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阅读
  • 0回复

火焰树〔东非民间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3-01-31
第7版()
专栏:

火焰树〔东非民间故事〕
从前有个美丽的姑娘,长得迷人极了,谁见到她都忍不住回过头来再端详端详。当时流行的姑娘的美,她全具备:黑亮的面庞,脸蛋上的酒窝儿,上牙中间的缝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转,还有那又细又长的带褶的脖子。
她的父母年纪大了,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为了父母生活能过得快活些,她辛辛苦苦地干活,每天到井边打水,拾柴禾,放羊。每次下地干活,妈妈总是絮絮叨叨地嘱咐她早点回家,要不然她一干就是一整天,妈妈心疼呢。
这么好的姑娘,人见人爱。爸爸妈妈破例允许她自己挑选丈夫,倒不在乎送多少彩礼。很多人向她求婚,各地酋长也蜂拥而来,可是她都拒绝了,连她自己村子的酋长她也拒绝了。原来,姑娘已经有了自己的意中人。小伙子名叫突突,是本村的农民,是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汉,精通武艺,又有一颗善良的心。他全心全意地爱着姑娘,盼望早日与她完婚。
一天,邻近的村庄向他们村子挑战。酋长灵机一动:要是突突战死了,自己不就能娶上姑娘了吗?于是,他召集全村武士,下达战斗任务,任命突突为武士的首领。酋长思忖着,这么一来,突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不愁不被杀死。
突突与姑娘难舍难分,他安慰姑娘:“等着我,我一定会胜利归来。”
“去吧,你很健壮,当然会凯旋而归!”姑娘话是这么说,但却不愿就这么分离。她不住地哭呵哭呵,连老妈妈都不知怎么才能安慰她。妈妈的心碎了,担心女儿的身体,也不放心未来的日子。
仗,一连打了好几天。姑娘满怀希望地等待着,虽然突突一去杳无音讯。渐渐地,姑娘惴惴不安了。她想象着突突怎样带领武士们冲锋陷阵,不知为什么,她感到凶多吉少。她恨不得飞到突突身边看看究竟,可是无能为力;派个人去吧,派谁好呢?前来求婚的人越多,她越坐立不安——她多么惦记突突呀。求婚的人送给她礼物,她一样也不收;酋长向她献媚,她理也不理。
终于,姑娘忍受不下去了。她没心思干活儿,也吃不下饭,她的下眼皮老是跳——这是在跳祸呀。
蝴蝶们见姑娘哭得这么伤心,都很可怜她,纷纷围着她飞舞。她把心事告诉了这些带翅膀的小生灵。
“那么,我们能帮你做些什么呢?”蝴蝶们同情地问。
“请你们飞到战场上去,把突突的消息带给我吧!”
仁慈的蝴蝶们答应了她的请求,忽闪着翅膀向战场飞去。
到了战场,只见突突仰面躺在地上,胸口扎着一支长矛,已经断了气。他是被同村的武士刺死的——酋长指使这么干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蝴蝶们又愤怒又伤心。它们不敢把这不幸的消息带给姑娘,默默地在突突的遗体上空翻飞着,盘旋着,哀悼他。
姑娘在村子里等呵等呵,不见蝴蝶们归来,越发坐立不安了,她只好央求太阳:“请你投射你的光芒,帮我看看突突在战场上是否平安”。
太阳被感动了。它环视大地,见到突突在战场上身亡。这时战争已经结束,突突率领的武士们胜利了,还抓了不少俘虏。他们正纷纷议论怎样处置突突的遗体和受伤的武士。
太阳在它固定的宝座上凝视姑娘,连它的光线都变得模糊暗淡了。它满怀悲愤,充满怜悯地问姑娘,自己能帮她做些什么。
“请举起我,送我到突突那里。”姑娘请求道。悲哀已经使她瘫痪了。
太阳把光线延展开来,轻轻托起美丽的姑娘去见爱人的遗体。
姑娘向突突的遗体扑过去,一下子晕倒在地,整整一天没有恢复知觉。太阳肃然无言凝视着这对情人,蝴蝶们默默地哀悼着这对情人,武士们唱起葬礼悲歌,连青草也在悲伤地颤抖。猫头鹰飞往各处报丧,传送这对真诚相爱的恋人的噩耗。
姑娘与突突合葬在一个坟墓。武士们摇头晃脑,对如此高贵的爱情表示惊佩。当他们告别战场重返家园的时候,都说:“我们要把这一切向家里人报告!”
蝴蝶们耷拉着翅膀,不愿离去;太阳忽然向着姑娘和突突的墓地展现了笑容。坟墓上蓦地长出一株奇异的树苗,转眼间这树苗长成了一棵高大的树。太阳慈父般地抚爱着大树,大树的枝杈上都绽开了一朵朵一簇簇鲜艳的火红的花朵。忠诚的蝴蝶们在花丛中安下了自己的家园。
人们称这棵大树为“爱基尼哈里萨”,意思就是火焰树。它象征着姑娘的爱情如火焰一般炽烈,姑娘的心地象花朵那样善良温柔。
〔译自《东非通俗文化》〕
〔本版作品译者:周国勇〕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