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5阅读
  • 0回复

“五四”时代的号角《 新青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79-05-02
第3版()
专栏:

“五四”时代的号角《 新青年》
丁守和
《新青年》是“五四”时代的战斗号角,是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革命报刊之一。它从一九一五年创办到一九二六年停刊,前后十年,始终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和新思想宣传的主要阵地。它举起了民主和科学的大旗,在茫茫黑夜中点燃了启蒙运动的火炬。它举起了马克思主义的大旗,揭开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它经历了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向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变的整个过程,并在这个过程中立下了伟大的功绩。
《新青年》开始出版,正是中国内忧外患极其严重的时候。帝国主义的侵略步步深入。袁世凯极力加强其反动统治,准备扮演帝制丑剧。与此相适应,在文化思想领域里出现了一股尊孔复古的逆流。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强烈不满。以陈独秀、李大钊、鲁迅为代表的一部分急进民主主义知识分子反映这种不满,发动了一个强大的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新青年》的创刊,标志着这个运动的兴起。
《新青年》一开始就提出民主和科学的口号,向封建主义及其意识形态发动了猛烈进攻。关于民主,在《新青年》创刊号里称之为人权:“自人权平等之说兴,奴隶之名,非血气所忍受。世称近世欧洲历史为‘解放历史’:破坏君权,求政治之解放也。否认教权,求宗教之解放也。均产说兴,求经济之解放也。女子参政运动,求男权之解放也。解放云者,脱离夫奴隶之羁绊,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之谓也。”关于科学,它说:“科学之兴,其功不在人权说下,若舟车之有两轮焉。今且日新月异,举凡一事之兴,一物之细,罔不诉之科学法则,以定其得失从违,其效将使人间之思想云为一遵理性,而迷信斩焉,而无知妄作之风息焉。”《新青年》还进一步指出:“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民主是专制主义的对立物,科学是蒙昧主义的对立物。五四时代的德、赛(DEMOCRACY和SCIENCE)二先生即民主和科学已包括在这里了。
《新青年》积极宣传了民主思想,指出:“法律上之平等人权,伦理上之独立人格,学术上之破除迷信,思想自由,此三者为欧美文明进化之根本原因。”它激烈地攻击了封建专制,指出吾国欲图世界之生存,必弃几千年相传之官僚的专制的政治,而易以自由的民主的国民政治,建立“惟民主义”的国家。它无情地批判了三纲五常的封建礼教和传统观念,驳斥了康有为要求定孔教为国教的谬论,反复说明旧礼教、旧道德与民主政治势不两立,尊孔必将导致复辟,孔子之道不适合现代生活,定孔教为国教不但违反思想自由而且违反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主张民主国之祀孔正象主张专制国之祀卢梭、华盛顿一样的荒诞不经。《新青年》把反对封建专制和反对封建礼教的斗争结合起来,展开了一场彻底的思想革命和启蒙运动。
诚然,当时宣传的民主自由,还是以个人为中心,即争取独立人格、平等人权和个性解放。就是说,使人成为“真的人”,独立自主的人,独立思想的人,而不是奴隶,不是附属品。这当然都是资产阶级性的东西,但在反封建的思想斗争中却是非常需要的。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人民都是奴隶,都是顺民,都是迷信、盲从、愚昧、无知的人,或者如鲁迅所说都是在“铁屋子”里“熟睡的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只能任人奴役任人宰割了。在那封建专制的年代,在那封建的伦理道德、宗法思想、传统观念的网罗密布的黑暗社会,《新青年》犹如狂飚突起,放声呼唤:打碎奴隶的枷锁,打碎专制制度,要独立自主之人格,要平等自由之人权。这声音真是振聋发聩,扣人心弦,催人猛醒,奋起斗争。《新青年》宣传民主思想的重大意义就在这里。
《新青年》也积极宣传了科学思想。当时的赛先生主要还不是提倡自然科学的研究,而是发扬科学精神,破除封建迷信和愚昧。反动统治阶级总是利用迷信来巩固他们的封建统治,反对一切进步的改革。《新青年》强调“用科学解决宇宙之谜”,主张用科学的态度对待传统观念和一切社会问题,宣传了唯物论和无神论,这就大大有利于摧毁顽固的封建主义堡垒。反迷信的斗争实际上是反封建斗争的一部分。
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发展,《新青年》又张起了文学革命的大旗,发动了文学革命的斗争。它反对旧文学,提倡新文学;反对僵死的文言文,提倡生动活泼的白话文;反对利用文学作宣传封建思想的工具,主张建立宣传新思想和反映现实生活的国民文学、写实文学和社会文学。文学革命的兴起不但对我国新文学的发展而且对解放思想都发生了重大影响。
《新青年》对封建主义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震动了整个思想界、舆论界,引起封建势力的极大仇恨。那些封建顽固派、伪君子、假道学纷纷出来,疯狂反对《新青年》。他们攻击《新青年》破坏孔教,破坏礼法,破坏国粹,破坏贞节,破坏旧伦理,破坏旧学术,破坏旧宗教,破坏旧文学,破坏旧政治。他们诬蔑新文化运动是“洪水猛兽”、“异端邪说”,大骂提倡新思想是输入“霉毒”和“猩红热”,并企图借助反动武力实行镇压。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新青年》所展开的这场斗争的深刻的思想意义和社会意义。
但是,《新青年》的战士们毫不退缩。他们毫不含糊地申明:“宗教上、政治上、道德上自古相传的虚荣、欺人、不合理的信仰,都算是偶像,都应该破坏”。他们大无畏地宣告:要继续宣传民主和科学,拥护德、赛二先生,“我们现在认为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的黑暗。若因为拥护这两位先生,一切政府的迫害,社会的攻击笑骂,就是断头流血,都不推辞”,表示了反封建的无畏的决心。
《新青年》的宣传是中国近代史上对封建主义意识形态的一次最严重的打击。它极大地促进了人们的思想觉醒,唤起了人们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关心,在广大知识青年中掀起了追求真理的热情,使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学习科学和革命思想的迫切性,从而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打开了道路。这是《新青年》的首要历史功绩。
早期新文化运动仍然属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范围。《新青年》的作者们认为,他们从各方面对封建主义的攻击都是为了维护共和制度,实现真正的民主政治。但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却向人们顽强地证明着共和制度的破产,资产阶级共和国的道路在中国走不通,再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和危机更加尖锐化、表面化,就愈增加了中国先进分子向西方国家学习的怀疑,而努力探求新的出路。伟大十月革命的炮声,惊醒了正在寻找出路的中国先进分子,使他们看到了“世界文明的新曙光”和中国民族解放的新希望、新出路。他们在歌颂十月革命的同时,也开始学习和宣传社会主义思想。
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一九一八年十月,李大钊在《新青年》发表了《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正确地分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性质,指出帝国主义必将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要在全世界胜利,欢呼“一九一七年的俄国革命,是二十世纪中世界革命的先声”,“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这些文章反映了中国先进分子根据俄国革命的经验开始重新考虑中国问题,因而给新文化运动注入了新的思想因素,标志着《新青年》将开始一个新的阶段。
《新青年》几年来的宣传,为五四运动作了思想上的准备。而十月革命胜利和世界革命的高涨,又给中国人民带来鼓舞。所以,以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外交的失败为导火线,伟大的五四运动爆发了。
五四运动开始了中国革命的新阶段,马克思主义也开始在中国广泛传播。《新青年》首先举起马克思主义的旗帜,积极进行了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一九一九年五月,李大钊利用他分担编辑《新青年》六卷五号的机会编成了“马克思研究专号”,他自己写了著名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并指出阶级斗争学说“恰似一条金线把这三大理论联络起来”。以后他又在《新青年》发表文章介绍俄国革命的经验和列宁的生平和思想,并开始用马克思主义观点解释中国革命和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若干问题。他批判了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唯心史观,强调了劳动人民的历史作用,号召革命知识分子和劳动群众相结合,开展实际革命斗争,根据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社会进行根本改造。接着,陈独秀也开始了马克思主义宣传。他宣称:“我们相信世界上的军国主义和金力主义(按指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已造成了无穷的罪恶,现在是应该抛弃了”,“我承认用革命手段建设劳动阶级(即生产阶级)的国家,创造那禁止对内对外一切掠夺的政治法律,为现代社会的第一需要。”并指出:社会主义要起来代替共和政治,也和当年共和政治代替封建制度一样,“按诸新陈代谢的公例,都是不可逃的运命”。通过《新青年》的宣传,在广大进步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形成了一个广泛的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运动。
《新青年》仍然举着民主和科学的旗帜,但是内容含义却不同了。如果说“五四”前《新青年》宣传的科学思想,主要是进化论,而“五四”后宣传的则主要是唯物史观。这是一个质的飞跃。民主的内容也由原来的资产阶级民主,开始改造和发展成为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五四”后,《新青年》不再强调个人自由、个性解放,而是歌颂“劳工神圣”,社会解放;也不再笼统提依靠“国民”,而是明确宣布依靠“劳工”,建立“劳工社会”和“劳动者的国家”。《新青年》揭露了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指出资产阶级“共和政治为少数资产阶级所把持,无论那国都是一样,要用他来造成多数人的幸福,简直是妄想”。它试图把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加以区别,而这种区别的主要标志就是多数人的自由幸福还是少数人的自由幸福。《新青年》还进一步指出:“现在的平民政治正在由资产阶级的平民政治向无产阶级的平民政治发展途中”,“只有无产阶级的平民政治,才是纯化的平民政治,真实的平民政治”。
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宇宙观和社会革命论。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是由十月革命的启示认识它的,是为了摆脱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压迫而迫切要求出路的时候接受它的。所以,他们一开始就不是把它作为书斋里的装饰品,而是用它来观察中国的命运和解决中国的问题,传播中国必须实现社会主义和必须以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的观点。《新青年》当时的宣传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但这不是主要的,其主要方面是当时革命知识分子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热情,对真理的追求,以及对旧社会的深恶痛恨,是他们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解放中国的科学真理和思想武器,展开新的革命斗争。
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的成立,引起资产阶级的恐惧和仇视,于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攻击接踵而来。首先起来反对的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胡适,他公开声称中国不需要马克思主义,中国社会不需要根本改造,主张“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实行一点一滴的改良。继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是张东荪、梁启超等研究系分子,他们是改头换面的资产阶级改良派,打着“社会主义”招牌反对社会主义思想。他们一方面宣称“资本主义必倒,社会主义必兴”,另方面又极力歪曲中国社会的性质,硬说中国还没有无产阶级,中国的阶级区分不是“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而是“有业阶级和无业阶级”,因此中国的当务之急不是宣传社会主义,更不是成立共产党,而是发展资本主义。接着小资产阶级无政府主义者也出来反对,他们自称“社会主义派”,摆出“最革命”的样子,极力宣扬个人奋斗和个人绝对自由,反对一切政治、权威和政治斗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特别是反对主张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共产党,主张建立绝对自由的无政府党。《新青年》驳斥了这些人的非难,批判了他们的反动观点。在斗争中,《新青年》虽然还没有能够充分发挥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理论,但它坚持了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问题的立场,坚持要按照列宁的建党原则建立中国共产党和走社会主义道路。通过这一系列斗争,五四运动以前形成的新文化运动统一战线分裂了,马克思主义者形成了自己的壁垒,并到工人群众中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结合。
《新青年》努力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并对各种敌对思想进行了批判和斗争,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作了思想上的准备。这是《新青年》的又一个伟大历史功绩。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新青年》改组为季刊(后又改为不定期刊),成为党的理论刊物,着重探讨和宣传党的民主革命纲领,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思想发动作出了贡献。
一九二三年,《新青年》发表的《新青年之新宣言》指出:《新青年》是“中国革命的产儿”,是“中国真革命思想的先驱”和“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罗针”,它“为中国的社会思想放出有史以来绝未曾有的奇彩”。
《新青年》在中国发生了极为广泛和深远的影响。它揭开了中国革命的新时代,唤醒了庞大进步青年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为中国培育了整整一代新的革命家。我们崇敬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无数牺牲的革命先烈,有许多就是在《新青年》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我们要继承和发扬《新青年》的革命传统和战斗精神,学习和发扬《新青年》勇于追求真理、传播真理的科学态度,为实现我国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把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