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9阅读
  • 0回复

北京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小组讨论会上发言摘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1-04-30
第3版()
专栏:

北京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小组讨论会上发言摘要
编者按:4月22日到29日,北京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五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相继召开。《北京日报》于4月26日、27日、28日连续发表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发言摘要。这里转载其中的一部分。
认真清理“左”的思想影响
刘锋代表说:北京是首都,过去,北京市的工作主要受“左”的思想影响,违背了中央精神,违背了人民的意愿,因此不断受到中央和首都人民的批评,这些批评是对的。由于“左”的思想影响,北京的欠帐越来越多,群众的意见也越来越大。就拿二服务局的饮食、服务、修理行业来说,1956年有网点10,500个,现在只有2,400个。1956年有饭馆4,900个,现在只有898个,加上商亭也只有一千二百多个。群众批评说,吃顿饭真叫难,站着等,坐着看,急得团团转。由于旅店少,平均每天有上千旅客流浪街头,有的说:盼北京,想北京,到了北京望星星。现在想增设网点,困难很多。但还是有潜力可挖,我们正在采取一些措施,同时积极支持发展集体和个体饭馆,义务培训技术。这样,在今年内吃饭难的矛盾可以大大缓和。
张青季委员指出:肃清“左”的影响,是搞好北京市卫生工作的关键。目前,本市医疗卫生事业和国民经济之间的比例关系严重失调。现在全市每千人平均只占有4.49张病床,在全国24个大城市中居第19位;医护人员队伍青黄不接的情况严重,很不适应首都人民健康的需要。我们要认真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肃清“左”的影响,把发展首都的医疗卫生事业摆在重要的位置上。
经济调整要有总体规划
浦洁修代表说:建议市政府按照中央书记处对北京建设方针的四项指示,尽快地确定首都建设的规划方案,以免基建工程与整体规划发生矛盾。要制定基建用地的法规,严格制止乱占地的现象。今后每一处基建工程,都要严格执行环境保护法。环保法已经制定二年了,仍有不少工厂、单位排放的烟尘和有毒有害气体严重污染环境。对污水的排放,只经过简单的沉淀方法处理一下,又排放到河中,是不行的,应当做进一步的无害化治理。北京水源不足,有些单位用水却不回收。
郑正仁委员说:北京搞经济调整,要有个总体规划。农村搞些农工联合企业是好的,但要发展与农副产品加工有关的。不要搞大而全,小而全,首先要解决思想认识问题,还要有法律保证。我们的合同往往多变,得不到法律的保证,这就迫使一些企业不得不什么都自己搞。
蔡乾汉委员说:没有总体规划,建设项目总是一个一个地批,一个一个地上,批上谁算谁,这样不利于搞好首都的四化建设。
田文魁代表说:建议市政府统一规划,对社队企业进行整顿。现在,有的大队队办企业盲目上马,重复生产,产品积压,浪费很大。
汤绍远委员说:现在北京人口已经九百多万,控制人口增长是个大问题。建议有关部门赶快制订人口规划,控制机械增长率,不能只进不出。要采取治表与治本相结合的办法,压缩北京市人口。
城市规划要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
潘梁委员说:北京城市建设究竟怎样规划,我认为必须解决对两个数字的认识问题。第一,北京人口不能突破一千万。这个目标怎样达到?现有人口就是实行计划生育、按9‰的增长率计算,三年以后就会突破一千万。第二,北京市地下水位平均每年下降0.8—1米,水利专家一再呼吁,始终未引起各级领导应有的重视,这是很危险的。这两个数字是我们作规划、考虑问题的出发点。现在有些领导同志,考虑问题仍停留在五十、六十年代水平,当今社会前进了,科学技术发展了,有的人思想缺乏系统分析、信息论、控制论等概念。城市规划不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是不行的。
领导要改变作风 不能光听汇报
杨志远代表说:北京市的工作不扎实,一些领导干部还存在着官僚主义,深入了解情况、解决问题不多。去年,大白菜供应紧张。市人大常委会安排部分市人民代表视察了蔬菜工作。我们到朝阳区十八里店和小红门公社,看到有的大队当月上市的任务是300万斤,实际上只上市了50万斤,存菜很多不肯上市。主要是社队愿意晚上市可以提高售价,补助的钱也多。视察后,市人大常委会写了简报,反映给市政府,但问题并没有解决。冬季大白菜供应仍很紧张,群众很有意见。今年3月份大白菜收购价格提高了,纷纷上市,大量堆积卖不出去,造成很大损失。目前北京市一些部门报喜不报忧,工作互相扯皮,踢皮球的现象还很严重。领导干部要改变领导作风,不要光听汇报,要经常到基层了解情况,解决问题。
邬沧萍委员说:管做衣服的领导同志,能够亲自去排队做衣服;管交通的局长,可以轮流去挤挤公共汽车;有的领导可以到饭馆吃吃饭,……把王崇伦抓豆腐的精神,运用到我们的各方面工作中去,对群众会大有好处。
教育必须立法
王企贤、刁明章代表说:解放30年了,我国的教育连个法都没有,一定要立个法;把学制、教学内容、课程设置等固定下来。学校的经费要增加,教师的待遇要提高,不要再让学校背着麻袋去买粉笔头了,也不要再出现学生和学生家长打老师的现象了。古人说过:尊师重傅则国兴,轻师慢傅则国亡。教师的地位要提高。
教育青少年是全社会的责任
吴文华代表说:加强青少年教育既要着眼于大多数,又要做好后进青年的转化工作,要下决心坚定不移地抓下去,不要“一阵风”。希望今后注意通过各种组织,充分发挥先进模范人物的作用。榜样力量是大的,把各方面的积极分子发动起来,都做青少年的思想工作,形成一个思想政治工作教育网,造成一个强大的声势,效果就会更好。另外,要充分发挥治保会的作用,建立帮教小组,做好挽救失足青少年的工作。
陆璀委员说:我们政协委员来自各行各业,各方面的人才都有。我们要积极配合党、政府和社会各个方面,搞好对青少年和儿童的教育工作,出钱、出力、出主意,多做一些有利于他们身心健康的好事。
叶恭绍代表说:党中央提出要重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非常重要。讲成长应当包括身和心的健康成长。特别是青春期,孩子们成长发育很快,但目前全市没有一个研究青少年和儿童成长发育的科研机构。应当成立这样的机构,研究青少年、儿童心理和生理两方面的问题。这是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措施之一。
王企贤、刁明章代表说:现在,电视、广播、出版等方面存在着不少问题。如出版工作,许多好书要出版,但没有纸,往往要排两年的队。可是,《七侠五义》、《三侠五义》、《小五义》等书却大量发行,据说每部书出450万套,打破了解放后一部书出版册数的最高纪录。这些书对孩子们没有什么益处。
青少年活动场所太少了
严仁英代表说:我住在月坛楼群,感觉孩子们的游艺场所太少,两楼之间的距离不大,过去孩子们还在空地上玩玩,现在全种上了小刺松,一点玩的地方都没有了,对儿童们的健康有影响。
徐光代表说:中央书记处今年以来,多次召开会议,中央领导指示:全党、全社会都来关心和重视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党中央、国务院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免费为儿童开放怀仁堂、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市委领导也很重视,最近开会进行了研究。我认为,北京市应该迅速行动,积极落实。
首先,要解决好儿童活动场所。全市各单位的礼堂,凡是能开放的都要开放。据了解,北京卫戍区、市政府第四招待所和市财政局的礼堂,已决定近期向儿童开放。希望其他单位也要行动起来。
要为儿童免费或少收费开放公园,并建议恢复“文化大革命”前原有的活动场所,如北海的北京少年科技馆,少年先锋队水电站,龙潭湖附近的配合开展教学用的北京教学植物园,以及通县的儿童天文台等。经过十年浩劫,这些地方有的改作他用,许多设备丢失、损坏,非常可惜。应当抓紧恢复。一时不能恢复的,也要积极创造条件,争取早日恢复。
要继续办好校外活动站。据了解,这几年,挤占校外活动站的情况很严重,现在还剩下586个,减少了197个。希望侵占活动站的单位,尽快退还。
重视安置待业青年
张柏青委员说:现在安排待业青年很困难,有的单位不支持。对待业青年也要加强教育。有的青年挑肥拣瘦,服务、饮食、煤建行业招工没人去。
高守信委员说:前几天我们去西山春游,到处找不到卖茶水的。北京郊区游览的地方很多,建议有关部门组织一些待业青年到这些地方摆茶水摊、卖小食品。这样做,既方便了群众,又使待业青年有了经济收入。
李瑛代表说:安置待业青年,这是全市人民极为关心的大事。我建议:1.街道知青工作需要加强。在每个居委会建立待业青年管理小组,配备专职干部一人,抓好待业青年的教育管理。专职干部由超编教师中抽调,一年换一次,工资由教育经费拨一部分解决。2.把国家拨给每个知青上山下乡安置费600元,拨给街道一部分,做为待业青年的教育训练和开展一些活动的经费。3.在学生毕业前,由各学校进行形势教育、四项基本原则教育、艰苦奋斗教育,使学生对国家的困难有所了解,体谅国家困难,在分配工作之前,要抓紧时间学习文化技术,为将来就业准备条件,不要荒废时间。
李忠代表说:这几年招工重男轻女,不愿意要女青年。结果,待业的女青年逐年增加。我认为应广泛兴办女子服务职业学校,可以使女青年在参加工作之前,学会做服务工作的本领和文明、礼貌、待人接物的本事。这样做,既有益于社会,也为女青年提供了出路。
下决心搞好社会治安
张维代表说:要下决心搞好社会治安。对青少年犯罪,一方面靠教育,另一方面该判刑的要判刑。现在,对犯罪的人判刑太轻,不利于安定团结。能否考虑,对多次犯罪的青少年,在判刑以后,把户口迁出北京。北京市可以帮助外省市办工厂,作为交换条件。
刘祥代表说:现在群众对社会治安问题呼声特别大。对坏人光教育,没有点措施不行。专政机关打击不是那么有力。
节约用水刻不容缓
陶葆楷委员说:目前北京水资源已面临严重的危机。解决北京水资源问题的途径,是开源节流。应充分利用当地水资源,包括修建水库和回灌地下水,这些办法工程量大,要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解决水资源紧张的重点方法是采取各种措施,严格实行节约用水。首先要考虑工业用水的循环使用。目前北京工业用水的循环使用率仅为30—40%,可以提高到70—80%,必须辅以立法和经济制裁措施。其次对农业灌溉要采用新技术,加强科学管理。目前采用大水漫灌浇地,浪费太多。需要改进地面灌溉方法,推广喷灌、滴灌,改造灌溉制度,还要加强城市污水灌溉的管理及污水处理的工作。污水灌溉可节约农业用水,又可提供肥源,减少污染。
千方百计解决污染问题
蔡邦华代表提出:要把首都环境建设好,关键是解决好城市污染问题。一方面要抓紧治理“三废”,同时要大力植树,美化环境。建议在圆明园一带搞几万亩人造森林区,开拓为森林公园。另外还要禁止打鸟,北京地区一般都是益鸟,鸟是森林的卫士,能保护森林。
张维代表说:为了节约汽油,减少城市大气污染,要多发展无轨电车,少发展公共汽车。
傅振刚代表说:燕化地处房山西北角,有三十多套炼油及化工装置,每天排放的“三废”对周围环境污染严重。燕化的生活住宅区处在生产装置的附近,全区十三万多人生活在被污染的环境中。建议市有关部门配合燕山区共同解决污水排放处理问题。
还要改善生活住宅环境。生活区应远离生产装置,在可能的条件下应考虑有计划地迁出。
王耀代表说:长期以来,我们在发展生产和城市建设中对环境保护重视不够,措施不力。环境保护问题必须用经济和法律手段,实行群众监督加以解决。建议:
1、制定大气噪音、水质标准和排放标准。
2、以防为主。对有污染物的厂矿企业,在基建时必须有防治污染的投资和处理方案,对于老厂企业,必须制订规划,结合节能和治理污染,开展综合利用。
3、建立和健全防治污染的监督机构和检察站、化验站,实行科学管理制度,搞好环境整治规划,发动群众,落实各项措施,及时公布化验结果,回答群众的咨询。
4、对违犯防治法规的单位或个人,要勒令限期改进,对情节严重和屡教不改者要判以关、停、转或罚款。
京棉一、二、三厂和北京印染厂的代表说:朝阳公园是“文化大革命”前建设起来的,但现在受到严重污染。园内水深过去有四米多,现在仅有一尺多,淤泥很厚,水中含有大量有害成份,又臭又脏,住在附近的居民常年不敢开窗户,严重危害了人民健康,并且使周围几万工人、学生失去了娱乐场所。这个问题涉及中央、市属很多单位,单靠一个朝阳区无力解决。市政府要统筹安排,采取措施,抓紧治理。
城市各行各业要支援农村
邓健民代表说:北京市现在是大城市、小郊区,现有九百万人口,其中郊区农村有三百多万人口,市委领导把工作重点放在城镇是必要的,但对郊区三百多万人口也不能忽视。郊区农村在农副产品供应等各方面为城市服务,反过来城市也要在财力、物力等各方面加强对农村的支援。
郊区应为城市服务
刘富存代表说:我们看到,北京市住房、吃菜、副食品供应问题确实压力很大。一方面,要采取措施,控制城市人口增长。另一方面,作为首都的郊区县,一定要牢固树立郊区为城市服务的思想,在不放松粮食生产的同时,千方百计把多种经营搞上去,为城市提供更多的蔬菜和副食品。
王泉仁代表说:过去,片面强调以粮为纲,不敢抓多种经营。今后要解放思想,开动机器,把多种经营搞上去。延庆发展豆类生产的潜力很大,既可以支援首都需要,而且开支小、成本低、收入高,还可以培养地力。今后,我们一定要努力发展豆类、葵花等经济作物的生产,为城市服务。
制定鼓励干部、职工到远郊区工作的政策
李学龙、钮茂生、钱登高代表提出:应制定鼓励干部、职工到远郊去的具体政策,否则要想严格控制首都的城市规模是不可能的。近几年城市规模没有控制,问题越来越突出。目前工资、补贴、住房、吃菜、交通等方面的政策规定,市区都比郊区特别是远郊区优厚得多,鼓励人们进城。这些方面的具体政策不改变,说是严格控制,实际上只能是说说而已。另一方面,农村也需要各方面人才,象现在这样,许多人都想进城,这样远郊山区的人才就会越来越少。如果坚持山区工作的同志,在物质待遇上和城内拉平或稍高于城市,那么往城里跑的状况就会少得多,坚持山区工作就会相对稳定。因此,制定鼓励人们到远郊区去的各项具体政策,既有利于控制首都规模,又有利于郊区建设,实在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王仲林代表说:政府工作报告讲了鼓励到农村去的问题,实际这个问题已讲多少年了。问题是如何落实。应该象经济调整一样,一项项具体抓落实。建卫星城,哪个单位应该去,不能光停留在动员上,要有具体措施。平谷有几个是市里的单位,他们职工休班是车接车送,每人一月多拿一些工资,这样他们的思想就安定。现在,有的地方却反着个,越往城里来工资越高,越往下去工资越低,那谁还想往乡村去?城市的人口怎么控制呢?这里有政策问题,有实际执行问题,市里应该抓具体一点。
解决住房问题要合理
王文英代表说:现在市内地皮很紧张,有的工厂只好把职工宿舍建到离工厂很远的郊区,给职工上下班和生活带来很多困难。建议有计划地拆迁市内一些旧平房,腾出地方盖楼房做职工宿舍,这样既可以解决职工住房问题,又方便职工上下班。
柳德春代表说:领导干部根据工作需要,按照规定多住点房子是可以的,但因为当前群众住房确实很紧张,国家也确实还有困难,一时不可能新建许多住宅,优先照顾困难户有利于缓和当前群众住房紧张的矛盾,也有利于密切干群关系。希望各级领导干部发扬与群众同甘苦的精神,坚决执行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搞好住房分配工作。
广开门路 解决“做衣难”
于乐天、沈澄、左诵芬等代表说:双职工做衣服特别困难。平日,服装店上下班时间和机关、工厂职工上下班时间差不多,星期日排队的人更多,做衣服很不方便。服装厂生产成衣的品种、型号应当增加,以减轻服装零活加工的压力,缓和“做衣难”的矛盾。过去街道服务站搞拆洗缝补,群众很方便。现在服务站减少了,群众感到很不方便。解决做衣难的问题要发动群众,广开门路。现在不少家庭都有缝纫机,常年闲置不用,应当通过发展集体经济、连家铺等办法,把这些缝纫机利用起来。
改变蔬菜产销合同统得过死的现象
王杰华代表说:要把蔬菜生产搞上去,建议改变蔬菜产销合同统得过死的现象,从生产蔬菜的实际情况出发,给生产队以更多的自主权。今年,我们与蔬菜公司签订的产销合同规定,每天要按统计数字上报,如果超过所报数字的20%,超过部分就按低价收购,完不成所报数字的20%,就要受罚。虽然加强了计划管理,却增加了生产队的负担,小队要专门抽一个人到各组统计数字,大队要抽出三个干部到各生产队统计数字。
还应适当提高菜农的供应标准。菜农主要的任务是种菜,不可能种植细粮,而菜农又是吃商品粮的。目前供应菜农的粮食粗粮大大高于细粮,有的生产队就千方百计想种点水稻和小麦,影响了蔬菜种植,建议供应菜农粗粮的比例与市民同等。
文艺要给人民以力量
马泰委员说:文艺要鼓舞人民的干劲,给人民以力量。光搞搂搂抱抱,怎么能给人民以力量?我们的文艺既要给人们以享受,又要使人们从中得到教益,象历史剧就可以使人增加历史知识。我们要用各种方式,宣传八亿农民生活怎样好起来的。北京有几十万待业青年,我们的文艺作品要使待业青年振奋精神,鼓舞他们向前进。我们搞了《大碗茶》剧本,就是讲青年人只要好好干,就有出息。
加强妇幼保健工作
诸福棠代表说:我就儿童保健工作提几点意见:
1、小孩子营养问题应予重视。小孩子吃的代乳品如黄豆、豆制品货源不足,虽然各方面都需要,但要有个通盘考虑。希望有关部门多为孩子们的健康着想。也要解决价格过高的问题。
2、控制儿童传染病问题。目前北京市儿童医院的病床非常紧张,肝炎患者只有黄疸性肝炎才能收住院。北京市应该建一个儿童传染病医院。
3、山区儿童治病困难。不少儿童生了病要到城里来治。有些传染病在山区得不到控制。希望卫生防疫部门加强对山区传染病的防治工作。
提高护理人员的地位
屠金城、黄萃庭等代表说:目前医护比例严重失调,大夫多,护士少。原因是护理人员社会地位低,没人愿意干。建议重视护理人员工作,改善他们的待遇。医院行政管理人员也应该培养专门人材。
改善清洁工人的劳动条件
谢德元委员说:本市清洁工人的劳动条件较差。例如,天安门清洁一队共有七十多人,可是休息场所只有两间房,而且很狭窄。工人们每天早晨三点上班,清扫到五点半。一些女工夜间走路不便,头天晚上十点多钟就得出家门,由于没有地方休息,在马路上一直熬到次日清晨三点。最近搞了两间活动房子,但冬天不能保暖。另外,清洁工人劳保用品少。他们的工作很费衣服,但两年才发一套工作服,好多工人的工作服补了又补。这些问题应想办法解决。
加强军民团结 共同建设首都
吴烈代表说:我们卫戍部队应当为首都的建设多出力,同全市人民一道把首都建设得更好。我们要努力做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在建设精神文明方面,部队要走在前面,做出好样子,为首都人民群众多做好事。二是加倍努力搞好卫戍警卫工作,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维护好首都的社会治安,有力地打击犯罪分子的破坏活动,使首都人民有一个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更好地完成保卫党中央,保卫首都,保卫四化建设的任务。三是要发扬拥政爱民的优良传统,主动搞好和地方的关系,认真执行市委的指示,要尊重地方政府,热爱人民,同全市人民一道,共同努力,为首都的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贡献。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