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阅读
  • 0回复

我过上了健康幸福的晚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4-05-23
第3版()
专栏:

我过上了健康幸福的晚年
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大樟公社互助大队壮族贫农社员 田秋英
我今年九十岁了,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大伙都说,象我这样一个在旧社会深受剥削的人,能有这样的高寿,合作医疗可有一份功劳。这话讲得实在。林彪恶毒咒骂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革命新生事物,我们一万个不答应。
两个社会两重天,一个苦来一个甜。在那万恶的旧社会,我们贫下中农给地主当牛做马,终年劳累,不得温饱,一旦生了病,日子就更难熬了,只好睁着眼睛等死。我家原来有十二口人,其中就有九人是在旧社会被贫病折磨死去的。我和大儿子、大孙子,带着一身疾病挣扎着,盼到了解放,才算免除了死亡的威胁。
解放后,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有了很大发展。但是,由于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干扰和破坏,我们大山区仍然缺医少药。贫下中农有了病就是一桩大心事。一点小伤小病也得跑好几里路到公社卫生所去诊治,大病就更不用说了。一九五三年,我大儿子的肺病复发,当地缺医少药,只好到三百里外的柳州市去治疗。可是,经透视,说是治晚了,回家后不到一年就死去了。事隔不久,我的老风湿病又发作了,全身酸痛,下不了床。一些好心人都劝我到大城市医院去看看病。我一想起大儿子的遭遇,就再也不想去了,免得白花钱,不济事。
一九七○年,我们大队办起了合作医疗。医院就办在家门口,看得见,喊得着,处处方便。就在这一年冬天,有一天,我突然腹部绞痛。大队的赤脚医生罗美斌闻讯后,冒着严寒赶到我家,仔细观察了病情,诊断为急性肠炎,立即用草药给我治疗。很快,我就恢复了健康。我从旧社会带来的四十多年的老风湿病,也是合作医疗站的赤脚医生用草药给治好的。
现在,我一家九口人,个个都健壮结实。在我们大队里,七十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就有二十七个。大家都过着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医的幸福生活。根据我九十年的亲身经历,我深深地感到,合作医疗就是好!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