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7阅读
  • 0回复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缅甸革命武装斗争进行到底!——为纪念缅甸革命武装斗争二十周年而作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8-03-29
第4版()
专栏: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缅甸革命武装斗争进行到底!
——为纪念缅甸革命武装斗争二十周年而作
缅甸共产党中央第一副主席 德钦巴登顶
前言
缅甸人民的武装革命,到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八日那一天,统治阶级发动了反动的内战,企图彻底消灭缅甸共产党和进步力量。
缅甸共产党和人民群众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以革命的战争反对了反革命的战争。
列宁教导我们说:“在革命时期千百万人民一个星期内学到的东西,比他们平常在一年糊涂的生活中所学到的还要多。”这是非常正确的。
二十年来,缅甸的武装斗争经历了种种曲折,克服了种种困难,取得了一定的经验。换句话说,缅甸人民二十年的武装斗争就象一所革命大学,参加革命的同志进了这所学校,他们在政治、思想、军事、组织、经济等各个方面得到了锻炼,培养了艰苦奋斗,为党、为革命、为人民服务和献身的精神。许多党员和战士在实际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经验。
二十年来,不少缅共党员、战士和同志牺牲了,他们为党、为革命、为人民贡献了他们的生命。
每一位牺牲了的同志的工作都已由新的同志接替,革命的队伍就这样不断地以新生力量来补充自己,投入战斗。
值此缅甸武装斗争二十周年之际,谨代表缅甸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德钦丹东主席向烈士们致以革命的敬礼!同时,我们保证,我们一定忠于这些先烈,最后完成未竟的革命事业。
(一)
在缅甸人民的武装革命斗争二十周年的今天,国际上是一片大好形势。
震撼世界的伟大的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空前地加强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根据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力量。在世界革命人民日益掌握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情况下,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正以磅礴之势日益发展壮大。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尤其是在东南亚,革命的星星之火已燃烧成燎原之势。英雄的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的浪潮正在北美、西欧和全世界日益高涨。
今天,在缅甸,更是一片大好的革命形势。随着革命战争的发展,我们的根据地更加巩固、更加扩大了。在缅甸,东至掸邦,西至若开邦,南至耶、土瓦和丹老,北至密支那,都有革命的根据地。在缅甸二十年革命战争中,我们建立了七个巩固的根据地。
缅北的上游专区根据地分布在格达、八莫和克钦邦一带。
西北专区根据地分布在勃科固、敏布和靠近若开山脉地区一带。
缅中专区根据地控制了大片地区,其中包括彬文那、敏建、密铁拉、曼德勒和掸邦南部等地区。
若开专区根据地屹立在缅甸西海岸,一直延伸到巴基斯坦边境一带。
德林达依根据地位于缅甸最南端的沿海一带,它同泰国相毗邻。
三角洲根据地控制了缅甸大米主要产区。我们党和人民军同革命的克伦族武装一道,正在这个地区向奈温军人政府不断发动进攻,并控制着广大的农村。
勃固山区根据地遍布于勃固、东坞、因盛、达雅瓦底、卑谬等县,并伸展至缅甸首都仰光附近地区。这个根据地的存在和发展,对敌人形成了不断的威胁,并逐渐形成了对敌人心脏地区的包围形势。
除了上述巩固的根据地以外,全缅各地有广泛的游击区和战斗区。
目前,根据地和游击区占全国面积的百分之六十七。一方面,我们的敌人——奈温军人政府以铁路、公路等交通线和城镇为据点,对我根据地形成了包围;另一方面,我们党和人民军以及参加民族民主团结阵线的武装力量活动于全国农村,又以广泛的游击战争对敌人形成了全国范围的反包围。
缅甸革命战争二十年来,我们的基本力量——党、人民军、地方游击队、民兵等,获得了发展和巩固。
我们总结了缅甸革命战争二十年来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经验,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了全党,坚决粉碎了党内的现代修正主义,制定了符合当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纲领、路线和政策。
缅甸革命战争二十年来,我们不仅同党内的修正主义进行斗争,而且还同国外的修正主义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比如说,在一九五四年,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修领导集团对我们曾经施加过种种压力,要我们放弃武装斗争去同吴努合作;同时,中国赫鲁晓夫也对我们施加压力,要我们放弃武装斗争去同统治集团合作。
但是,我们党坚持毛泽东思想,坚决地顶住了他们的压力,始终不放弃武装斗争。因此,我们的武装斗争才能坚持二十年之久。
苏修集团看到迫使我党就范不成,又企图在缅甸建立一个同我们党唱对台戏的共产党。因为人民的反对,他们的卑鄙阴谋没有得逞。
现在,苏修领导集团公开支持奈温军人反动政府,吹捧奈温的“缅甸社会主义纲领”是什么“走非资本主义道路”。这是对缅甸人民的武装斗争的背叛。
毛主席说得非常正确:“在目前,反对修正主义的倾向尤其是迫切的任务”。我们的二十年经验证明:如果不集中力量反对修正主义,我们的武装斗争就不可能坚持下来。
二十年来,我们在党内和党外,在国内和国外,对修正主义进行了多次的长期的斗争,取得了基本胜利。
如果说我们党领导的二十年武装斗争的历史,就是集中力量打倒修正主义、树立毛泽东思想的历史,那是不会错的。因此,我们的党已经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团结起来了,并且在缅甸革命战争中更加发挥和加强了党的领导作用。
接受以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的绝对领导、掌握了毛主席的军事路线的人民军,已经迅速地发展了自己的力量,建立了民兵、地方军和主力军三结合的体制,提高了政治思想水平,加强了官兵团结和军民团结,提高了士气,更加熟练地掌握了游击战和歼灭战。
与我们党和武装力量发展壮大的同时,党领导下的工农联盟也得到了巩固和进一步的发展。
我们在农村根据地建立了贫农会和农会(包括贫农和中农),建立了以贫雇农为基础、联合中农的农村人民民主政权,建立了农村人民民主政权的柱石——民兵,打掉了作为奈温军人政府在农村的社会基础的地主和富农的政治势力和地主经济势力(在现阶段先不动富农经济),解散了奈温军人政府在农村的台柱,即“安全行政委员会”、“土地委员会”和“农业综合合作社”,没收了奈温军人政府所谓的“人民商店”的物资,分给农村基本群众。没收和分配“人民商店”物资的群众运动,目前正在继续广泛地发展。
在相对稳定的三角洲和若开根据地已经开始恢复分地工作。在游击区、战斗区和敌占区则广泛开展争取谷价每百箩五百缅元的斗争,开展反对奈温军队下乡抢米的斗争,开展破坏敌人港口、米厂、交通运输以制止敌人出口大米和解决国内粮食问题的斗争,开展大米不出村、由自己进行互相调剂的斗争,开展抢米分米斗争,开展没收和分配官营木材的斗争,开展没收官方物资的斗争,开展破坏运不了和来不及分配的敌人物资、机器、建筑、桥梁的斗争。
在党领导下所进行的这些农民斗争,不是单纯的经济斗争,不是单纯为了获取粮食和物资的斗争,而是具有政治性质的群众斗争,是采取适合本地区情况的多种多样的斗争,是把政治、军事和经济结合起来的、给予奈温军人政府以全面沉重打击的斗争。这些斗争是为不断消灭敌人、建立和扩大根据地、建立人民民主政权而服务的,为各地巩固地打下建党、建军和建立统一战线的基础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缅甸革命战争二十年来,我们党在巩固的工农联盟基础上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认真地进行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奈温军人政府的统一战线工作。因此,在我们的基本力量得到迅速发展的同时,我们的统一战线也得到了发展,参加民族民主团结阵线的武装力量也得到了发展。
我们党在一九五九年同克伦民族团结党、新孟邦党、克耶民族进步党、钦族最高委员会,共同成立民族民主团结阵线,这个阵线在同奈温军人政府的斗争中已经得到了巩固。与我们的基本力量和参加民族民主团结阵线的武装力量得到发展壮大的同时,敌占区的群众运动也得到了发展。
特别是在粮食危机的情况下,居住在城市的劳苦大众为了解决饥饿问题,纷纷举行游行示威,开展夺粮斗争。若开邦实兑市和谬豪镇的饥饿的群众起来进行夺粮斗争时,遭到了奈温军人政府军队的枪杀,死一百多人,许多人受伤。这个事件发生在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三日,对全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工人们因为忍受不了经济困难和压迫,纷纷离开岗位以示抗议,学生也采取各种方式抗议奈温军人政府和学校当局的迫害。这就是说,敌占区各个阶级、各个阶层,正在采取各种方式对奈温军人政府进行斗争。
(二)
缅甸革命战争二十年来,由于党和各个革命力量的发展壮大和巩固,统治阶级和奈温军人政府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一次又一次地面临着困难。
二十年来,统治阶级利用反动的内战企图消灭我们党和各种革命力量。他们曾叫嚷“自由同盟要执政四十年”。
不管统治阶级怎样企图消灭我们,我们并没有被消灭,相反,统治阶级由于我们党领导的武装斗争以及它自己内部的矛盾而四分五裂。在这二十年期间,由于国内阶级矛盾的影响以及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造成了执政的自由同盟多次发生分裂,政府多次更迭。
奈温军人集团执政以来,内部互相倾轧,不断分化。另一方面,在这个时期内,统治阶级实行的一系列的反动政策,引起了阶级矛盾的加剧,这使统治阶级面临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的危机。
奈温军人集团为了建立军人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公然实行法西斯军人专政,采取了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残酷压迫的措施,甚至连过去历届政府所装饰的资产阶级民主这个假面具也不要了。
奈温军人独裁政府变本加厉地进行反共、反人民、反革命的勾当,迫害和屠杀少数民族。
这个政府在一九六二年七月七日在仰光开枪打死大学生一百多人,打伤三百多人。这就是世界史上所少有的七月惨案。这是它实行法西斯军人专政的信号。
这个政府在一九六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取缔了所有政党和群众团体,实行“社会主义纲领党”一党专政。
这个政府以保护为名,监禁了几千人,其中包括许多进步人士。它利用美、日、以色列训练出来的一批军事侦探,实行空前的恐怖统治;在监狱里实行最残酷的迫害和屠杀。
奈温军人政府实行大缅族主义。在其执政的六年多时间内,北至克钦邦、南至丹老、土瓦,对克伦、克钦、掸、勃奥、茵、勃东、孟、克耶、钦、若开、那加、傈僳等缅甸各少数民族实行残酷压迫和剥削;它以军事手段,对正在进行武装革命斗争的各少数民族实行残酷的镇压和屠杀。
这个政府在各少数民族邦实行军人垄断资本主义统治,使各少数民族人民的政治、社会、经济等各方面的条件空前恶化,他们同缅甸本部的人民群众一样,处于饥饿的困境。
奈温军人政府实行反动的政策,不仅造成政治危机,而且也造成经济危机。
在奈温军人集团的军人垄断资本主义统治下,全国生产年年下降。私营小工业和小手工业大批破产。失业人数将近二百万。奈温军人政府的反动土地政策,使广大农民不但受到封建地主的种种剥削,而且还受到官僚资产阶级的惨重剥削。由于生产下降和为了榨取高额利润而对国内贸易实行垄断,全国经济发生混乱,物价飞涨,商品奇缺,以至于人民无米下炊,面临着饥荒。
执政了六年多的奈温军人独裁政府,也面临着军事危机。
目前,敌人在军事力量方面占优势,这是事实。但是,敌人不仅在政治和经济上面临着不可克服的矛盾,在军事上也面临着不可克服的矛盾。这些矛盾是:作战任务与守卫城市、交通线任务之间的矛盾;重点进攻我们的党与集中兵力进攻国内各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在军事方面需要使用的力量与在经济和行政管理方面使用了很多力量之间的矛盾等等。这些矛盾正在日益发展。敌人兵力不足,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
我党和人民军进行的军事斗争规模更巨大,更激烈,更加具有歼灭战的性质。民族民主团结阵线和其他爱国进步力量也给奈温军人政府以更加沉重的打击。我们取得了越来越大的胜利。甚至在奈温军队控制着的铁路、公路、内河等交通线上和城镇里,也可以听到枪声和爆炸声。
奈温军人独裁政府从去年八月初就向勃固山脉革命根据地发动了进攻。但是,在德钦丹东主席和党中央的“以进攻粉碎敌人的进攻”这一战斗号召下,我人民军和革命的人民打击和消灭了这些法西斯军队,粉碎了敌人的进攻。
例如,人民军在卑谬县包康地区多内雅帕贡的战斗中消灭了敌人一个班以上,在敏腊地区全歼了敌人一个班。在仰光—曼德勒和仰光—卑谬铁路干线上,敌人的军车和货车被地雷炸翻。去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人民军闪电般地袭击和歼灭了进攻纳德林、只贡地区勃固山麓的以美国自动武器全副武装起来的敌人两个班。今年三月六日,人民军集中了二百人的兵力袭击若开山区的安镇,占领该镇二十四小时,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日用品,释放了关押在监狱里的犯人,破坏了警察营房、银库、仓库和电讯设备。
在其他各地,也不断出现歼灭敌人的战斗,我人民军获得了巨大的战绩。
奈温军人政府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危机日益严重,奈温就象坐在即将爆炸的地雷之上。
为了摆脱这些危机,奈温军人政府加紧反共、反人民、反革命,进一步镇压和屠杀各族人民。
统治阶级在他们遇到全面危机、处于奄奄一息的时候,为了摆脱危机,就使出他们惯用的手法,这就是阴险地利用宗教来攻击缅甸共产党和进步力量。
一九五八年,统治阶级提出所谓“宗教危机”来反对和攻击我们的党。但是,具有革命传统和丰富经验的缅甸人民识破了统治阶级利用宗教的卑鄙阴谋,没有上他们的当。
奈温军人政府的反动政策,给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引起了人民的极大的愤怒。现在奈温军人政府为了转移视线,又提出所谓的“宗教危机”,利用宗教来攻击我们党。但是,这一次一定会象上一次那样,遭到人民群众的反击。
不久以前,奈温军人政府为了摆脱危机,从狱中释放了在缅甸政治界一贯表现反动的巴莫、觉迎、昂基和封建土司,并造谣说,他们也释放了共产党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在“保卫联邦”、“全民团结”、“消灭国内外的叛乱者”、“反华”的骗人口号下,联合一切右派和反动派,进一步掀起反共、反人民、镇压和屠杀少数民族、破坏革命以及反华的浪潮。
在国际上,奈温军人政府为了摆脱危机,正在进一步反华。它更多地接受美帝国主义的援助,同美帝国主义进一步勾结。奈温于一九六六年九月亲自去拜访他的主子美帝头子约翰逊,恬不知耻地说:“我在亚洲反共最卖力”。这就是说,他保证要最大限度地出卖国家和人民。因此,美帝国主义也就同意再给奈温军人政府以金钱、武器和技术的援助。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去年美帝国主义卖步枪给奈温,每支只收美元二十五分。
一贯反对缅甸共产党和缅甸革命,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反对中国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革命斗争的苏联修正主义领导集团,也加紧同奈温军人政府勾结。苏修集团给奈温军人政府一轮船的武器援助,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同时,奈温军人政府还加紧同日本反动派勾结。不久以前,奈温军人政府派了一个军事代表团到日本购买武器。不仅如此,它过去和现在都企图同缅甸境内的蒋介石残匪勾结,反对我们的党、我们的人民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奈温军人政府加紧投靠美帝、苏修和国内外反动派,极力出卖缅甸联邦和缅甸人民。它不但不能解决各方面的困难,相反,困难必将日益加重。
今天,全国正面临着种种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困难,各阶级、各阶层和各族人民对奈温军人政府恨得要死。今天,在缅甸,奈温军人政府就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大敌人的代表。它背叛民族利益,极力出卖整个缅甸联邦。它是美帝、苏修和国内外反动派的走卒,是制造种种灾难的罪魁祸首。各族人民日益看清了奈温军人政府的反动真面目。
在目前的形势下,摆脱种种危机的唯一出路,就是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大敌人的代表——奈温军人政府。为此,就必须建立一个包括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少数民族、爱国资本家和其他民主力量在内的、广泛的反对奈温军人政府的统一战线。
在革命的现阶段,我党的历史任务是,依靠这个统一战线的力量,解放全缅甸,建立一个以各革命阶级和革命的少数民族为基础的、完全独立、民主、繁荣、和平幸福的、各民族平等团结的、新的人民民主联邦共和国。
(三)
我们党在缅甸二十年的革命战争中,取得了一定的经验教训。在一九六七年建党二十八周年的时候,曾阐述了某些经验教训。在我党中央关于武装斗争二十周年的声明中,也阐述了某些经验教训。本文想阐述以下一些主要的经验教训。
一、缅甸武装革命的最重要的经验教训是:当我们党把毛泽东思想和缅甸革命实践相结合的时候,革命就取得胜利;违背或放弃毛泽东思想的时候,革命就遭受失败。当我们党坚定不移地遵循中国革命(十月革命的继续)道路的时候,革命就取得胜利;违背或放弃中国革命道路的时候,革命就遭受失败和损失。
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教导说: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离开了武装斗争,就没有无产阶级的地位,就没有人民的地位,就没有共产党的地位,就没有革命的胜利。”
缅甸的革命实践已经清楚地证明,毛主席教导我们的这一普遍真理具有强大的威力,是十分正确的。实践证明,谁违背毛主席的这一教导,或对这一教导产生动摇,谁就在革命战争中遭到损失和失败。
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实行建立农村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走通过持久的人民战争夺取政权的道路。
缅甸的革命历史已经清楚地证明这一教导的无比正确性,并证明违背这一教导就要受到挫折和失败。
我们党早在一九四九年二月就作出决定,不仅要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学说,而且也要把毛泽东同志的学说,作为我们的指导方针。在今天,仅仅采取这一态度已经不够了。因此,我们党确定了一个对毛泽东思想的完整的正确的态度。
毛泽东思想是在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
因此,反对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谁口头上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而在实际上拒绝接受毛泽东思想,谁就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修正主义者。
毛泽东思想是缅甸一切革命工作的指导方针。毛泽东同志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人民军队的建设、人民战争的理论,更是缅甸革命胜利的指路明灯。
对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来说,或者对一个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来说,首要的和最基本的条件是,学习和紧紧掌握毛泽东思想,忠实地运用毛泽东思想,要用毛泽东思想挂帅。
因此,我们党将在党内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同一切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人进行坚决的斗争。
二、现在谈谈缅甸革命的两个主要关键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农民问题,是土地革命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少数民族问题。只有正确地很好地解决这两个问题,缅甸革命才能胜利。
缅甸武装革命证明,在落后的农业经济占统治地位的、农民占全国人口的大多数的缅甸,只有依靠农民群众,宣传、组织和武装农民群众,解决农民问题,才能进行持久的革命战争,并取得胜利。
农民占缅甸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农民身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三重压迫和剥削。因此,农民对于反帝、反封建、反对执政的资产阶级集团的斗争和土地革命,有极高的积极性,并坚决投入斗争。在以德钦丹东主席为首的我们党领导下,目前所进行的人民民主革命的主要轴心是土地革命。在人民民主革命中,对农民斗争的领导,对土地革命斗争的领导,是我们党的基本任务,只有坚决进行土地革命,目前的革命才能取得胜利。
毛主席指出,农民是无产阶级最可靠和最广大的同盟者,是革命战争的主力军。
因此,人民民主革命,就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农民战争。人民军的来源主要是农民。进行长期战争所需要的物力财力也是来自农民。
因此,缅甸革命战争充分证明,只要按照毛主席的指示,真正依靠农民,解决农民问题,进行土地革命,就能坚持长期战争,并为夺取最后胜利创造基本条件。
三、根据缅甸革命战争的经验,正确解决少数民族问题,是取得革命胜利的一个重要关键。
缅甸并不是一个只有缅族的国家,而是居住着克钦、克伦、克耶、钦、缅、孟、掸、若开、勃奥等一
百多个民族的国家。
少数民族虽然遍布全国,但他们主要聚居于边界,
而这些地区的面积约占缅甸全国面积的三分之二,人
口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五左右。
缅甸资产阶级同英帝国主义妥协并攫取政权后,二十年来统治阶级不仅残酷地压迫和剥削缅族人民,而且实行大缅族主义,残酷地压迫和剥削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不堪忍受执政资产阶级实行的大缅族主义的压迫和剥削,纷纷拿起武器,反对统治阶级。克伦、克钦、若开、孟、茵、勃奥、克耶、钦、掸等少数民族,正在进行长期的武装斗争。
因此,各少数民族的武装斗争是争取完全的民族平等和民族自决权的问题。它是在缅甸全国范围内进行的人民民主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天,缅甸的各少数民族处在不同的政治、经济发展阶段。阶级分化的程度也不同。为了正确地解决民族问题,我们必须掌握这个问题的阶级实质。斯大林同志教导我们说,“民族问题的基础,它的内在实质仍然是农民问题”。
毛主席也教导我们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
今天,在缅甸发生的各民族的武装革命,实质上是农民问题。根据我党的经验,正确领导和解决民族问题,是在工人阶级领导下,结成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联盟问题。因此,正确解决民族问题,是革命胜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实行资产阶级大缅族主义的奈温军人政府,无论如何也不能解决当前缅甸的民族问题。只有坚持无产阶级民族团结政策的缅甸共产党,才能正确解决这个问题。
我党主张,缅甸各民族一律平等。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都必须有平等权利。各民族都必须有充分的民族自决权,都必须有充分的民族自治权利。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认为,民族自决权是各民族固有的权利,而且认为这个民族自决权包括有分离权。
所谓分离权,并不意味着另外建立一个小国家,而是反对一切民族压迫,主张各民族一律平等、团结和合作。
关于这个问题,列宁同志教导我们说,所谓民族自决权,“并不等于分离、分散、成立小国家的要求,它只是反对一切民族压迫的彻底表现。”
列宁同志又教导我们说,我们提出民族自决权,
“决不是为了‘提倡’实行分离,相反地,是为了促进和加速各民族的民主的亲近和融合。”
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在民族问题上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他明确地提出,“承认中国境内各少数民族有平等自治的权利”,
“赞成平等的联合,而不赞成互相压迫”。所谓民族自治,是指从乡一级到省一级的自治。
毛主席的这个英明正确的论断,不仅对中国,而且对缅甸的具体情况,也是完全适用的。
在实行大缅族主义的奈温军人专政制度下,所谓
“国内各民族的亲善和团结”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一个民族用枪口对准另一个民族,而口头上又说什么亲善呀,团结呀,这纯粹是无耻的欺骗。
因此,我党坚决反对奈温军人政府以大缅族主义的态度对少数民族进行的武装镇压。同时,我们也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分裂缅甸的企图。
在目前情况下,如果提出分离和建立独立国的口
号,那就是迎合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的需要,那就
是放弃了团结一致打倒人民公敌——奈温军人政府、解放各族人民的任务。
我国有一百多个民族。很明显,象我们这样的国家,要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大敌人,打倒这三个敌人的代表奈温军人政府,不能各打各的,只能团结一致,进行斗争,才能获得胜利。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胜利的基本保证。”
我党一定要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团结全国人民,团结各民族,为彻底打垮人民公敌奈温军人政府而奋斗。我们要建立一个各民族平等、团结的新的人民民主联邦共和国,以代替奈温军人政府。
我党用毛泽东思想挂帅,正在正确地解决民族问题。因此,民族民主团结阵线已经获得进一步的巩固。今后,我们不但将巩固现有的统一战线,而且将团结其他正在进行武装斗争的少数民族,为最后打倒人民公敌奈温军人政府而奋斗。
四、缅甸革命战争的经验还告诉我们,进行持久的武装斗争必须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
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的方针要放在什么基点上?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叫做自力更生。我们并不孤立,全世界一切反对帝国主义的国家和人民都是我们的朋友。但是我们强调自力更生”。
我党按照毛主席的这个教导,坚决地进行了武装斗争。我们手里的武器和弹药,是我们的同志以自力更生的精神,用生命和鲜血从敌人手里夺来的。
自力更生的精神,就是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挂帅,坚决依靠人民,宣传、组织和武装人民,进行人民革命战争。因此,如果没有这种思想,就不可能依靠人民,不可能宣传、组织和武装人民,不但不可能取得武装革命斗争的胜利,也不可能进行持久的革命战争。
因此,为了进行持久的武装斗争,必须牢牢树立自力更生的思想。这是我党的一个优良的传统和重要的经验。
自力更生是主要的,但我们也不放弃国际援助。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取得世界上被压迫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尤其需要七亿中国人民的同情和支持。
我们相信,以自力更生为主,同时也取得国际的同情和支持,我们的革命将会得到迅速的发展。
五、革命能不能取得胜利,取决于这个革命由那一个阶级来领导。因此,目前进行的人民民主革命的最重要的关键问题,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共产党的领导问题。
可以回顾一下缅甸历史。一九三○——一九三一年爆发了沙耶山农民起义。当时还没有共产党,结果这次农民起义持续了两年以后失败了。
目前在缅甸进行的革命武装斗争,已经有二十年了。这是缅甸历史上时间最长的武装革命。同时缅甸也是世界历史上内战持续最长的国家之一。这是因为有了一个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共产党的领导,才能坚持这样持久的武装斗争。
一九四八年以来,在缅甸社会发展史上,展开了两条道路、两个领导的非常激烈的斗争。这个斗争目前还在持续。一个是吴努、巴瑞、觉迎、奈温等人的
领导,这是资产阶级的领导。另一种是共产党的领导,
是无产阶级的领导。根据历史发展来看,除了这两种
领导以外,再不可能有第三种领导。不是跟着无产阶级走,就是跟着资产阶级走。
今天,缅甸革命的最关键的问题,是那一个阶级取得了对农民群众和少数民族的领导权的问题。如果资产阶级取得了对农民群众和少数民族的领导权,缅甸的资产阶级专政将会巩固下去;如果是无产阶级取得了领导权,就可以为建立人民民主专政创造条件。
因此,在缅甸的武装斗争中,共产党的领导权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所以,我们取得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经验是,用毛泽东思想充分武装全党,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从中央到基层支部,从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团结一致,用这个方法不断提高党在革命战争中的领导作用。
结束语
我党和人民军现在已经进行了二十年的革命战争了。我们之所以能进行二十年的武装斗争,是因为以德钦丹东主席为首的我们的党,已经在人民群众中扎下了根,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得到了各国马克思列宁主义力量和进步力量的同情和支持。
二十年来,我们经历了许多曲折和起伏。在持久的武装革命斗争中,经历了种种困苦、牺牲和前所未有的损失,经受了考验。我们有过失败,也有过胜利。我们在持久的武装斗争中,付出了血和汗的代价,学到了一定的阶级斗争的经验。
毛主席教导我们:“跨过战争的艰难路程之后,胜利的坦途就到来了,这是战争的自然逻辑。”
正如毛主席所教导的那样,我们的斗争也必定会按照这种自然逻辑,取得最后胜利。
我们已经打了二十年了。如果需要,我们还可以再打二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我们已经做好思想准备,进行持久战,直至彻底打垮敌人,在缅甸建立人民民主专政。
德钦丹东主席教导我们说:“要敢于牺牲,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我们将按照德钦丹东主席的教导,坚决战斗下去。
今天,我们已经有了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有了一支由这样的党领导的人民军;有了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各革命阶级、各族人民、爱国的民主力量参加的统一战线。一句话,我们已经基本上有了毛主席教导的取得胜利的三大法宝。
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前进的道路上,不管还会遇到多少曲折和起伏,我们的武装革命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在缅甸武装革命斗争已满二十周年的今天,让我们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勇前进!
把缅甸人民的革命武装斗争进行到底!
奋勇前进,争取最后胜利!
缅甸人民民主革命必胜!
缅甸的蒋介石——奈温军人政府必败!
各民族团结起来,反对共同敌人——奈温军人政府!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缅甸共产党万岁!
德钦丹东主席万岁!
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