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阅读
  • 0回复

附:我们的调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3-04-30
第5版()
专栏:

附:我们的调查
一、川棉一厂的这套照相雕刻设备,是1980年初经省外贸局批准、采取补偿贸易的形式从国外引进的,共花去19.04万美元,加上增盖楼房一层及辅助设施,共用去人民币近90万元。设备于1980年底陆续运到工厂,1981年初安装。两年来,这套设备确未投产见效益。
二、设备到厂后,厂里在印花车间专门成立了照相雕刻组,由一名青工和十名学工组成。其中,厂级干部子女二人(厂长的女儿及党委副书记的儿子)、厂中层干部子女四人、省级机关处长子女二人,余下二人是厂医院及总务科职工的子女,是通过各种特殊关系才进去的。这11名成员中,有一人曾因打群架、赌博被派出所拘留过15天,从厂保卫处专门为打架、赌博人员举办的学习班中出来后,也通过各种关系由分厂电焊工调到了照相雕刻组工作。对此,群众非常气愤。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这个组的组长由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对电气、电子技术知识一无所知的工人林某担任,整个照相雕刻组就由这个不懂行的人控制着,技术资料至今在他手里。其余十名成员均系新学工,去年初中文化补习考试中,仅二人及格,最近有七人经过文化补课才达到初中毕业文化水平。厂里是不是缺少这方面的技术人才呢?不是!印染分厂许庆山同志是全国少有的雕刻高级工程师,从事雕刻技术工作几十年,原在上海新丰印染厂工作,支援内地才调到这个厂的。他对雕刻技术很有造诣,对这样的设备有一定技术基础。但川棉一厂领导却对这样懂行的高级工程师及有关技术人员不予安排使用;电大电子专业毕业生被分配去卖布、当统计员等。对厂领导的上述错误作法,群众是不满意的。
这套设备两年来所以未能投产发挥效益,其主要原因是厂领导无视知识,不依靠有关工程技术人员,在人员安排使用上存在不正之风造成的,这种作法显然是不对的。
三、由于工厂领导没有指派专业技术人员主管这套设备,因此,一出问题就要请外国人来厂检查修理,仅两年内就请了五次。去年3月第三次请人来检查修理,说是连晒机有问题,而实际是工人不会操作使用造成的。在检修过程中,组长林某提出调一下照相机精度,当外国人将精度由0.05调到0.03时,林又要求继续调到说明书要求的精度0.01,并自称他有一套调试方法。外国人只好让他来调,结果越调越差。请来的人很不高兴,问林是根据什么调的?林答不上来,只好说随便调的。最后,还是由请来的人从当晚6点一直调到次日凌晨3点,仍然只调回到0.03。
四、关于“借口工作需要,竟用500元买了10把椅子。还买了拖鞋,工作时不穿,却穿去洗澡”问题,均是事实。
五、向党报反映情况的姚席平同志,是共产党员,印染分厂团委书记,懂外语,外国人来厂几次他都在场任厂方翻译,对有关情况了解。他根据职工群众强烈要求,围绕照相雕刻设备方面的问题,早在今年元月18日就给厂党委写信反映过,但川棉一厂的领导一直不明确表态,认为“不是什么大事”。在这种情况下,姚席平同志才于3月2日写信向《人民日报》反映。
成都市经委科技处
鲁庆生 傅开学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