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阅读
  • 0回复

“正名”术种种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6-03-28
第5版()
专栏:

“正名”术种种
广州部队某部 刘战
提起“正名”,人们都知道这是孔老二为了推行“克己复礼”的政治路线,整顿“礼崩乐坏”的社会秩序而提出的。春秋时期,奴隶的造反,新兴地主阶级的崛起夺权,使整个奴隶制社会形成一派“礼崩乐坏”的局面。孔老二认为,只有首先把已经崩溃了的奴隶制的等级、名分“正”过来,才能“名正言顺”地去扑灭新生事物,镇压新兴势力,“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实现“复礼”。所以,当他的弟子问他,一旦掌了权第一件事应该干什么,他立即回答说:“非正名不可”(“必也正名乎”)。还说什么“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孔老二死掉以后,他的“正名”术,也被革命队伍里的投降派当成篡夺革命领导权、改变革命路线、进行反革命复辟活动的一件法宝。
《水浒》里那个“自幼学儒”的宋江,为了推行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专等朝廷招安的投降主义路线,一坐上梁山泊第一把交椅,马上就来了个正名:改“聚义厅”为“忠义堂”。在宋江看来,“聚义厅”这个名字“邪”得厉害,它引得人老是想“杀去东京,夺了鸟位”。而“忠义堂”却可使人“忠心扶社稷,义气助家邦”。因此,宋江在梁山搞“去邪归正”,就先从“正”这个“忠义”之名开始。
“忠义”之名一正,自称“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的宋江,就“名正言顺”地宣称自己“居尊位”,篡夺了农民起义军的领导大权;接着又把卢俊义、关胜这些“忠臣义士”捧上堂来,名列前茅,而把那些不讲“忠义”的革命派如吴用、李逵、三阮等撵到后边去,“整顿”了领导班子。
“忠义”之名一“正”,“忠心不负朝廷”的宋江,就“名正言顺”地修正了晁盖的革命路线:提出“共为股肱,一同替天行道”的投降纲领,取代了晁盖“竭力同心,共聚大义”的革命纲领;用“忠义自守”、“共存忠义于心”之类的“正论”,去清除“不怕官司不怕天”的“邪说”;把“和大宋皇帝作个对头”的革命造反,纳入了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专等朝廷招安的投降轨道。
“忠义”之名一正,胸怀“尽忠报国”“凌云志”的宋江,就“名正言顺”地进行投降叛卖活动,终于打着“顺天”“护国”的大旗归顺了朝廷,去打方腊那些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
现代投降派对“正名”这一招也是颇得心传。那个把“克己复礼”的条幅挂在床头的林彪,就曾经心急火燎地要正“国家主席”这个名,以便他“名正言顺”地把“指挥一切”的大权抓到手,按照他那修正主义路线的方向“一股风吹下去”,把整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改变面貌”。
去年,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刮右倾翻案风的时候,也乞灵于搞“正名”这个法宝,在各条战线上大搞“整顿”。在科技界大搞“整顿”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他们不就是大叫着“名不正,言不顺,首先要正名”来进行“整顿”的吗?他们狂妄地指责革命群众批判修正主义科研路线“是形而上学”,“以名词吓唬人。”因此,必须“正”回去。于是就“正”出了个照旧章办事。他们就“名正言顺”地宣称:科技界的大权今后要由资产阶级“第一流的”“权威”来执掌,而党的书记,则被他们逼令“老老实实地”去对“权威”说“听你的”;科研战线上的新生力量也被扣上“一不懂行,二不热心”的帽子,撵到下边去“锻炼改造”。他们还“名正言顺”地叫嚷要发挥“权威”们“无形的影响”,把“政治思想工作”、“开门办所”、“群众办科研”、“从工农兵中选拔科研人员”等当作“障碍”统统“扫清”,而把原来那套关门办所,业务至上,白专道路,爬行主义等修正主义货色,统统恢复起来,以便把科学技术阵地“名正言顺”地重新变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一统天下,成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可见,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运用“正名”术来进行“整顿”的目的,就是要把革命的新生力量“整”掉,把“横下一条心”的“还乡团”“举”上来;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整”掉,把被革除的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旧事物“继”下去;把无产阶级专政“整”掉,把资产阶级专政“兴”起来,总之,“整顿”的标准是:“只要人家说你复辟了,你的工作就干好了。”
古今投降派对孔老二“正名”术的这种种运用,说明孔孟之道是一切投降派搞复辟倒退的思想武器。“战斗正未有穷期,老谱将不断的袭用。”我们要战胜投降派,就必须继续批孔,把孔孟之道批深批透!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