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4阅读
  • 0回复

美帝新头目尼克松的“就职演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69-01-28
第5版()
专栏:

一篇绝妙的反面教材
美帝新头目尼克松的“就职演说”
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美帝国主义的新头目尼克松一月二十日发表了一篇“就职演说”。这篇“演说”是美帝国主义走投无路的自供状,对于全世界革命人民是一种绝妙的反面教材。尼克松的“就职演说”全文如下:最高法院院长先生,约翰逊总统,汉弗莱副总统,阿格纽副总统,美国同胞们,还有世界大家庭的公民们:
我要求你们今天同我一起度过这个庄严的时刻。我们通过这种有条不紊地移交权力来庆祝使我们保持自由的团结一致的精神。
历史上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宝贵和独特的转瞬即逝的时刻。但是有些时刻则突出地成为开端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确定的方针会决定几十年或几百年的面貌。
现在就能够成为这样的时刻。
现在各种力量正汇聚在一起,使得人们第一次有可能希望人类许多最殷切的愿望终将能够实现。
改变的速度日益加快,这使得我们能够在我们在世的时候谋划过去要用几百年才能取得的进展。
由于我们开辟了空间的境界,因此我们在地球上也发现了新的境界。
由于世界人民希望和平,世界的领袖们害怕战争,现在这个时代第一次成为有利于和平的时代。
从现在起再过八年,美国将庆祝它建国二百周年。在现在活着的大多数人在世的时候,人类将庆祝那个一千年只有一次的伟大的新年——第三个一千年的开始。
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国家,我们要在什么样的世界上生活,我们是不是要按照我们的希望来铸造未来——这些都要由我们用我们的行动和我们的抉择来决定。
历史所能授予的最大的荣誉,是和平缔造者的称号。这种荣誉现在正在向美国招手——这就是出力把世界最终引出动乱的深渊而登上人类自文明伊始以来所梦寐以求的和平之高峰的机会。
如果我们取得成功,后代的人在谈到我们现在活着的这些人的时候,将会说我们是我们时代的主人,说我们为创造一个人类能够安全地生活的世界出了力。
这是要我们成为伟大国家的召唤。
我相信美国人民准备响应这个召唤。
本世纪中叶的三十多年,是取得了可以自豪的成就的年代。我们在科学和工农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广泛地分享了我们的财富,并且终于学会了如何管理现代的经济来保证它继续发展。
我们使自由达到了新的境界,我们已经开始使得自由所许诺的东西对黑人和对白人一样也成为现实的东西。
我们从今天的青年的身上看到了明天的希望。我了解美国的青年。我信任他们。我们可以自豪的是,他们比以前任何一代青年更有教养,更有志向,而且更加强烈地受良心的驱使。
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此接近于建成一个公正和富裕的社会,或者如此具有建立这样一个社会的意志。
因为我们的力量如此强大,所以我们能够坦率地估计我们的弱点,并且能够满怀希望地对待这些弱点。
三十多年以前,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也是站在这个地方,向一个正陷于萧条之中并充满着恐惧心情的国家发表了演说。他当时在探讨国家的困难的时候还可以说:“谢谢上帝,这些问题只是同物质的东西有关”。
我们今天的危机情况正好相反。
我们在物质方面是充裕的,但是在精神方面却是贫乏的;我们能够极其精确地飞往月球,但是在地球上陷入了吵吵闹闹的不和之中。
我们陷入了战争,需要和平。我们陷入了分裂,需要团结。我们看到我们周围的人们的生活是空虚的,需要充实。我们看到各种任务需要完成,等待着有人去做。
对于精神方面的危机,我们需要用精神方面的解决办法。
要找到这种解决办法,我们只需要在我们自己中间去探求。
当我们聆听“我们本性的善良面”的心声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一面是赞扬纯朴的素质、也就是基本的素质的——如善良、正直、博爱和仁慈等。
伟大总是以朴实的形式出现的。
今天如果我们要消除使我们分开的东西,巩固使我们团结的东西,最需要的就是做一些简单的事情。
压低我们的声调将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这些困难的年代里,美国得了玩弄字眼的狂热病,这就是使用夸大的词藻,许诺的东西超过可能提供的东西;使用怒气冲冲的词藻,把不满激成仇恨;使用虚张声势的词藻,装腔作势而不是说服人。
除非我们不再彼此对嚷——除非我们平心静气地说话,以便别人不仅能听到我们的声音,而且能听到我们的言词,否则我们无法彼此学习。
至于政府方面,它将听取意见。我们将竭力以新的方式来听取意见——听取不表露出来的痛苦的声音,无言的声音,发自内心的声音,听取委屈的声音,焦虑不安的声音,已经失去了别人会听取的希望的声音。
对于被抛在外面的人,我们一定要设法把他们带进来。
对于落在后面的人,我们一定要帮助他们赶上来。
对于我们的全体人民来说,我们将把建立良好的秩序定为我们的目标,这种秩序将使我们有可能取得进步和使我们的生活安全无虞。
当我们争取实现我们的希望的时候,我们的任务是要在过去的基础之上进行努力——不是抛开旧的,而是要转向新的。
在过去这三十多年中,政府所通过的法律、所花的钱、所着手实行的计划,比在我国以前的整个历史上都多。
为了实现我们的充分就业、改善住房和良好教育的目标,为了改建我们的城市和改进我们的农村地区,为了保护我们的环境和提高生活质量——为了所有这些和更多的事情,我们一定要赶紧奋力前进。
我们现在要为我们的财富能从用于在国外进行战争的破坏方面转用于满足国内人民紧迫需要的那一天的到来,作好打算。
美国的这个理想是不会降临到沉睡的人们脑海之中的。
但是,单靠政府本身所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我们现在正接近于这种限度。
我们现在最大的需要,是要扩大到政府的范围之外,吸收大批有关人士和有志之士参加。
不论要做什么事情,都必须由政府和人民一起来做,否则,就根本做不了。从过去的痛苦中所得出的教训,就是没有人民,我们什么事情也做不了;有了人民,我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到。
为了同我们庞大的任务相适应,我们需要我们的人民拿出精力——不仅用于宏伟的事业方面,而且更重要的是要用于只有在邻里小报上而不会在全国性报刊上得到突出报道的那些小规模的出色的工作。
做了这一些以后,我们就能建造一座精神大厦——每当我们每个人向他的邻人伸出手来,帮助他、照顾他、为他办事的时候,他也就是给这个大厦添了一块砖。
我并不是许诺会有平庸安逸的生活。我也并不是号召要过严酷牺牲的生活。我是要求你们参加一项崇高的事业——一项同人类本身一样丰富多采、同我们所生活的时代一样使人振奋的事业。
自由的精髓在于我们每个人都参加决定自己的命运。
如果不投身于一项不局限于自我的事业,任何人都不是真正完美无缺的。
做到完美无缺的方法在于如何发挥我们的才能;我们有了促使我们这样来发挥自己的才能的那种精神,我们就达到了崇高的境界。
当我们衡量能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将只许诺我们知道自己能够做到的那些事情;但是,当我们规划我们的目标的时候,我们将受到我们的理想的指引。
在邻居没有完全得到自由的时候,谁也不能完全得到自由。真的要向前进,就得一起向前进。
这意味着黑人和白人要一起向前进,作为一个民族而不是两个民族一起向前进。法律是已经符合我们的良心的要求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要使法律里规定的东西成为现实:就是要最终保证做到,正如一切人在上帝面前生来都是同样尊严的一样,一切人在人类面前生来也是同样尊严的。
在我们在国内学会一起向前进的时候,让我们也设法同全人类一起向前进。
让我们定下这样的目标:在那些不知道什么叫和平的地方,要使它成为受人欢迎的东西;在那些和平不牢固的地方,要使它强固起来;在那些和平只是暂时存在的地方,要使它成为永久的东西。
在经历了一个对抗的时期之后,我们正在进入谈判的时代。
让所有的国家都知道,在本届政府任职期间,我们的通讯联络线路将是畅通无阻的。
我们谋求建立一个开放的世界——对各种思想开放,对货物和人员的交流开放;在这个世界里,大小国家的人民都不会怒气冲冲地处于与世隔绝的地位。
我们不能指望使每个人都成为我们的朋友,但是我们能够设法使任何人都不成为我们的敌人。
对于那些想与我们为敌的人,让我们邀他们来开展一场和平竞赛——不是在征服领土或扩大统治范围方面进行竞赛,而是在丰富人的生活方面进行竞赛。
在我们探索广阔的宇宙的时候,让我们一起进入这些新的世界——不是竞相征服的新世界,而是一项需要共同分担的新事业。
让我们同那些愿意参加进来的人共同合作,削减军备负担,加强和平之厦,扶助贫穷和饥饿的人们。
但是,对于所有那些见弱者就想欺的人,我们要使他们毫不怀疑,我们需要多么强大,我们就一定会有多么强大,我们需要强大到什么时候,我们就一定会强大到什么时候。
自从我作为新任国会议员首次来到这个首都以来,在过去二十年中,我访问了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
我认识了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了解了使世界陷于分裂的那些巨大的力量以及由来已久的疑惧和仇恨。
我知道,和平是不能靠祈望来实现的——除了日复一日地,甚至年复一年地进行耐心的、旷日持久的外交活动以外,其他的办法是没有的。
我也了解世界的人民。
我看到过无家可归的儿童的挨饿之状,在战斗中负伤的士兵的痛苦之情,失去儿子的母亲的悲哀之容。我知道,这些情况是没有意识形态或种族之分的。
我了解美国。我知道,美国的心地是善良的。
我是发自我自己的内心,发自我的国家的内心,来说出我们对苦难的人们和对忧伤的人们的深切关怀的。
我今天已在上帝面前,在我的同胞面前,宣誓要维护和保卫美国宪法。除了那一誓言之外,我还要补充这样一个神圣的保证:我将把我在职的时间,把我的精力和我的全部智慧,贡献给国际和平事业。
让强者和弱者都听到这个信息。
我们想要赢得的和平,并不是对任何其它国家的人民所赢得的胜利,而是一种有“妙手回春”的作用的和平;一种给那些苦难的人们带来同情的和平;一种对那些反对过我们的人表示谅解的和平;一种使地球上所有各国人民都有机会选择他们自己的命运的和平。
就在短短的几个星期以前,我们曾共享荣光:人类第一次看到了上帝所见到的这个世界,一个在一片黑暗之中映射出亮光的单一的天体。
当“阿波罗”的宇宙航行员们在圣诞节前夕从灰色的月球表面上空飞过的时候,他们向我们谈到地球如何美丽——距离象月球那么远,声音却那么清晰,我们听见他们祈求上帝赐福人间。
在那个时刻,他们从月球那边看到的景象,打动了诗人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他写道:“地球在那永恒的沉寂中浮动,又小又蓝又美丽;见到地球这般的真貌,犹如见到我们大家是一起坐在地球上的乘客,共坐在永恒的寒空中那块灿烂美丽之处的兄弟——他们此刻已知晓自己是真正的兄弟。”
在技术上取得卓越胜利的那个时刻,人们的思路转到了自己的老家和人类的身上——他们从那样遥远的角度看到人类在地球上的命运是分不开的;并且告诉我们,不管我们进入宇宙多远,我们的命运并不在星球上,而就在这里的地球上,就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就在我们自己的心中。
我们经历了美国精神的漫漫长夜。但是,当我们瞅见朦胧初露的曙光的时候,让我们不要诅咒尚未完全消失的黑暗。让我们促进光明的到来。
我们的命运带来的不是满杯绝望,而是满盏机会。因此,让我们满怀喜悦地、而不是充满疑惧地拿起这个杯子——“一起坐在地球上的乘客们”,让我们向前进,对我们的信念坚定不移,对我们的宗旨坚持不渝,提防种种危险,但凭借我们对上帝的意志和人类的希望所抱有的信心坚持下去。(附图片)
走投无路的尼克松。新华社(传真照片)
尼克松在大批军警特务的“保护”下,龟缩在装有防弹玻璃板的汽车里前往白宫上任。  新华社发(传真照片)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