功。
用毛主席思想武装群众,组成真正的铜墙铁壁
我学习毛主席著作,尝到了甜头,收到了效果。但是我想,只我一个人学好还不行,还要组织带领群众学。为此,我把组织群众学毛主席著作,当做我下乡工作的首要任务。朗县共二十六个乡,我已经到过十八个乡,凡我到过的地方,我都组织群众学毛主席著作。我还帮助群众办起了民校、夜校。我给十八个乡的群众买过毛主席著作和识字课本,有三个乡我没亲自到过,但听说那里的群众要求学文化,学毛主席著作,我就为他们买了毛主席著作和识字课本。我到塞木乡去工作时,发现这个乡的青年要求进步,但没有组织起来。于是,我便帮助他们办起夜校,从一九六二年起,一直坚持办到现在。有时,我很久不到这个乡去,那里的青年们到县里来办事,还顺便向我汇报他们的学习情况,并送学习笔记给我看。现在,那个乡的青年都进步了,能看懂报纸,能读毛主席的书,还能辅导广大群众学习。这个乡的群众觉悟也在不断提高,党的方针政策得到了较好的贯彻执行。
一九六五年冬,我们县要修筑一条公路。民主改革前,我们县的交通闭塞,经济文化比其他地方落后。民主改革以后,虽然生产有了很大发展,但由于交通不便,进行其他建设仍很困难。这条公路修通以后,不仅对朗县人民生产建设有极大的好处,而且更重要的是对保卫边疆、巩固国防会起到重大作用。县委派我带领全县一千五百多名民工去修筑公路。修路的任务又艰巨,又光荣,我深感担子重大。但我在以往的工作中积累了一条重要的经验,就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人民群众,做好人的工作。
我们在修路中遇到一个坚硬的山壁,几十名民工开山炸石,干了十多天也没有把它炸掉。这时,有人泄气了。但修路任务又非常紧急。在这种情况下,我组织民工学习了《愚公移山》。有的民工说:愚公只有一家人,都有移山的决心。我们是翻身农奴,有党的领导,难道还不如个老愚公?我见大家的劲鼓起来了,就提议组织突击队,民工一齐举起手来报名参加。突击队组织起来以后,工效比过去提高将近一倍。仅用了四天的时间,就打通了这道山壁。
在这次修路中,最边境的金东区来了一百五十名民工。由于阶级敌人造谣欺骗,有的民工的情绪安定不下来。对待这些人,我一方面对他们进行新旧社会对比的阶级教育,一方面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民工中,大部分是贫苦农奴和奴隶出身,每个人都有一肚子旧社会的苦。旧社会的朗县,是人间地狱。农奴们吃不上糌粑,就用野菜熬土巴充饥。没有氆氇穿,就披兽皮,许多贫苦农奴和奴隶,一张猴皮穿一辈子。吃不上盐巴,喝不上茶。有的人家一块沱茶喝三年,有的就采树叶,剥树皮当茶熬。现在的朗县,一万三千多亩土地,约有百分之六十的土地可以自流灌溉,粮食年年增产,全县一千九百三十多户,已有一千四百八十多户达到粮食自给或者有余。民工回忆起旧社会的苦,想到了今天的甜,都非常感激党和毛主席。听说要组织他们学习毛主席的著作,个个情绪都很高。有的说:过去只知道毛主席好,但毛主席说了些什么话,我们并不知道。我们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开开窍。白天休息时,我就给民工讲《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到了晚上,民工们围在帐篷里,点上松油枝,还要求我给他们讲毛主席的书。他们一面听,一面议,保证修好公路。金东区的一百五十名民工组织的一个中队,在背运筑路工具和材料时,克服了种种困难,保证了前面工地的需要。有的民工在背运材料时,脚上起了水泡,也不叫苦。白天干一天,晚上还偷着去背运。由于他们工作积极,第一次评比即得到了流动红旗。在修公路的过程中,他们的阶级觉悟不断提高,认识到修公路就是为的革命,打石壁,背材料,都是同国内外反动派的斗争,发挥了高度的积极性,什么困难也挡不住他们。
通过这一段组织群众学习毛主席著作,我又一次体会到,毛主席的书,是最能团结鼓舞群众的;毛主席的话,威信最高,威力最大,效果最灵,用毛主席的书去教育群众,再艰巨的任务也能完成;用毛主席思想去武装人民群众,就是最好的备战,就能组成真正的铜墙铁壁。
要依靠群众,就要相信群众,关心群众
有一次,我到拉多乡扎村去发动群众,整顿互助组。这个小山村,只有八户。我来到村里想选择最穷的宗巴家当我的“四同”户。谁想到,我到她家时,她不欢迎我,说她家的房子小,要我到一户中农家去住。我对她说:“毛主席说过,有事要同贫农商议,我住到你家,为的好和你商议事情。”她笑了,说:“既然是毛主席说的,你就住下吧!”我在她家住下以后,我上山给她打柴,到牛圈里为她挖肥,什么活都干。渐渐地她对我不再那么冷淡了。便向我讲了互助组内的情况。这个互助组,中农占了优势,中农说了算,贫农还受气,生产搞不好。根据这一情况,我召开了全组组员会,会上我引证毛主席的话说:“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把毛主席的这些话一讲,贫苦农民组员扬眉吐气了,他们说:“有毛主席撑腰,我们一定把互助组整顿好!”从那次整顿以后,这个互助组一直办得很好。
毛主席在《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一文中说:“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对毛主席的这个指示领会深透了。我到朗县不久,曾错误地认为,边境地区群众基础差,不敢放手发动群众,依靠群众。
一九六三年全县进行普选时,我来到克朱乡搞点。下来之后,我认为原来写在候选人名单上的乡团支部书记央金是个“拔尖”的人物,工作很积极,她当选一定没问题。谁想到正式选举那天,她落选了。当时,我认为群众落后。事后经过详细了解,群众不选央金是有原因的。央金在领导面前看起来很积极,背后却和农奴主代理人勾勾搭搭。这样,不得不临时另补选一人。这件事发生以后,我重温了毛主席《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这篇文章。认识到,发生这个问题的原因,是领导脱离群众。怎么办呢?是向群众作公开检讨呢?还是找客观原因呢?当时思想上有斗争:要检讨,怕丢人,怕别人说我主观;怕个人的威信受到影响。但又想到,如果不公开认错,党的威信就会受到影响,个人思想里的脏东西就见不了阳光,天长日久,渐渐就会发霉。于是,我在全乡选民会上作了检讨。群众说:“知错能改,真是共产党教导出来的好干部。”
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应当相信群众,相信党。朗县虽是边境地区,群众是相信党,相信毛主席的。这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基础。我还体会到:依靠群众是建立在相信群众的基础上。只有真心实意地去为群众谋利益,关心群众的痛痒,才能发动起群众的积极性,才能得到群众的拥护。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