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0阅读
  • 0回复

正确处理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9-05-01
第3版()
专栏:

正确处理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
柳随年 周荧
正确处理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建国三十年来,我们在处理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有过深刻的教训。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在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集中力量进行了以重工业为中心的工业建设,各项建设事业发展都比较快,人民生活逐步改善。总的看,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比较适当。此后几个五年计划时期,积累率有过几次大的起伏,曾作过调整。特别是前几年,由于林彪、“四人帮”的严重破坏,国民经济走到崩溃的边缘。经过两年的努力,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国民经济中的一些重大比例,包括积累和消费比例失调的状况至今还没有完全改变。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涉及面广,影响面大,失调以后,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调整过来。为了使我国的经济秩序迅速地走上轨道,必须尽快把这一比例调整好。只有这样,国民经济才能稳步地、持续地增长。
努力增加国民收入,恰当估计经
济增长速度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实现四个现代化所需的巨额资金,在一定的时期内和一定的条件下可以利用一些外资,但主要应立足于国内,大搞增产节约,增加国民收入。国民收入水平高、增长快,积累规模才能扩大得快,人民生活才能改善得多。离开增产节约,离开国民收入的增加来谈分配是没有出路的。
国民收入的增长取决于三个因素:一是劳动量的增加,二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三是生产资料消耗的节约。我国人口众多,劳动力资源十分丰富。如何充分发挥这支劳动大军的作用?在农村主要是大力开展多种经营,有计划地发展社队企业,有条件的地方还可试办农工联合企业。在城市,主要是努力开辟新的生产、就业门路,如发展新兴工业,充实科技部门,发展城市建筑业,等等。要按照“统筹兼顾,适当安排”的方针,逐步做到人尽其才,各得其所,把劳动力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
但是,在一定时期内劳动量的增长毕竟是有限度的,增加国民收入主要靠提高劳动生产率和降低物质消耗。尤其是这几年不少企业管理混乱,劳动无定员,用料无定额,消耗无计量,成本无核算,造成劳动生产率低,物质消耗高,这方面潜力很大。大力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物质消耗,这是当前我们增加国民收入的主要途径。
在工作上,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把生产搞上去,努力增加国民收入。但在拟订计划,特别是拟订长远计划时,要正确估计经济发展和国民收入增长的可能。估计得太低,会使积累率安排过低,造成财政大量结余,物资库存过多,从而影响经济的发展速度;估计得太高,又会造成高积累,而生产又达不到预期的水平,往往就挤农业,挤轻工业,挤消费,引起积累和消费比例关系失调。我们吃过高指标的亏,这个教训一定要记取。工作要积极,措施要得力,指标要留有余地,这样比较主动。我们不能把计划上搞高指标看作是革命干劲足的表现,而把实事求是看作是右倾保守。在经济发展中,尽管各个时期和各个年度条件不一样,发展速度会有高有低,但在计划安排上,要注意使经济稳步增长,避免大的波动。这样才可以使经济上不出现大的波折,在积累和消费比例上不出大的问题。
统筹兼顾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
恰当安排积累率
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注意增加积累资金,只顾人民的眼前利益,是不对的。但是,这并不是说,积累率越高越好。有的同志认为,积累率越高,建设速度就越快,因而片面追求高的积累率,盲目主张扩大基本建设规模,以为这样就可以加快经济发展速度。这种观点是不对的。
第一,积累率过高,不顾消费,不仅影响群众的生产积极性,而且也影响积累的实现。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增加积累,发展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全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需要。在正常情况下,应该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使人民生活逐年有所改善。如果人民群众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生产积极性就会下降,从而影响生产的发展。增加消费也是扩大再生产的一个重要条件。如果片面地增加积累,超过了一定的限度,即使一时增上去了,最后还得退下来。
第二,积累率过高,势必造成基本建设规模过大。积累基金和消费基金都需要有相应的物资作保证。我们在安排计划时,要使基本建设规模的扩大同人民生活的改善、生产资料、消费资料生产的增长相适应。积累基金安排过大,就会带来基本建设规模过大,战线过长,材料、设备供应紧张,挤生产维修,挤农业和轻工市场,挤人民生活。基本建设本身,也由于摊子大,不能集中力量打歼灭战,拖长建设周期,增加半截子工程,增加库存设备的积压,影响投资效果。所以,基本建设规模一定要安排恰当,既考虑需要,也要考虑可能,这是计划安排中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第三,积累率过高,最终会引起农轻重比例失调。为了适应高积累的需要,就要扩大生产资料的生产,基本建设投资就会过多地用于重工业,劳动力、材料、设备也随之更多地集中到重工业,用于农业和轻工业部门的人力、物力、财力就相对减少,从而影响农业和轻工业的发展。
总之,积累率过高,不仅不能加速国民经济的发展,反而会降低发展速度;而且积累率猛增上去之后,最后还得降下来。如第二个五年计划前三年,开始时形势很好,但我们没有认真搞好综合平衡,在计划安排中工农业生产指标定得过高,基本建设规模搞得过大,积累率提得过猛,而在积累分配中又过多地用于重工业。这样,重工业发展过快,而农业在一九五八年丰收之后,却由于高征购、瞎指挥、“刮共产风”和严重自然灾害的侵袭,连续几年大幅度减产,造成了国民经济的重大比例失调。一九六○年下半年党中央及时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采取果断措施,大力加强农业和对农业的支援,坚决压缩基本建设战线和重工业生产战线,调整积累、消费的比例和农轻重的比例,使国民经济在新的基础上得以协调发展。
目前我国积累率偏高,有必要进行适当调整。在安排的次序上,要先把人民生活安排好,再安排基本建设。先把衣、食、住、用、行安排好了,人民生活安定了,大家高兴,就会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社会主义建设,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人民生活无后顾之忧,国家就可多积累,多建设。还应该看到,在一定时期内,例如一、二年,或二、三年内,生产的增长和生产结构的改变都是有一定的限度的。所以,积累率要保持相对的稳定性,年度之间变动不宜太大,要避免大上大下,给国民经济造成不应有的损失。特别是当农业丰收时,不能盲目乐观,任意扩大建设规模,而要充分认识根本解决我国农业问题的艰巨性,注意以丰补歉。同时,安排好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是个复杂的问题,我们的经验还不足,难以一下子安排得恰当,有了问题当年又往往不容易暴露出来。因此,我们要随时注意分析研究国民经济发展情况,发现积累率不适当时,及时进行调整,使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经常保持协调。如果我们不能在问题刚露出苗头时就自觉调整,等到问题成了堆,矛盾突出时再着手解决,那就需费一番周折了。
合理分配积累,保证农轻重协调发展
农业和轻工业就其最终产品来说,主要是提供消费资料的,重工业主要是提供生产资料的,农、轻、重的比例关系,基本上反映了社会生产两大部类之间的比例关系。因此,在计划安排中,改变农业、轻工业、重工业的投资比例,就可改变以后年度社会产品两大部类的生产构成。农轻重投资分配是否合适,对以后年度农轻重能否协调发展,积累和消费比例关系能否恰当安排关系很大。
那末,怎样恰当安排农轻重的投资比例来保证农轻重的协调发展呢?在安排基本建设投资时,要把农业、轻工业的投资安排好,再安排重工业投资。要按这个顺序来搞好平衡。不能先让重工业占去一大块投资,让别的靠边站。当然,我们也必须重视发展重工业。但是,是不是重工业投资越多,重工业发展越快,对实现四个现代化就越有利呢?是不是只要把重工业搞上去,经济上就可以主动了呢?实践证明并非如此。
孤立地发展重工业,必然脱离农业基础,影响重工业本身的发展。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任何社会,工业和其他各项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都将最终取决于农业能够提供多少粮食、原料、劳动力和市场。轻工业可以为人民生活提供丰富多彩的消费品,为国家建设积累资金。所以,农业、轻工业发展了,重工业有了资金,有了市场,就会更快地发展。而且人民生活有了保障,会使重工业发展的基础更加稳固。我们用多发展一些农业、轻工业的办法来发展重工业,工业化的速度只会快,不会慢。如果片面发展重工业,脱离了农业这个基础,重工业就上不去,即使一时上去了,也要退下来。所以我们在基本建设投资的安排上,对农业、轻工业和重工业必须统筹兼顾,保证农轻重的全面发展。只有这样,才能为正确处理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创造物质前提。
农轻重投资比例怎么安排,重工业投资占多大比重合适,要根据不同时期的具体情况来定。如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农村刚刚经过土地改革,生产力得到解放,增产潜力较大,轻工业有一定基础,许多设备能力还没有充分利用,突出的问题是重工业基础特别薄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集中力量进行重工业建设,重工业投资比重大一些,是必要的。这个时期,重工业投资占总投资的百分之四十六点五,轻工业投资占百分之五点九,农业投资占百分之七点八,基本上保证了农轻重比例关系的协调发展。但到第一个五年计划末期,已经感到重工业的投资比例有些重了。所以,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五六年《论十大关系》的报告中向全党指出,要加强农业和轻工业,处理好农轻重关系。现在,经过将近三十年的建设,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工农业总产值中,工业的比重已经超过了农业,工业总产值中,重工业的比重已经超过了轻工业,但这些年重工业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还一直高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水平,看来是偏高了一些。当前,农业、轻工业的发展不能适应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需要,特别是农业还十分薄弱,已成为国民经济发展中的主要矛盾。所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强调:“全党目前必须集中主要精力把农业尽快搞上去”。怎样来改变当前农业、轻工业的落后状况呢?有的同志认为,当前农业、轻工业落后,主要是钢材、木材、水泥、农业机械、化肥、燃料、动力和轻工设备等供应不足,所以要进一步加快重工业的发展来加强对农业、轻工业的支援。这样,就要继续过多地搞重工业,其结果必然使重工业越来越脱离农业这个基础,最终更不利于重工业及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我们认为,当前应该在人力、物力、财力的分配上,进一步加强农业和轻工业,使其在较短时期内有个大的发展,以适应重工业高速度发展的需要。在基本建设投资的分配上,要适当提高农业、轻工业的投资比重,重工业的投资比重则要适当降低。
在积累分配中,还要注意安排好生产性积累和非生产性积累的比例。在基本建设投资中,要具体安排好“骨头”和“肉”的关系,在安排生产性建设的同时,要相应安排职工住宅和学校、医院、商业网点等生活设施。目前这方面欠帐较多,要逐步补上。当然,要把多年积累下来的欠帐在一个早晨统统还清,那是不可能的。这需要努力创造条件,有计划地逐步解决。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