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阅读
  • 0回复

西方一些人士和报刊回顾苏美关系时指出 苏美争夺加剧“缓和”烟雾正在消散 《波恩评论报》指出希特勒也是在“和平”幕布后穷兵黩武危害和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4-01-29
第6版()
专栏:

西方一些人士和报刊回顾苏美关系时指出
苏美争夺加剧“缓和”烟雾正在消散
《波恩评论报》指出希特勒也是在“和平”幕布后穷兵黩武危害和平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一月二十八日讯 随着苏、美在欧洲、中东等地争夺的加剧和在所谓
“裁减核军备”等问题上矛盾的发展,苏修渲染一时的“苏美缓和”的烟雾正在消散。西方一些人士和报刊最近在回顾苏美关系时,认为苏修所说的“缓和”只不过是“骗人的东西”。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鲍伊在一月九日的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上发表文章说,两次苏美首脑会谈以及随之出现的什么
“友好和合作”的新时代已经到来之类的“动听的言词”,曾经引起“一种对缓和的幻想”。但是,苏美间达成的协议“说得好听,而没有什么实质”。接着不久就爆发了去年十月的中东战争,苏联企图利用这场战争“以牺牲别人为代价来取得单方面的优势”。鲍伊指出,苏联的作法“同关于缓和的夸张的说法是不相容的”,“当然应当打消对于缓和的范围所抱有的幻想”。
鲍伊还说:“苏联是把‘共处’作为一种扩张政策。根据这一政策,苏联期望削弱欧洲和日本同美国的联系”,“从而逐步地使全球力量对比发生有利于它的变化。”
伦敦现代史研究所所长、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委员会主席沃尔特·拉克在去年十二月十六日一期的《纽约时报杂志》上发表文章说,“人们不应该过高估计国际关系的稳定程度”,因为,在远东、东南亚、海湾地区、欧洲和非洲等许多地方,苏美这两个超级大国的利益“都是互相冲突的”。
作者认为,超级大国最近在中东的对抗,“极可能不是在我们这个时代中最后一次这样的对抗——而很可能甚至不是最尖锐的一次”。
作者承认西欧面临苏联扩张的威胁。他写道,西欧“在军事上的软弱无力和政治上的不团结”将越来越成为对苏联的一种“诱惑”,“如果欧洲地位下降的情况继续下去”,苏联领导人就有可能采取一种“更富有侵略性的政策”,“通过武力行动”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因此,作者认为,西欧“只有在既实现政治团结,又有一支可靠的防务力量的基础上,才能实行真正独立的欧洲政策”。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亨利·杰克逊一月十一日在一次谈话中说,只要不是生活在梦幻世界的人都会看到,所谓苏美“缓和”只不过是“骗人的东西”,“如果任何人有怀疑的话,他们可以读一读(去年)六月份发表的那份(苏美首脑会谈)正式公报,那份公报曾把中东列为美国和俄国人怎样进行合作以避免麻烦的一个例子。四个月之后,我们几乎同苏联进行了一场核摊牌。一场直接对抗发生了。”
西德《世界报》一月七日发表社论指出,“在美国,外交政策辩论的趋势正在改变”:要求单方面裁减军备的声音“变得比较沉默了”,而主张加强军事实力的声音“变得大起来了”。社论认为,导致这种变化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苏联指望在去年十月的中东危机中“得到新的巨大好处”,而在这一地区,“美苏极端重要的利益是难以互相调和的”。
西德《波恩评论报》一月二日的社论写道:“华沙条约组织军备上存在一种令人担忧的增加的趋势”,由于苏联谋求核优势,美苏间“业已开始的限制战略武器会谈受到了威胁”。这家报纸在把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今天的假缓和、真备战的两面派手法同希特勒在三十年代的作法作了对比之后,提醒人们说:“希特勒也是对签订条约和立下和平誓言毫不吝啬的,而在这同时,他在这道幕布的背后,把德国武装到了危害和平的程度。”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刊载的一篇文章说,“被错误地称之为缓和的政策”“正在碰到麻烦”:苏美核裁军谈判“由于苏联提出的建议而陷入僵局,因为苏联的建议无异于让苏联对美国永远占有巨大的、也许是决定性的优势”,“他们在日内瓦(欧安会上)的目的看来是要使西方正式承认欧洲的分裂,在维也纳(中欧裁军会上)的目的则是让西方把自己在军事上的劣势正式肯定下来”。文章认为,“缓和”幻想的破灭并不是“坏事”,因为“‘缓和’造成的心理上解除武装的状态将会逐步削弱西欧”。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