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阅读
  • 0回复

蒲剑小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0-09-29
第8版()
专栏:

蒲剑小集
蒲剑
郭沫若同志在《浮士德》小引里面说道:“浮士德博士是不知满足的个性发展要求的形象化。等到他感到有自满的情绪便瞎了眼睛,不久就成为了恶魔的俘虏。”
这是一种告诫,耐人寻味。
有的教皇还活着,但丁却点名把他打入地狱。
有战斗的作家,才有战斗的作品。
舞台之常出现包公的形象,因人民充满对这形象的希望。法律不应是苍蝇拍,也应是老虎笼。
因死的张志新不止一个,活的张志新不止一个。可见人民的正气,并有建国的信心。
如果用割断喉管的酷刑,就能制止正义、真理的呼声,那么,反动的统治者,可以大办割喉的学校。那座建筑,“群言堂”的匾额没有挂上去,因为“一言堂”的匾额还未卸下来。
“渤海2号”沉到海里去了,不民主的傲慢专横,不科学的武断野蛮也沉下去么?
不能讲太阳有黑点,不能讲后羿射日神话,这不知道是属哪种教派的禁例?
有这么一幅相,它有会吹的大嘴巴,耐磨的唇皮,手脚却是短小无力。
《水浒传》有高俅之子“高衙内”的形象,我们的新衙内,给讽刺小说提供了题材。成堆的乱麻,在期待着快刀早日光临。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