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阅读
  • 0回复

苏修为什么给巴枯宁翻案? 新华社记者述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7-06-28
第6版()
专栏:

苏修为什么给巴枯宁翻案?
新华社记者述评
多年以来,苏修叛徒集团一个劲地为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凶恶敌人巴枯宁翻案。
举世皆知,巴枯宁是继蒲鲁东之后无政府主义的头子,是马克思主义的凶恶敌人、俄国革命的可耻叛徒。他早年投机革命,一八四九年在德国被捕入狱。一八五一年被引渡给沙皇政府后不久,巴枯宁就给沙皇尼古拉一世写了《忏悔书》,背叛了革命。一八五七年,他又多次向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写《忏悔信》,摇尾乞怜。一八六一年,他在官方的庇护下神奇地逃亡到西欧后,隐瞒了这一段丑恶历史,混入工人运动和第一国际,充当沙皇的内奸和暗探,疯狂鼓吹无政府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对巴枯宁这样一个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早有定论。他们指出,巴枯宁是“欧洲无产阶级叛徒”(《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411页),巴枯宁及其同伙“由于破坏工人运动而对各国政府有不可估量的劳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第372页)五十年代初,苏联出版的《苏联大百科全书》也十分明确地谴责巴枯宁是“无政府主义思想家,马克思主义的凶恶敌人”,指出他“背叛了革命运动的根本利益”,“在对待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的态度上扮演了叛徒的角色”。
可是,苏修叛徒集团却把巴枯宁当作宝贝。他们公然推翻马克思、恩格斯对巴枯宁下的定论,并且对他大加吹捧。在赫鲁晓夫时期,苏修就着手为巴枯宁“恢复名誉”。勃列日涅夫集团上台后,干得更加露骨。一九七○年,苏联出版的第三版《苏联大百科全书》竟然给这个无耻的叛徒戴上了“革命者”的桂冠,并极力为巴枯宁的叛变行为辩护,说他出卖革命,向沙皇屈膝投降,是什么“不计代价地获得释放的策略”。这个时期出版的《巴枯宁传》美化巴枯宁“是空想社会主义英雄时期的革命领袖的典型”,并挖空心思地替巴枯宁的叛徒行径辩解说这“不是叛变”,而是什么“策略过程”。《巴枯宁传》贩卖叛徒哲学,胡说“不应当把观点的原则性的原理同在某一个时期的策略混为一谈”,并说什么根据巴枯宁的《忏悔书》“责备巴枯宁背叛革命原则”,“是奇怪的”。如此等等。
苏修叛徒集团这样不顾一切地为巴枯宁翻案,首先是想用历史上的背叛行为来为他们今天的叛徒行为辩护。其次是要借巴枯宁的臭尸体来鼓吹对外侵略和扩张,直接为社会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野心服务。因为巴枯宁原来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扩张主义者,是老沙皇疯狂推行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吹鼓手。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巴枯宁在西伯利亚流放期间,曾经充当老沙皇的忠实走狗,为沙俄侵略中国的政策歌功颂德。一八六○年,他在写给赫尔岑的一封信中,大肆颂扬沙俄的侵华罪行,拚命吹捧沙俄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他把这个掠夺了外兴安岭以南中国大片领土的狂热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者和掠夺成性的扩张主义分子美化成
“优秀人物”和“俄国的救星”,赞颂沙俄侵占中国领土的强盗行径是什么“伟大的爱国主义事业”。在亡命西欧期间,巴枯宁还大肆鼓吹泛斯拉夫主义,为沙皇在欧洲的扩张政策效劳。他在写给沙皇的一本小册子中甚至直接出谋献策,要当时的沙皇“坚决而大胆地”把泛斯拉夫运动“领导起来”,“为俄罗斯造福和增光”。巴枯宁的泛斯拉夫主义煽动,曾经遭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痛斥:“就是这个从1868年以来一直伪装成国际主义者的人,在1862年为了俄国政府的利益宣扬种族战争。泛斯拉夫主义是圣彼得堡内阁的发明,它的目的无非是要把俄国的欧洲疆界向西面和南面推进”。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从尼古拉的泛斯拉夫主义一直到巴枯宁的泛斯拉夫主义”,“所追求的是同一个目的,实质上它们彼此之间是完全一致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第492页)
今天,克里姆林宫新沙皇完全继承了老沙皇的衣钵。他们在推行侵略扩张政策、推行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道路上,比老沙皇走的更远,野心更大。老沙皇从中国掠夺去的领土,他们要据为己有;老沙皇还没有来得及占领的,他们也梦寐以求,力图蚕食或鲸吞。老沙皇一心要充当欧洲的霸主,充当东欧各斯拉夫民族的宗主。今天,新沙皇不仅要称霸欧洲,而且拚命向亚、非、拉扩张,妄想称霸世界。十多年来,苏修不择手段歪曲历史,为沙皇俄国侵华罪行辩解,胡说什么沙俄对中国的侵略是为了抗衡其它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扩张”。可见,苏修为巴枯宁翻案,显然为的是利用巴枯宁的幽灵替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对外扩张服务。
历史不容篡改,也是任何人篡改不了的。苏修叛徒集团翻巴枯宁的案,完全是徒劳的。这只能暴露勃列日涅夫之流的叛徒面目和社会帝国主义嘴脸。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