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5阅读
  • 0回复

潞城三区克服怕富思想 纷订耕三余一计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7-04-29
第2版()
专栏:

  潞城三区克服怕富思想
纷订耕三余一计划
【本报潞城讯】三区于七日召开的村干部、劳动英雄、技术能手、积极分子、荣退军人及模范军属五百余人的生产会上,解决了如下三个妨碍开展生产运动的糊涂思想:
(一)土地改革运动中,有个别村子对团结中农注意不够,引起不少村干部群众存在着“割韭菜,怕斗争,不敢发财”等思想。领导上当即抓住这个关键,向大家宣布我们的政策,叫各村应详细检查再检查,复查再复查,如有损害中农利益的,给以补偿,如发现封建尾巴“漏洞”者,继续发动群众,继续斗争,当场有儒教村干部检查他村还有一家大地主未斗透,这样对干部有极大刺激。全场一致认为生产中应加速解决土地问题,群众发动越彻底,封建地主越斗透,土地分配越公道,干群关系越密切,群众生产劲也越大。
(二)参战参军,各村劳力缺乏,到会者,同感达不到耕三余一和深耕细作,就粗耕粗作够吃够穿也很困难,西坡、东贾、合室、申庄、河后、中村、漫流等村,都是吵着没办法。经过大家讨论、算账,都认为组织起来,精确计算就有办法。西坡政治主任史长木说:“过去地主种一百二十亩地只雇三个长工,现在一个人种四十亩地就不行了吗?再要把儿童、老汉,妇女组织起来,就更有办法,我村有三十个老汉能顶十五个全劳力,十个大足妇女能顶五个全劳力,十二岁以上的大儿童有四个,能顶两个全劳力。这样精确计算后,全村除参战还留七十来个全劳力,每人才平均三十亩地,要到送粪、犁地、播种、拔苗时,半劳力都能顶全劳力用,刻下参战未走,要再突击几天,我村下种就不成问题了。”经过大家争论,精确计算后,这个问题一致得到解决。
(三)对于耕三余一,产生了两种思想:一种是自满,一种是泄气。杨坡村武委会主任说:“我村去年已达到耕三余一,今年还成问题。”石梁村长说:“我村去年还有达到耕一余五的呢。今年全村达到耕二余一不成问题”。合室三则说:“我村是个穷村,再等二年就可达到耕三余一,要一家喂上一条驴(四分之一的驴)就差不多能作到了,照这样是不行。”河后村干部说:“要想达到耕三余一,我村得一家喂上一头牲口才行。”石梁干部经检查,算了两户账,都达不到耕三余一,干部才大吃一惊,克服了自满思想。桥堡政治主任秦三则说:“我村马骥良家种十九亩地,只能产十七石谷(折米十石),并无劳力,不能达到耕三余一。但她闺女十二岁啦,会纺洋线,每天就以一两计,一年能纺八个月,可纺十五斤;每斤能卖三千二百元,十五斤线就能卖四万八千元,按当地市价,可折米十石六斗五,达到耕三余一还有长。”魏家庄英雄魏元盛说:“我村最近在突击送粪、耙地中运输了两趟,赚了二十五万元。”这时各村都进行检查与算账。打破了以上两种思想,各村便根据本村实际条件,争先恐后的订了农副业结合达到耕三余一的计划。会上干部纷纷提出在大生产运动中,为民立功,开展劳动英雄魏元盛与技术能手刘聚宝运动,现已返村积肥领导群众春耕。(土长、辅晋、王健、起存)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