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阅读
  • 0回复

雨蒙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1-02-27
第8版()
专栏:晨光短笛

雨蒙蒙
沈善增
下了早班,我和小黄直奔公园。老天黑着脸盯着我们,刚进园内,一场骤雨就劈头盖脑浇下来,我们匆匆奔进游廊。嗨!与我们一样藐视老天爷的人还真不少,把九曲长廊挤得满满的。我们原以为雨天游客少,有带闪光灯的照像机,正好摄几个深幽空濛的佳景,面对如许的“同志”,只得忍痛牺牲了这如意算盘。
游廊里很热闹。稍加观察,发现多是带书的学生。不管是三五成堆,围在一起讨论问题,还是独立向隅,望着密密的雨丝背诵课文,他们那欢快悦耳的声音,都给周围的环境平添无限生气,就象林杪上掠过一阵清风似的。这幅温课迎考的动人景象,把我们带回到青年时的求学时代,勾起一股既亲切又惆怅的情感,倒也不觉得太扫兴了。
雨稍稀,我们就步出游廊,去探景寻幽。绕过大草坪,忽见在一片青葱苍茫中,闪动着一团火一样的红色。走近看,在一丛郁郁的冬青旁,一株亭亭的香樟下,一个娇小的姑娘,白衣素裙,打着顶红伞,捧着本书。雨水顺着伞边象道珠帘似地挂下来,脚步踩着水花轻缓地来回往复,神情专注,近乎虔诚。淡青色的天幕衬着她那轮廓鲜明的侧影,透出一股隽永静穆的美。
我们被这幅景象感动了,竟在雨地中放缓了脚步。我提出拍一张照寄给报社,小黄迟疑半晌终于没有同意。说是女的,怕惹麻烦。我劝他不必过虑,但也没有坚持。因为在心底里我觉得这姑娘受庇于大自然那宽大宁静的怀抱里,或许是不应该用强光的刺激去惊扰她吧。
但由此我们起念要拍一张学生们温课迎考的照片,我还拿出市工人文化宫文学创作组的证件来给小黄壮胆。假山上有亭翼然,亭内一排坐着三个男生,两个在做习题,一个在读英语,背景是蒙蒙细雨,袅袅垂柳,静中寓动,颇有诗意。美中不足的是做习题中的一个,留着长发,左手还夹着一支香烟。这使我们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觉得取景不能排除生活的丰富性,这样的青年也在雨天到公园里来温课,不是别有一层意义吗?于是小黄开始对镜头。他们一点也没察觉。
白光一闪,他们抬起头来。那长发青年先开了口:“老师傅,留张纪念?”虽有些油滑,仍不失为彬彬有礼。我放了心,小黄来了劲,说:“你们还照原来的样子,再来一张,怎么样?”他们欣然同意,嘴唇动得比刚才更卖力,只是那长发青年有些腼腆地暗暗把香烟藏了起来。
出凉亭时,雨已到末梢。星星点点飘到脸颊上,但觉得格外的清新爽人。阳光从云罅中撒下来,我看见一片片雨珠滚动的绿叶上,泛着点点金光,不禁想到秋天金色的田野……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