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6阅读
  • 0回复

标社会主义之新 立无产阶级之异——评钢琴伴唱《红灯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8-07-30
第2版()
专栏:

标社会主义之新 立无产阶级之异
——评钢琴伴唱《红灯记》
任文欣
在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大好形势下,首都文艺战线又传出了一个振奋人心的革命喜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钢琴伴唱《红灯记》,闪耀着毛泽东思想的灿烂光辉,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诞生了!
铿锵激越的琴声,抒发了无产阶级“雄心壮志冲云天”的革命豪情;高昂雄伟的曲调,奏出了无产阶级“浑身是胆雄赳赳”的英雄气概!人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自豪地说:这是我们的,我们无产阶级的革命艺术,我们时代的战斗的进行曲!
在江青同志亲自培育和指导下诞生的这个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标社会主义之新,立无产阶级之异,为西洋乐器和交响乐的革命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为我们伟大祖国的戏剧伴奏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这是世界艺术史上的伟大创举,这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新胜利!钢琴艺术划时代的大革命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关于京剧革命的一封信上指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在一切离开人民的旧文学旧艺术上)人民却成了渣滓,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着舞台”。
几百年来,钢琴艺术的舞台也是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着的。
看看那些资产阶级钢琴艺术“大师”所塑造的“英雄”人物吧!什么《魔鬼》、《水妖》,什么《伯爵夫人》、《皇帝协奏曲》,千章万曲,有哪一章是为劳动人民而歌的?没有,从来没有。琴键上弹奏出来的是剥削者崇高、劳动者渺小的罪恶之声,是“压迫就是合理”、“反抗就是有罪”的反动之音。
听听被资产阶级吹得神乎其神的所谓钢琴艺术“永恒”的主题吧!什么生死、爱恨,什么上帝、坟墓,万曲千章,有哪一曲是为劳动人民而奏的?没有,从来没有。钢琴上抒发的是剥削阶级没落、腐朽、颓丧的感情,弹出的是资产阶级麻痹、腐蚀、毒害劳动人民的靡靡之音。
丑恶成了“伟大”,无耻成了“高尚”,流氓成了“好汉”,刽子手成了“英雄”……。在那些蒙着“优雅”面纱的什么“幻想曲”、“狂想曲”的后面,资产阶级妄图用这种历史的颠倒,“幻想”资产阶级永远“不朽”,“狂想”资本主义制度永远“长存”!
早在二十多年前,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就提出:文艺必须为工农兵服务,颠倒的历史必须再颠倒过来。可是,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文艺界的代理人周扬、夏衍、林默涵等一伙,却极力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顽固地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文艺黑线。他们奴颜婢膝地拜倒在资产阶级、修正主义艺术的脚下,无耻地称苏修专家是“传经播道”的“始祖”,西方资产阶级的“艺术大师”是“灿烂”的“群星”。他们“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于死亡”,让封、资、修和名、洋、古的黑货继续霸占我们的钢琴艺术舞台。我们的时代,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新时代,我们的工人、农民、士兵,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每天创造着多少惊天动地的事迹,谱写了多少雄伟动人的乐章。可是,钢琴上奏出的却是资产阶级的乌七八糟的东西。中国赫鲁晓夫说:“搞娱乐、休息,就鼓励了社会主义积极性了”。果真如此吗?不!他们哪里是在搞什么“娱乐”、“休息”,分明是在利用文艺这个武器为复辟资本主义服务,“鼓励”人们的资本主义的积极性,把社会主义的中国“和平演变”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
为了粉碎中国赫鲁晓夫一伙利用钢琴艺术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阴谋,早在一九六四年,江青同志就根据毛主席关于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和“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光辉思想,要钢琴为革命现代京剧伴唱。但是,盘踞在文艺界的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却横加封锁,使这一重要指示迟迟不能和革命文艺战士见面。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了这一小撮阶级敌人,踢开了这些绊脚石。在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的亲自率领和指导下,革命文艺战士继攻克了京剧这一顽固的堡垒之后,又满怀信心,乘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的东风,向着钢琴这一顽固的洋堡垒展开了英勇的进攻。他们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首创精神,敢于走自己的路,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经过反复的实践,终于成功地创作了光彩夺目的钢琴伴唱《红灯记》。
这是一曲毛泽东思想胜利的凯歌。钢琴这个一向为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工具,第一次从封建贵族、资产阶级的帝阙宫苑、华厅幽室里冲杀了出来,登上了工农兵革命文艺的舞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使钢琴这个脱离人民、濒于绝境的西洋乐器回到了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手里,成为无产阶级的战斗武器。
这是世界艺术史上的伟大创举。在钢琴历史上,它第一次把资产阶级的洋人、死人踩在脚下,把资产阶级没落、颓废的靡靡之音一扫而空,以雄伟的气魄,昂扬的曲调,塑造了无产阶级“不屈不挠斗敌顽”的高大英雄形象,抒发了无产阶级“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的壮志豪情。
琴,是一样的琴,掌握在不同阶级的手里,为不同的阶级服务,却有着不同的前途,不同的命运。在“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西方资产阶级世界,钢琴艺术已堕落到请猩猩上台演奏,用砸钢琴来博得观众喝采的可悲境地;在“似朝阳,光照人间”的社会主义新中国,钢琴艺术却走上了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光辉的道路。想想西方资产阶级的没落,看看我们钢琴艺术的新生,我们怎能不为这场伟大的革命而振奋,而自豪呢!
文艺领域里破旧立新、灭资兴无的革命,正以不可阻挡之势滚滚向前。在这场伟大的革命风暴中,我们失去的只是那些没落的、破烂不堪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旧文艺,而我们得到的将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进一步繁荣,毛泽东思想的进一步深入,无产阶级专政的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英雄的壮丽颂歌
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钢琴伴唱《红灯记》,是一曲响彻云霄的革命英雄的壮丽颂歌。它以雄伟磅礴的气势,高昂明朗的音调,雄壮优美的旋律,深刻地展现了革命英雄的崇高的精神世界。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文艺必须“歌颂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经过毛主席三次审阅修改的《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指出:“要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人物,这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钢琴伴唱《红灯记》,在京剧《红灯记》音乐的基础上,既保留了原有唱腔的优点,又发挥了钢琴的特长,更完美、更深刻地塑造了无产阶级革命英雄李玉和、李铁梅的光辉形象。
钢琴伴唱《红灯记》对李玉和的英雄形象作了精心的塑造。铿锵有力的节奏,挺拔坚实的音响,构成了李玉和唱腔伴奏的基本特点。
一碗送别酒,万重阶级情。在《浑身是胆雄赳赳》这一著名唱段中,钢琴充分地发挥了表现力丰富的长处。激昂悲壮的前奏,贯串全曲的翻滚浑厚的伴奏,最后突然爆发的强烈的激动人心的音响,把李玉和对李奶奶、李铁梅无比深厚的阶级感情,把李玉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概,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雄心壮志冲云天》是京剧《红灯记》中集中塑造李玉和英雄形象的一段最重要的成套唱腔。钢琴伴唱《红灯记》在这个唱段中,以雄伟、宽广的音乐,用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抒发了李玉和“雄心壮志冲云天”的革命豪情。“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李玉和身在刑场,心怀天下,面对死亡威胁无所畏惧,展望革命前程斗志更坚。在开始的二黄导板以前,钢琴成功地增添了一段前奏。混浊尖锐的音响,衬托出鸠山的凶残与虚弱;沉重稳健的低音,表现了李玉和大义凛然、迈步出监的坚定步伐。随着钢琴音乐的逐渐高昂,虽然大段的唱腔还没有开始,但是李玉和高大的英雄形象已经巍然挺立在我们面前。当李玉和唱出“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这一革命的豪言壮语时,钢琴从低音区以不可阻挡之势汹涌澎湃直冲上来,急骤明快的旋律,雄壮磅礴的气势,十分形象而生动地表现了李玉和“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革命英雄气概。在“赴刑场,气昂昂,抬头远看”这一句以后,钢琴大大突破和发展了原来京剧唱腔的过门,创造了一段极为精采的独奏。在这里,钢琴奏出的象征着革命红灯的音调,先在高音区清澈而嘹亮地出现,很快地扩展开来,最后以整个钢琴的宏伟气势,慷慨激昂的演奏,丰富而深刻地抒发了李玉和的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博大的革命胸怀:他看到的不是敌人的嚣张残暴,而是抗日的烽火已成燎原之势,横行一时的日本帝国主义已陷于人民战争的千里火海中;他看到的不是锁住他的重重镣铐,而是风雨过后,“新中国,似朝阳,光照人间”!接下来的这段慢板,钢琴伴奏变得绚丽多彩,灿烂光明,形象地烘托出“全中国,红旗插遍”的壮丽图景,给听众以极为强烈的艺术感染。在全部唱腔结束以后,钢琴又富有独创地将原来京剧中用在这段唱腔之前的曲调移作尾声,排山倒海的壮阔的气势,雄浑奔放的高昂的旋律,使我们感到李玉和不是在走向刑场,而是怀着必胜的信念,含着胜利的微笑,在迎接战斗的明天,迎接光辉的未来!
在这整个唱段中,钢琴用充沛的激情,雄伟的气势,热情地歌颂了李玉和不怕牺牲、慷慨就义的崇高品质和革命气节,表现了李玉和高瞻远瞩,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钢琴伴唱《红灯记》还深刻地刻划了李铁梅在伟大的党和革命先辈的培育下,在阶级斗争的急风暴雨中迅速成长的过程。从《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到《仇恨入心要发芽》,音乐形象有层次,有发展,李铁梅的形象越来越完美,越来越高大。
在《都有一颗红亮的心》这个唱段中,钢琴充分发挥了音域宽广、音色明亮、演奏灵巧的特点,以贯串始终的活跃、流动的伴奏音型,生动地刻划了李铁梅天真、活泼而又带着几分稚气的性格。
听奶奶说红灯,是李铁梅成长过程中重要的一环。钢琴伴唱在这里有很出色的艺术处理。铁梅“听罢奶奶说红灯”,深受感动,陷入沉思,钢琴模仿民族乐器弹拨乐的音响效果,轻轻地而又极富表现力地弹奏出一串碎音调,深刻地刻划出当时的意境,把演员和听众都深深地带入到李铁梅的思想感情中,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在这里,钢琴不仅在思想内容上是崭新的,在演奏技术上也打破了外国的老一套。当铁梅唱到“他们到底为什么”,认真思索革命道理的时候,钢琴以最简洁的手法轻轻托住唱腔,紧接着在过门中随着铁梅内心活动的起伏变化,猛然一转,表示铁梅已经得出了答案,用气势磅礴、坚定有力的音响,带出了她斩钉截铁的回答:“为的是救中国、救穷人,打败鬼子兵。”当铁梅想到她自己应该怎么办的时候,钢琴又转为轻声衬托,直到铁梅唱出了“爹爹挑担有千斤重,铁梅你,应该挑上这八百斤”,钢琴才发挥出雄伟的气势,有力地烘托了铁梅誓做革命接班人的雄心壮志。
在《仇恨入心要发芽》一段中,钢琴以无比高昂、激烈的伴奏,突出地表现了铁梅“提起敌寇心肺炸”的强烈的阶级仇,民族恨。最后,铁梅唱出了革命的誓言:“铁梅我,有准备:不怕抓,不怕放,不怕皮鞭打,不怕监牢押!粉身碎骨不交密电码!”这时,钢琴又以坚定有力的节奏和坚实饱满的音响,鲜明地表现出铁梅经历了阶级斗争严峻考验后的无比坚定的革命意志。一个高举革命红灯,已经成长起来的革命接班人的光辉形象,英姿飒爽地在我们面前出现了!
在毛泽东思想阳光照耀下诞生的钢琴伴唱《红灯记》,突出地塑造了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体现了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原则,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民族特点,达到了“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它是又一颗闪耀着毛泽东思想灿烂光辉的艺术明珠!
歌颂什么,反对什么,这是关系到文艺为什么人服务的根本问题。资产阶级要歌颂自己的英雄人物,宣扬自己的理想、要求和愿望,按照资产阶级的面貌改造世界;无产阶级也要塑造自己的英雄人物,宣传自己的理想、要求和愿望,按照无产阶级的面貌改造世界。这是一场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使几百年来一直为资产阶级唱赞美诗的钢琴艺术,从此“开了新生面”,在自己的历史上开创了为工农兵奏颂歌的新纪元。这是文艺领域里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斗争取得的又一重大胜利,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同中国赫鲁晓夫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斗争取得的又一重大胜利!洋为中用 推陈出新 走自己的路
继革命交响音乐《沙家浜》、革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之后出现的钢琴伴唱《红灯记》,是又一个“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光辉典范。
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不仅为西洋乐器和交响乐的革命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而且为我们伟大祖国的戏剧伴奏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预示着西洋乐器和交响乐大革命的风暴即将蓬勃兴起,预示着祖国戏剧伴奏大革命的洪流即将滚滚而来!
钢琴伴唱《红灯记》,成功地吸收了外国钢琴艺术中的好东西,批判地运用了钢琴传统艺术中的许多重要表现手法,一扫资产阶级钢琴艺术颓废、缠绵的靡靡之音和形式主义的腐朽的东西;又根据京剧《红灯记》的革命的政治内容,在表现方法、演奏技术上作了许多新的创造。钢琴艺术的这种改革,使钢琴这个古老的西洋乐器奏出了无产阶级之声,弹出了社会主义之音,走上了为工农兵、为无产阶级政治、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康庄大道,为西洋乐器和交响乐的革命开辟了远大的前程。
钢琴伴唱《红灯记》,把京剧这一我国的传统艺术和钢琴这一外国的传统艺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相辅相成,取长补短,既保留了京剧唱腔和打击乐的基本特点,又充分发挥了钢琴音域宽广,气势雄伟,富于表现力的特长。这种结合,使京剧伴奏得到丰富和发展,发生了革命的变化,为祖国的戏剧伴奏更好地反映社会主义时代、更好地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开辟了广阔的道路。
钢琴伴唱《红灯记》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一个新品种,它把“洋”和“中”有机地结合起来,“推陈出新”,既不同于外国的传统艺术,也不同于中国的传统艺术,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民族特点。
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充分显示了毛主席提出的“洋为中用”,“推陈出新”伟大方针的无比威力。
“洋为中用”,就是要把外国艺术中的好东西,批判地吸收过来,为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所用。“推陈出新”,就是要“推”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陈”,“出”社会主义之“新”——社会主义的新内容和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外国的传统艺术,就其内容来说,大多是宣扬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传统的观念”的东西。这种内容是不能推陈出新的。至于外国的优秀的艺术形式,还是有其长处的,可以推陈出新,为我们今天所用。为了发展我国的社会主义新文艺,我们有必要批判地吸收和继承外国的优秀艺术形式。对于外国的艺术形式,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排斥,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是完全错误的。同时,外国的艺术形式要表现我们社会主义的新内容,要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也必须进行改造。盲目崇拜西方的艺术形式,以为一切都是“洋”的好,不进行改革,不推陈出新,采取全盘肯定的态度,也是根本错误的。在对待外国艺术形式的问题上,我们既反对虚无主义的态度,也反对全盘肯定的态度。
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文艺界的代理人周扬、夏衍、林默涵之流,为了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为了反对
“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伟大方针,他们忽而主张“全盘西化”,胡说什么西洋乐器只能演奏“西洋艺术大师”的“典范作品”,要搞西洋乐器的人“真正掉到洋的里边去”,要“洋到底”。他们忽而又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个劲地装作排外的模样,胡说什么西洋乐器“不能为工农兵服务”,下令学西洋乐器的人统统改行,要“土到底”。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宣告了中国赫鲁晓夫之流“洋到底”和“土到底”谬论的彻底破产!
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以毛泽东思想为伟大旗帜的新时代。为了创造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社会主义的新文艺,我们一定要遵循伟大领袖毛主席的
“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教导,敢于标社会主义之新,立无产阶级之异,闯出一条我们自己的路来。
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我们必须彻底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彻底破除对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文学艺术遗产的迷信,在文化艺术领域里进行一场空前广泛、空前深刻的大革命。革命,才能标出社会主义之新;革命,才能立出无产阶级之异;革命,才能闯出自己的路。鲁迅曾经说过:“没有冲破一切传统思想和手法的闯将,中国是不会有真的新文艺的。”江青同志就是一个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闯将,她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率领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向艺术阵地上一个又一个的顽固堡垒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其势如急风骤雨,其力如雷霆万钧,所向披靡,攻无不克。京剧这个顽固堡垒被攻克了!芭蕾舞这个顽固堡垒被攻克了!交响乐这个顽固堡垒被攻克了!如今,钢琴艺术这个顽固堡垒也被攻克了!“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我们要以江青同志为榜样,发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大无畏精神,敢于革新,敢于创造,走我们自己的路,为创立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民族特点、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社会主义新文艺而奋斗!
三十四年前,伟大的文化革命先驱鲁迅这样预言:“将来的光明,必将证明我们不但是文艺上的遗产的保存者,而且也是开拓者和建设者。”鲁迅的天才预言今天已经成为光辉的现实。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又一次向全世界表明: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是文学艺术的伟大的“开拓者”和“建设者”。我们不但能够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能够扫除一切腐蚀群众思想、瓦解群众斗志的封、资、修的垃圾,而且一定能够开拓出一条社会主义文艺的新道路,建设起开创人类历史新纪元的、最光辉灿烂的新文艺,写出人类历史上最新最美的篇章!
“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