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阅读
  • 0回复

上海工交战线职工在第三战役中澄清企业管理上的混乱 揭穿“四人帮”“新鲜经验”假左真右原形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8-06-29
第1版()
专栏:

上海工交战线职工在第三战役中澄清企业管理上的混乱
揭穿“四人帮”“新鲜经验”假左真右原形
新华社编者按:“四人帮”是一伙惯于以极“左”面目推行极右路线的政治骗子,具有很大的欺骗性。他们炮制的形形色色的企业管理“新鲜经验”,就是贴着假左商标的极右货色,流毒很广,危害极大。在“四人帮”控制新华社的一个时期内,新华社发表过这类所谓“新鲜经验”的报道,为“四人帮”造了反革命舆论,在这个问题上欠了帐。“四人帮”及其上海的余党在一九七六年授意撰写、并经张春桥和姚文元亲自批发的《企业管理的深刻变革》和《社会主义企业的新型关系》,就是这样的两株大毒草。现在真相大白,那些所谓“新鲜经验”,是“四人帮”射向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炮弹,是他们篡党夺权阴谋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今天本社播发这篇报道,是对“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批判,和读者一起戳穿“四人帮”假左派、真右派的反动面目,澄清他们在企业管理问题上制造的混乱。
在“四人帮”篡党夺权的破烂武器库里,有一种“特殊”炮弹。这就是所谓企业管理的“新鲜经验”。这些“新鲜经验”,有许多是在上海出笼的。“四人帮”控制的舆论工具曾经连篇累牍地大肆吹嘘,说什么这是“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文化大革命成果”、“毛主席办企业路线的体现”,等等。他们用革命的外衣作掩护,向党发动了猖狂进攻。在揭批“四人帮”的第三战役中,上海工交战线广大干部、群众联系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实际,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剥掉这些“新鲜经验”的假左伪装,还了它极右的原形。
“四人帮”推销的企业管理“新鲜经验”,涉及到企业的任务、管理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各个方面,名目繁多,花样也不断翻新。然而,上海市广大职工经过仔细分析指出,“四人帮”炮制这些“新鲜经验”,始终打着三张假左的商标:
第一张假左商标是所谓“突出政治”。在这张商标的掩盖下,他们否定工厂是生产单位,否定工厂的基本任务是搞好生产,胡说工厂的任务是斗“走资派”,抓“党内资产阶级”。一九七二年,张春桥在上海胡说什么“企业管理无非是三讲,讲路线、讲领导权、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不讲搞好生产。马天水“蹲点”达九年之久的上海机床厂,是“四人帮”的一个“突出政治”的典型。这个厂是我国最大的精密磨床制造厂,文化大革命以前因产品质量优良获得很好的声誉。一九六八年,马天水到这个厂“蹲点”以后,以“突出政治”为幌子,推行了一系列反革命修正主义黑货,抛出了不少“新鲜经验”。其中,有把大批革命干部当作“走资派”来整的“高温烧开水”的“经验”;有把地痞流氓、打砸抢者塞进领导班子的“培养和提拔新生力量”的“经验”;还有不断反“右倾回潮”、反“复辟倒退”的所谓“揭矛盾、促转化”的“经验”,等等。结果,这个工厂连续六年没有完成国家计划,产品抽查合格率平均不到百分之三十。工人们气愤地说:“这么好的一个工厂,竟成了不合格产品制造厂。”可是,马天水还恬不知耻地叫嚷:“路线对了,生产下降也是伟大胜利”,“要算政治帐,不要算经济帐”。一九七三年底,“四人帮”直接插手炮制了“要当码头的主人,不做吨位的奴隶”这一反动口号,公开煽动工人不要完成国家计划指标,否则就是“奴隶”,是“瞎眼黄牛”。这一反动口号在“四人帮”控制的报刊上发表以后,流毒全国,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在上海,年年月月超额完成国家计划的工厂被诬为“不突出政治”、“唯生产力论的典型”,拿到全市进行批判;长期完不成任务、生产连年下降的单位,反而冠以“大庆式企业”的美名,大开其“庆功会”。
第二张假左商标是所谓“彻底解放工人”。在这张商标的掩盖下,他们大肆宣扬无政府主义,破坏社会主义企业管理。他们胡说规章制度是“资产阶级的管卡压”,束缚工人手脚,把工人变成了奴隶;他们疯狂叫嚷“火烧一切制度,彻底解放工人”。马天水等肆意歪曲毛主席关于“管理也是社教”的指示,鼓吹什么“社教就叫管理,没有别的管理”。王洪文等在上棉十七厂第三纺纱工场亲自搞了一个“无制度、无管理、无领导”的“三无”车间。在这个车间里,他们借口“人人都要参加企业管理”,把专业管理机构一刀砍掉,把专职管理干部和技术人员赶下去劳动,日常事务由工人“轮流执政”,连生产小组长也象走马灯似地不断调换。他们还冲掉了许多必要的规章制度。结果,车间里到处打乱仗,产量和质量不断下降,上海的针织厂和织布厂都不愿用他们生产的纱。广大工人痛心疾首。认为这样当“主人”,社会主义的家底就要被搞光。可是,“四人帮”的余党却到处招摇撞骗,吹嘘说:如此人人参加管理,“共产主义的大门就敞开了”。
第三张假左商标是所谓“限制资产阶级权利”。在这张商标的掩盖下,他们肆意编造假共产主义理论,以消灭分工、缩小差别为幌子,夺取企业和各级党政机关的领导大权。一九七五年初,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发表后,“四人帮”及其在上海的余党抓住资产阶级权利问题大做文章。当时,上钢五厂一车间的工人提出了“分工虽不同,都是主人翁”的口号,本意是讲分工没有高低贵贱,要在做好本职工作前提下,互相支援。江青却利用这个口号,大耍花招,作了“分工越细,人越愚蠢,资产阶级法权越扩大”的黑批示。马天水心领神会,立刻炮制出一套消灭分工的“理论”。他上窜下跳,到处叫嚷“不要把工人固定在一个岗位上”,“强调岗位责任制就会限制工人的共产主义精神”,在上海工交战线煽起了一股反对分工、反对大庆、反对岗位责任制和反对各级领导的妖风。上钢五厂一车间三次大批岗位责任制,搞乱了炼钢工人的技术等级差别和岗位分工,炉前工人随便就可以当第一炼钢手,结果,质量和操作事故不断,连车间党总支书记也被违章堆放的钢锭模压死。接着,姚文元、马天水又插手上海钟表元件厂炮制了“两蹲点”“经验”。这个“经验”以限制资产阶级权利和缩小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为名,宣扬工人上机关蹲点顶领导职务,干部轮流到车间蹲点劳动顶工人。这个“经验”出笼以后,“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派出亲信、爪牙,以“工人代表”的身份,到许多工厂、公司去“蹲点”,顶替领导职务,同时把一大批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领导干部赶了下去。“两蹲点”成了大换班的代名词,为“四人帮”排斥异己,让资产阶级帮派体系夺取各级领导权大开方便之门。
上海工交战线广大干部、群众在揭发、批判“四人帮”炮制的企业管理“新鲜经验”时,紧密联系这些年来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背景,尖锐地指出:“四人帮”炮制的这些“新鲜经验”,不仅贴上了骗人的假左商标,而且抛出的时机也都经过挖空心思的选择。他们的每一个“经验”,都是一发反党的炮弹,矛头直指敬爱的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炮制这些“新鲜经验”,是篡党夺权阴谋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一九七二年,周总理为了排除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指示各地工厂加强企业管理,恢复文化大革命前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对此,“四人帮”跳出来横加反对。张春桥、姚文元攻击周总理的指示是什么“只讲具体路线,不讲基本路线”,并且蛊惑人心地说:文化大革命中批判过的东西又回来了。他们为了抵销周总理指示的巨大影响,就根据张春桥鼓吹的“企业管理无非是三讲”的谬论,在上海手表厂、上棉六厂、达丰铸造厂、杨树浦装卸站等许多单位,炮制了一系列黑经验,并利用他们控制的舆论工具,又是登报、出书,又是拍电影、开现场会,大肆鼓噪,明目张胆地同周总理的指示“对着干”。据上海手表厂干部揭发,这个厂的所谓“三讲”经验在《文汇报》、《解放日报》公开发表前,连手表厂党委都不知道什么叫“三讲”,只得倒过来“学习领会”。可见他们手法之卑鄙,到了何等地步!
一九七三年底,为了提高码头装卸效率,解决外轮货物积压问题,周总理指示在一部分港口装卸工人中试行计件工资制,“四人帮”又跳出来大肆攻击。他们在上海的余党盗用上港五区工人的名义,炮制了那张“要当码头的主人、不做吨位的奴隶”的反动大字报,影射攻击周总理。姚文元知道后如获至宝,立即指使报纸迅速刊登。“四人帮”在上海的一个余党得意忘形之余吐露真言说:“这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们抛出这块“石头”,就是要在工交战线掀起“不批林、假批孔、批周公”的恶浪,实现其“清君侧”的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
一九七六年,“四人帮”加紧篡党夺权步伐,刮起“全面反击右倾翻案”的妖风,在企业管理上也加紧推行假左真右的黑货。年初,“四人帮”及其在上海的余党精心炮制了一份集企业管理“新鲜经验”之大成的毒草,准备向党中央、国务院发动进攻。这份毒草材料由国民党特务分子张春桥和阶级异己分子姚文元合伙审批,冠以《企业管理的深刻变革》的美名,通过新华社抛出。七月,姚文元又直接指挥炮制了上海钟表元件厂的“两蹲点”纪事《社会主义企业的新型关系》这株毒草文章。与此紧密配合,马天水唆使上海的一个“工人代表”到全国计划工作座谈会上当面谩骂国务院领导同志,叫嚷要到国务院去“蹲点”,到国务院各部去“蹲点”,气焰十分嚣张。至此,“四人帮”炮制企业管理“新鲜经验”的极右实质和罪恶阴谋,暴露无遗。
“四人帮”炮制的企业管理“新鲜经验”,完全违背毛主席的办企业路线,曾受到广大干部、工人的抵制;但也使不少人上了当,受了骗,给上海工业生产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在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中,上海全市工业生产平均每年增长百分之十三以上;而从一九七二年推行“四人帮”炮制的这些企业管理“新鲜经验”以后,工业生产的增长率就迅速下降,一九七六年全市工业总产值比一九七五年增长还不到百分之二。产品质量下降,原材料消耗增加,成本提高,利润减少的情况更加严重。“四人帮”覆灭前,上海连续三年没有完成国家财政收入计划,这是上海解放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打倒了“四人帮”,上海工交战线得解放。一年多来,在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上海市委带领广大干部、群众抓纲治厂,拨乱反正,深入开展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全市企业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根本上扭转了“四人帮”干扰破坏造成的工业生产停滞不前的局面。去年,全市工业总产值比前年增长百分之八点七。今年一至五月份,又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二十六点二。各项技术经济指标完成得越来越好。现在,全市百万产业大军紧跟英明领袖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在新的长征道路上奋勇前进。他们决心全面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上海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先进的工业基地和科学技术基地。
新华社记者 周永康 吴复民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