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阅读
  • 0回复

郑超为革命当“马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8-03-29
第5版()
专栏:

郑超为革命当“马倌”
南京部队某部驭手班班长郑超,入伍当“马倌”已经多年。去年初,老兵复员的时候,家乡有的亲戚来信劝他复员回来,在城市找个工作。
就在这时,组织上决定叫他继续喂马。他反复学习华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的光辉题词,下定决心,党叫干啥就干啥。他说:“我是共产党员,服役时间越长,越要扎扎实实地学雷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夏天,南方蚊虫猖獗。用烟熏,马呛得不行;洒“敌敌畏”,马不适应;点蚊香,又花费太大。郑超宁肯自己少休息,拿着扫帚给马赶蚊虫。隆冬,寒气逼人,他在马厩里生火给马取暖。部队千里拉练,他总是把马喂饱饮足,碰到下雨,甘愿自己被淋,而把雨衣披在马背上。
一次,连里补了匹大白骡子,性情暴躁,一摸就跳,见人就咬,大家叫它“朝天踢”,连里怕出事故,想把它“挂起来”。郑超心想:“多驯出一匹军马,就为战备、为革命多贡献一份力量。雷锋不是说过为革命敢下火海、上刀山吗?”他主动要求调驯“朝天踢”。
为了调驯“朝天踢”,他认真观察和摸索“朝天踢”的习性,一有空就牵着它到营区外溜来溜去。当“朝天踢”的性情稍有改变后,他又慢慢练习骑它。开始,他一骑上去,“朝天踢”就跳,他一连摔下来十几次,胳膊、腿被撞得流血,腰酸腿疼,连上下床都困难。他没有被吓住,经过一个多月的调驯,终于把“朝天踢”驯成了能拉善跑的好牲口。
最近,这个被人们誉为“爱马标兵”的驭手班长,被上级树为“雷锋式的战士”。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