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7阅读
  • 0回复

在平凡岗位上大有作为——记北京下乡知识青年方瑜被提拔为工程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9-02-28
第4版()
专栏:

在平凡岗位上大有作为
——记北京下乡知识青年方瑜被提拔为工程师
“方瑜被提拔为工程师了!”
黑龙江省八五三农场的职工们,高兴地谈论着这件事,赞扬方瑜扎根边疆,做到了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为建设现代化农场贡献出了自己的智慧和才干。
一九六四年九月,方瑜高中毕业后,响应党的号召,从首都北京来到了八五三农场,参加祖国的边疆建设。
在学校里,方瑜就对无线电十分爱好。来到农场后,被分配到试验队当农业工人,后来又调到养猪班当畜牧卫生员。有一段时间,方瑜觉得这些工作都不合自己的志趣,没什么出息,越干越没劲。老农工林国金看出了方瑜的心思,对他说:“小方,啥叫有出息?凡是革命工作都有出息。你是个知识青年,党和人民交给你这个工作,可要好好干啦!”方瑜望着林大爷,思绪万千,老人的一番话说得多好啊,党和人民培养我上学读书,我只有把知识和智慧献给北大荒,才不辜负人民的期望。从这以后,他积极学习革命理论,努力钻研科学技术,一丝不苟地搞好本职工作。他一边向老饲养员请教,一边向书本学习,很快就掌握了给猪打针、灌药和阉猪的本领。方瑜发现有几头猪得了瘫痪病,就用自己学到的无线电知识,安装了一台兽用针麻机给瘫猪治病,收到了良好效果。
方瑜想办法改善猪的饲养管理。猪舍用的水井有三十多米深,饲养员提水喂猪很费力,方瑜和另一个青年经过琢磨,下井三、四十次,安装了水泵,用废旧零件做了晶体管水位控制开关。这样,不用人费力,水箱里的水总是装得满满的。方瑜发现喂猪的精饲料比例太大,就和饲养员们一起,试制了中曲发酵饲料,还安装了饲料粉碎机、切菜机。凡是发展养猪事业需要他干的,他就去努力钻研,坚决完成。方瑜说:实践使我改变了过去那种轻视平凡工作的思想,深深感到在我们农场,无论是当农工,还是当畜牧卫生员,看来都是些平凡的工作,但是就在平凡的岗位上,却有着许多不平凡的事业等着我们去干。一个革命青年,把自己的理想和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结合起来,是可以大有所为的。
一九七二年春天,八五三农场党委为了给国家提供更多的商品粮,决定新建五分场,向天鹅岛上的大片荒原进军。方瑜也打起背包,和垦荒大军一起来到了这个分场,当了修配所的电工。
晚上,荒原上燃起堆堆篝火。方瑜和同志们坐在一起,畅谈天鹅岛建设的美好前景,浑身充满了力量。当时,修配所设备很简陋,岛上几十台拖拉机同时作业,机修任务很重。因为没有充电机,拖拉机手不得不把电瓶送到四十里外的场部去充电,耽误时间,影响生产。方瑜看到这种情况,决心自己动手搞设备,扩大机修范围。他查找资料,学习可控硅知识,并到有充电机的单位去请教,几个月的功夫,设计制作了一台可控硅恒流充电机,为国家节约资金二千多元。紧接着,他又先后设计制作了发电机配电盘、发电机可控硅自动调压器等设备,做到了机车电器修理不出分场,提高了拖拉机的利用率。
方瑜总是围绕着生产上的需要和边疆建设的要求去搞技术革新。他急农业所急,钻农业所需,一心扑在农业现代化上。油泵是机车发动机的心脏,出了毛病要用油泵试验台进行检查和调试。修配所没有油泵试验台,每修一台机车,都要跑到场部修配厂去。送去检查、调试的油泵,往往要排队等上十天半个月。方瑜面对这种情况,决心自制一台适合现有条件的油泵试验台。他的设想,得到了党支部和工人师傅们的热情支持。
方瑜过去虽然学过一些无线电知识,但要设计油泵试验台的电子控制系统,困难还是不少的。他翻阅大量的资料杂志,虚心请教很多老同志,做了反复试验分析。他经常是白天坚持上班,晚间加班搞设计,一干就是大半夜。同志们见他眼熬红了,劝他注意休息,方瑜说:“为了建设好祖国的边疆,就不要怕吃苦流汗。”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战斗,电子控制的油泵试验台终于安装起来。但是,第一次试验运转失败了。计数电路是全机的中心,大小零件共有几百个,晶体管就有一百二十多支。方瑜和大家一段一段地检查,一遍一遍地试验,在同志们的支持下,方瑜终于找到了计数电路不能正常工作的原因。这种试验台操作简便,精确度好,工效高,造价低,很快在各分场推广使用。方瑜受到党组织的多次表扬和奖励。在荣誉面前,他更加谦虚谨慎,刻苦学习,感到在农村广阔天地中,有研究不完的新课题。
一九七五年一月,四届全国人大胜利召开的喜讯,象春风一样吹遍了边疆大地。方瑜读着周总理在四届人大会议上的报告,心里激动得久久不能平静。他在学习心得中写道:“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建设社会主义新边疆!”方瑜和电工班的同志承担了试制粮食水分速测仪的任务。他们夜以继日地搞设计,做试验,两个月的时间,就试制出第一台样机。并在麦收前赶造出了第一批晶体管粮食水分速测仪。这种仪器,体积小,精确度高,只要一两分钟就能测出粮食水分的含量,保证了麦收的需要,受到了广大职工的欢迎。
正当方瑜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刻苦搞科研、搞革新的时候,社会上刮起了一股邪风,说什么搞四个现代化是“复辟资本主义”,钻研业务是“白专道路”,在当地也有人说他是“技术典型”。方瑜憋着一肚子气,排除干扰坚持搞科研。就在一九七六年那些乌云翻滚的日子里,他和战友们一道,根据北京等地粮店自动售米机的原理,设计制作了一台既能定量灌袋,又能秤粮入囤,还能累计总斤数的电子控制自动秤。
今年一月,方瑜被提拔为工程师,他决心努力攀登科学高峰,在农业战线上更好地推广和使用电子技术,为建设现代化的国营农场做出新的贡献。
新华社通讯员新华社记者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