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5阅读
  • 0回复

冀察南北大捷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6-12-30
第1版()
专栏:解放日报社论

  冀察南北大捷
正当蒋介石的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于本月二十一日当众说谎:“我指示我之指挥官恪遵停战令,除非受攻击不作战”,并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政府”军将恢复攻势(见美联社电)的时候,我晋察冀人民解放军就在同一天以满城自卫歼灭战的胜利,揭穿了他的谎言,回答了他的进攻。原来蒋介石的五十三军一三○师的三八八团、三八九团,一一六师的三四六、三四八团,及暂编第一路军刘化南部,第一纵队二团第二纵队三团,共六个团兵力,在李宗仁发表上述谈话的前两天(十二月十九日)就开始了由保定漕河向满城以东解放区的进攻。结果遭遇了当地人民解放军的自卫反击,激战一昼两夜,即将其美械三八八团和暂一路军一纵队二团、二纵队三团共三个团全部歼灭。生俘其三个团长以下官兵二千六百余人,击毙官兵一千五百余,缴获各种炮五十余门,轻重机枪一百余挺,步枪一千五百余支,迫得李宗仁不能不承认:“我的部队大为不利”。(见美联社二十一日电)
与满城之捷南北相映辉,晋察冀人民解放军于本月九日在塞北向傅军英勇反击。一度收复崇礼城,歼灭傅部绥东保安骑兵一千二百余人。加上上月的赵川堡战斗和独石口战斗,共歼灭傅军二千二百余人。使得傅作义对张垣与平绥线的控制感受重大的威胁。无怪他在崇礼失守之后,要表示“不胜痛心”,并“频频以手捶胸”了。(见中央社十二月十八日电)
但是,这才仅仅是好战分子们“大为不利”和“痛心捶胸”的开头。当我军主动撤出张垣的时候,傅作义等岂不是得意忘形,将肉麻当有趣?就在那时,我们曾肯定地指出,张垣的暂时弃守,将只会增加蒋傅军的负担,而使晋察冀八路军取得更大的机动,增加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机会。现在,蒋傅军的兵力不足与兵力分散的基本弱点日益严重,人民解放军机动歼敌的机会愈来愈多;满城、崇礼两役,还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蒋介石的全部内战部署中,晋察冀地区所占的位置是十分重要的。蒋介石靠了美机美舰替他运兵,靠了驻华美军替他把守铁路与仓库,企图借此巩固平、津、保到张家口一段的占领,并进一步分割我华北解放区,遮断我华北与东北的联系。最近更在河北全省划分“绥靖区”,专派反共“大员”分区指挥,进攻我晋察冀解放区。但是,在八年抗战中有着优秀和光荣斗争传统的英勇晋察冀军民,在半年来的自卫战争中已不断地予进犯者以打击。据不完全的统计,蒋军在侵占张垣以后,在晋察冀地区被歼灭的已在二万二千人以上,尤其从本月九日以来,我军在冀中固安(十四日)冀东宝坻(十五日)和满城、崇礼之后,在四个不同地区接连获得胜利,十二天内歼敌七千余人。特别值得指出的,人民解放军已在若干地区开始了局部的反攻,冀东的收复宝坻和察北的突入崇礼即是显例。这些胜利,都给解放区军民和全国人民以很大的鼓舞。我们相信,晋察冀军民一定能够再接再厉,不满足已得的胜利,用全力来争取新的更大的胜利,来彻底粉碎蒋介石的内战体系。(十二月二十七日)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