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1阅读
  • 0回复

为实现四化扫除障碍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9-05-01
第3版()
专栏:报刊论文摘要

为实现四化扫除障碍
任继愈
历史告诉人们,批判宗教神学和信仰主义以及尊重理性、提倡科学的启蒙教育,在革命斗争中,对进步的阶级和进步势力都是必不可少的课题。它不仅为新兴资产阶级的反对封建主义斗争以及其他进步势力反对保守势力的斗争作了必要的思想准备,而且对于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也是必不可少的思想条件。
现在的问题是:在我国当前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宗教学研究应当起什么作用?
实现四个现代化,并不是一项单纯的经济建设任务,而是性质极为深刻、内容非常广泛的一次社会革命。它不仅要改变我国的整个经济面貌,而且也必然要改变我们的精神生活和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的面貌。
从我国三十年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实践,特别是从一九七四年周总理在四届人大的报告中提出四个现代化以来的历史实践,我们看到,要在我国建成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国家,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不仅会受到敌人反对,而且也会遇到来自人民内部的各种各样的保守势力的阻力。其中,宗教神学思想、各种形式的信仰主义,严重地阻碍着四个现代化的实现。
林彪、“四人帮”疯狂反对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目标。他们不是宗教徒和神学家,也没有公开宣传宗教神学,但是,他们为了篡党夺权,却继承了天命论的传统宗教观念。林彪说他们一伙是“既受于天,且受于人”的“天才”;“四人帮”则在唐山大地震时,宣传什么“地转实为新地兆,天旋永立新天朝”,用封建帝王的“奉天承运”的天命论,为自己鼓劲,替帮派壮胆。
为了愚弄人民,把人民变成俯首听命、盲目顺从的工具,林彪、“四人帮”长时期以来就有计划、有目的地歪曲和篡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革命性质,妄图把其变成为一种僵死的宗教神学。他们别有用心地把领袖的一言一语,都说成是绝对真理;他们反对实事求是,宣传盲目迷信、“句句照办”;他们反对人民群众改善物质文化生活的一切合理要求,鼓吹苦行、苦修的禁欲主义;他们仇视科学和文化,贬低理性与知识,说什么“知识越多越反动”,贩卖蒙昧主义。不仅如此,他们还把这一套信仰主义货色,用新的宗教仪式装璜起来,强加给革命人民。他们在全国强制推行所谓早请示、晚汇报,一举一动都要念念有词,在像前请罪,对着语录检讨,……所有这一切,和宗教的祈祷、祭祀、忏悔等仪式几乎没有区别。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新宗教。
这种新宗教和现代迷信,给我们的事业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国家几乎被他们拉回到中世纪去。人民本来是社会主义的主人,却变成靠忏悔过日子的罪人;迷信代替了科学实践,哲学社会科学变成了繁琐僵化的章句之学;研究科学有罪,发展生产有罪,实事求是、坚持真理更是有罪。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科学文化日趋衰落。这些触目惊心的现实是全国人民有目共睹的。
现在,大家不禁要问:林彪、“四人帮”的新宗教为什么长期通行无阻,在许多人中煽起如醉如狂的宗教感情?这个问题值得我们理论工作者严肃对待。原因显然是多方面的,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历史的原因就是我们在民主革命时期对封建神权和宗教迷信的批判还不够深入彻底。五四运动时期,提出过“科学”与“民主”的口号,搞过一点启蒙宣传。但是,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决定了这种宣传的深度和广度都不够,破得不彻底,立得不牢。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封建宗法观念和信仰主义、蒙昧主义思想并未从人们的思想深处扫除干净,落后的小生产经济又为这些封建余孽提供了存在的社会土壤。正是由于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不同于西方的特殊性,就决定了中国的修正主义必然有不同于西方的修正主义的特点。西方修正主义骨子里是资本主义,而中国的修正主义骨子里是封建主义。林彪、“四人帮”用小生产经济的封建宗法观念和信仰主义、蒙昧主义来冒充马克思主义,政治上变无产阶级专政为封建宗法的专制统治,经济上反对现代化,思想上把马克思主义修正成一种化了装的中世纪的经院哲学。
现在,林彪、“四人帮”虽然被打倒了,但他们这一套东西的流毒并没有完全肃清,现代宗教迷信赖以存在和发生作用的社会条件也还没有完全改变。从一九七八年理论界关于实践与真理问题的讨论中,我们看到,有些人就坚决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理。他们一听到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就高喊这是什么“砍旗”;他们继续主张:凡是领袖的话,“句句是真理”,字字要照办。这些同志并不是“四人帮”,甚至其中有些人还受过“四人帮”的打击迫害,但他们的思想与“四人帮”的封建主义、信仰主义,却有某些共同之处。
历史和现实都教训了我们,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深入批判宗教神学、批判封建主义和信仰主义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要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必须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事业的指导思想。但是,要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世界观在全国人民头脑中完整地、准确地扎下根来,我们必须深入批判一切形式的修正主义,特别是要批判以林彪、“四人帮”为代表的以“左”的革命词句装璜门面,实际具有封建主义、信仰主义、蒙昧主义特点的中国式的修正主义,教育我们的广大人民以科学的态度,而不是以宗教迷信来对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样,就能帮助我们防止将来再出现新的林彪、“四人帮”式的阴谋家和骗子手,防止宗教神学和信仰主义以新的形式再次出现。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必然要碰到许多新问题、新事物,这只有靠我们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的指导下,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从实际出发来解决。虽然马克思主义给我们指出了普遍原理,但是中国在实现四个现代化中所遇到的许许多多新情况却不可能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找到现成的答案。为了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宗教学,我们必须付出艰苦的劳动。那种宗教徒式的虔诚,死守字句和条文,不仅不能把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而且相反,将要断送我们的党和国家。
要实现四个现代化,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是关键。科学文化是在同宗教迷信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不破除信仰主义和蒙昧主义,不清除人们头脑中的迷信思想,要提高整个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实现四个现代化是不可能的。
实现四个现代化是全民族的事业,只能依靠亿万群众的积极性和革命首创精神。要作到这一点,就必须批判宗教神学的“救世主”思想,批判封建神权和家长制观念,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人民只有生活在高度的民主空气之中,才能充分发挥其聪明才智,才会以主人翁的精神来致力于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
我们在宗教学研究战线上从事理论工作和实际工作的同志们,在批判宗教神学和信仰主义方面,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应该行动起来,从各方面深入批判宗教神学和一切形式的信仰主义,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科学与民主,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革命,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摘自《为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宗教学而奋斗》,原载《哲学研究》一九七九年第四期)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